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戰108課綱】希望孩子有餘裕去「選擇」人生而不是「被選擇」,父母只能咬著牙逼孩子「變優秀」

面對教育改革,即使目標是讓孩子更有效率及快樂的學習,但在焦慮的父母心裡,一刻也不能放鬆。那些新名詞、新政策,都是讓家長比以前更為緊張而陌生的,到底什麼對孩子最好?你有答案了嗎?

文│藍佩嘉 

進退維谷的母職處境

四十出頭的秀真和先生是大學同學,雖然兩人學業成績接近,家庭背景卻殊異。秀真父母小學畢業、務農,從小不過問五個孩子的課業,聯絡簿、成績單都是小孩自己拿印章來蓋。秀真的公婆則畢業自臺灣頂尖大學,分別在小學、高中任教,從小提點孩子成績、安排各項才藝學習。秀真笑說:「結果還不是跟我考上一樣的私立大學!」但是,秀真誇讚先生的「文化素養確實比較好」,家庭旅遊時去澳洲音樂廳,她鴨子聽雷、如坐針氈,但先生專心聆聽、還能評論好壞,因此,秀真從幼稚園時開始就安排孩子學樂器,希望能夠培養「一個音樂的耳朵」。秀真也提到另一個夫妻間的差別:「我長大以後比他快樂很多。」我問:「那現在養孩子不是應該多用一點妳家裡的方式?」她點頭,又隨即搖頭:

對,可是我後來發現我家裡的方式,現在這個時代並不適用啊。因為這個時代已經不是以前的,你的機會不見了,就像王永慶不讀書,現在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為時代在變。所以我後來想想,這個時代應該是讀私立小學的時代了……如果用我爸媽的方式,不可能念到這麼好的(學校),你知道現在有多少東西是錢累積出來的?十二年國教不是有九大類三大重點嗎?我先生如果現在跟我擺在一起,他就會得到叮咚叮咚(得分)這樣。我在田裡面,我什麼都沒有。

媽媽矛盾的心情

體認到「時代的不同」,尤其是升學遊戲規則的改變,秀真決定送兩個女兒就讀私立小學。她經常陷入這樣的兩難:一方面,她強調自己「唯一的志向」就是「讓我們家小孩做幸福的小孩」,所以課後盡量不安排補習,另一方面,她又經常感受到來自學校以及母親同儕的壓力,必須安排孩子參加各式競賽、檢定,她皺著眉頭說:「學校一學期發一個單子給你,你的獎狀請交上來,要影本、有認證,有參加什麼比賽嗎?」、「我都被其他媽媽罵。就說要努力地去補各種的習啊。」面對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等教養目標的衝突,她採取以下折衷態度:「優秀」是達到「幸福」的必要前提,除非有「出走」的條件,家長有責任導引孩子順應社會規則,不論合理程度:

我後來發現幸福還是在於你必須要優秀,不是說到很優秀,不是說到第一名喔,我是說要過不錯的人生,我還是覺得功課好很重要,除非我把她們帶出國【藍:帶出國功課就不用好啊?】嗯……可以不用耶,因為世界好大,你就活在你那個地方就好了。可是我不喜歡國外,我喜歡臺灣,我這輩子就是要住在臺灣,也希望小孩子以後住在臺灣。你既然要在這邊過日子,你還是要順著這個社會走,雖然不合理,但大家都在這裡,你還是要順著它的路去走。」

秀真大學畢業後當過國際航班的空服員,也曾到英國短期進修,這些國外經歷讓她想像一個自由的廣闊世界,但她仍強調孩子要遵從臺灣的社會常規。她告訴現在念小學六年級的老大,將中學階段看成人生暫時失去自由的過渡階段,此時的「沒有選擇」可以幫助她在未來職涯上享有較多的選擇,才能贏得真正的「自由」:

「我跟她們說:國中妳就是拚命地讀三年,這一輩子都會因為這三年而有所改變,所以我現在就慢慢跟她們說,國中三年不要跟我講什麼自由不自由,妳就是放棄妳這三年的人生……所謂的自由是我可以選擇工作的話,我就有自由,可是今天如果我只有一條路,我只能開計程車,那就比較沒有自由和快樂。所以我希望妳以後比較有餘裕去「選擇」而不是「被選擇」過妳的人生。」

 

摘自 藍佩嘉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春山出版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新課綱即將上路,北一女中校長楊世瑞給家長的三個建議

新課綱素養實作篇│幫助孩子「創意思考」,並能「動手解決」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就對了!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