愛要及時,身為父親我帶領孩子去看這個世界,教他們學會愛人與被愛

也許是了解底層生活的殘酷,也許是我父親在童年時的夜晚,常常將我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後倉庫中,只剩下倉庫外,後方鄰居後門外的一盞的燈泡忽明忽暗,很多夜晚裡,我只能壓抑並縮著身體,默默地等待父親規定的懲罰時間過去,口渴時起身摸著牆壁一步一步地走,走到水龍頭邊後,喝幾口自來水充飢,那牆壁摸起來又濕又涼,在那個當下我會忍耐寂寞。

昨天一早,上班時老婆催促著我,要我趕緊去取回送修的電腦,所以很快的我跨上車.順便拎上了女兒,就一個勁的催油門,直往市中心衝去。

去的路程是沿著東門路騎,一路上父女倆聊著天,我們騎到了一個路口停等交通號誌,女兒觀察到了,一旁有間肯德基,行人道旁有個約莫60歲的阿姨,坐在一張小摺凳上,旁邊擺著一個燒番薯攤,她指了指給我看。

8月的天依然挺熱的,紅綠燈有點久,豔陽烤得人發燙,不得不搶著停等一旁的樹蔭下,好貪圖一時的涼爽,阿姨的番薯攤子,是用很簡便的角鐵組成,底下安了四顆輪子好方便推動,爐具裡木碳也燒著,煨著番薯好隨時要供應給客人,上頭滾動而出的熱氣,蒸騰得讓人視線模糊。

「這天熱成這樣,怎麼可能有人停下來,想跟她買烤番薯?」我在心裡頭唸叨著。

而那位阿姨坐在的白色小椅上,上頭的烤漆已然褪色斑駁,露出的金屬金屬部分,因為鏽蝕顯得暗紅,她坐在這樣沒有樹蔭的街口旁,右手拿著一把便宜的塑膠蒲扇,放在膝蓋上的左手有條小手絹,她拿著扇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搧著,特別引起我的注意,是觀察到她在這樣的艷陽下,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不悅,嘴角帶著淡淡的笑容,下巴微微抬起,儘管頭髮稍微凌亂,衣衫極盡樸素,但依然對路人點頭打招呼,在車水馬龍的街旁,儘管沒人理她,但仍努力爭取目光。

也許是天氣太熱了,沒多久這位阿姨就舉起左手,用手絹兒輕輕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姿勢有點不方便,我仔細一看,才注意到她的左手有點特殊,從手腕到手掌與手指都是空無一物,只有左上臂,就在那一剎那間,我的心突然抽痛了好大一下。

「我剛剛居然有這種想法?我王八蛋耶!」慚愧~

正當我一邊暗罵自己的愚蠢,並試圖想脫離車潮,擠靠過去掏錢買番薯時,前頭的綠燈亮了,後頭要右轉的兩台計程車,吧吧吧的鬼吼鬼叫,逼得我只好往前騎,但透過後視鏡不斷張望。

「那就趕緊去取電腦,約一小時後再折返來買吧!」我心裡頭這麼打算著。後頭的女兒,敏銳的發現了這個現象,開口說:「爸爸,你剛剛怎麼突然想去買烤番薯?」

因為我理解到了她的困難,孩子~理解一個人跟有反感時,我們的看法與做法,是不一樣的。這就是理解的重要。」我簡短的這麼回答她,然後專心地騎車。

取完電腦後,我一路又趕緊衝回原地,但到達那個街口時,那個阿姨已經消失了,不曉得到哪裡去,我繞了附近依然尋不得,不甘願的停在那路口左右張望著,心裡頭悵然所失。

我突然想一件事,起幾個月前,送貨去屏東時,有騎士路倒並往生的事情,當時好幾台車都遶過去,而對向路過的我看到了,第一個衝去隔壁派出所報案,而後因為騎士往生,我在當晚11點多,又被叫去派出所做筆錄並提供行車紀錄器,之後檢察官又找我去殯儀館問話,碰到死者家屬時,他們突然當場對著我痛哭起來,我只好不斷搬出一個個的故事,安慰死者的太太與兒女,檢察官調查事證完畢後,死者家屬不斷地想塞一個紅包表達感謝,另一方面也想對我表達造成困擾的歉意,我堅持推卻掉了,只告訴他們說:「如果有一天,你們有機會能為這個社會向善向好,去盡一份心力時,請記得挺身而出就好。」

想到這段往事,心裡頭突然有一個聲音,不斷的自責,胃就像著了火一樣。

「我應該當時馬上停下來幫她的,我怎麼錯過了?」

那種沮喪與無力感很難形容,當下幾乎讓我有了放棄的念頭,我管那麼多幹嘛?我在忙什麼啊?我不斷抱怨著自己。

是啊!我在忙什麼?我娘也曾這麼問我
為何不好好工作發大財,為何要寫文?
為何去浪費時間去關心社會議題?
你改變不了什麼的,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沒人會聽你說話,你為何不放棄?

生活本身就是密布矛盾,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也許是了解底層生活的殘酷,也許是我父親在童年時的夜晚,常常將我關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後倉庫中,只剩下倉庫外,後方鄰居後門外的一盞的燈泡忽明忽暗,很多夜晚裡,我只能壓抑並縮著身體,默默地等待父親規定的懲罰時間過去,口渴時起身摸著牆壁一步一步地走,走到水龍頭邊後,喝幾口自來水充飢,那牆壁摸起來又濕又涼,在那個當下我會忍耐寂寞。

「在暴政壓迫下失去自由與尊嚴的殘酷,你沒法理解。」

當有人要我放棄時,我在心底是常常這麼回答的,那感覺我娘不懂,老婆與孩子也不懂,但沒關係,這種理解,他們的人生沒機會經歷,也是一種幸福,我替不懂的他們高興。

然而,就在我悵然所失,思緒紛亂時,有一雙小手從背後緊緊的抱上了我,那是一雙又柔軟又溫暖的小手,但強大而有力的將我拉出了自責的泥淖,我低頭握住了她的手,把它們慢慢的鬆開,她溫柔地拍著我的背,就像在在拍嬰兒似的。

「爸爸,既然找不到,回家吧!?」她溫柔地提醒,聲調裡有種成熟令人安心,彷彿救世主似的,要你放掉歸零。

「寶貝,父親節快到了,我想問你一句,妳覺得我是個好父親嗎?」我牽起她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

「你當然是。」她用臉在我背上拼命的磨蹭撒嬌著,「毫無疑問的一百分。」這小狗腿~我忍不住大笑,大聲喊一聲:「好!」油門催著就啟程。

路過仁德交流道時車流量很大,我乾脆脫離省道抄田間捷徑回家,一旁的農田裡,濃密而翠綠的稻葉,不斷飛逝而退,不遠前方的午後雷陣雨,黑壓壓的蓄勢待發著,空氣中有著雨水味,我、女兒與一台老摩托車,在這畫面裡顯得無比渺小,但沒關係,我知道我很渺小,我們都是,但我願意繼續鼓起勇氣講故事,盡力讓身旁的人們,對這個國家與明天更有信心。

#這個國家就靠一個個有心更好的人撐起

#一起為孩子努力到世界盡頭

祝福每個愛家的男人, 父親節快樂。

 

圖片提供:粘迪舜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