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此生不能再相見......

死亡總是冷不防地來到,在那之前,他就像火星上的河流與我無關,但真遇上時仍是天崩地裂。

文│吳心恬

和家屬見了面,何主任的七旬老母親緩緩戴上眼鏡提起筆在受益人欄簽上名。何媽媽冠了夫姓,寫到第四個字時筆一歪,眼淚就掉了下來。她幽幽地說:「真走咧,以後我就一個人了。」

導演林書宇近期上映的新片《百日告別》有一段話很扎我的心,告別很困難,或許將永遠都很困難。凝視著死亡與失去,曾經被挖走的心,我們要自己再放回胸腔中,帶著傷痕的心會更溫柔,帶著被淚水浸潤過的勇敢往下走。林導說:「貨真價實的死亡太沉重,大家都不想面對。」是啊,死亡總是冷不防地來到,在那之前,他就像火星上的河流與我無關,就算要面對也是抽象虛幻的遐想。

五年前接到醫院急電,我飛車狂奔到病床,爸卻在四分鐘前止了氣息。我邊喘邊握著他手:「就四分鐘,怎麼不等我?」爸從發病到安息短短六個月,我心裡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但真遇上時仍是天崩地裂。沒有人喜歡意外來訪,但我漸漸體悟意外就是人生的一部份。人的潛力無限,卻是脆弱的受造物。身為壽險業務員,我的身份其實是朋友的生命夥伴,一起面對生老病與「告別」。

關於告別,有四個課題值得思考和預備。首先這是家庭裡的生命教育,送別父親的那天,讀大班的女兒跟著隊伍堅持踮起腳尖親手將玫瑰放進棺木獻給外公,她說外公睡了,以後就換她代替外公下樓倒垃圾。爾後的日子裡,她常說如果是外公他會怎麼說怎麼做,我恍然想通,外公的言語行為已經深植入心。在生命最終章,我們怎樣懷念已遠行的家人?有一天我們轉身又會留下什麼?肉體雖朽壞典範卻長存,這就是榜樣帶出來的影響力。

第二是情緒處理,這不是件簡單的事。從告別到送別,要打起精神做出合乎人情禮俗的決定,情緒不只低落,還包裹著說不出的深層疼痛,外表可能如往常但心頭卻不斷滴血,這些痛楚若沒有適當地排解,便化成心中的隱形炸彈,對身心並不健康。除了「接受、面對、處理、放下」以外,有些實際行動也能幫助情緒重上軌道。(1)允許自己流露軟弱,眼淚有排憂清鬱的生理效果,15分鐘左右的哭泣可以安慰自己也不傷害眼睛。(2)找一件想做未做的事(非自殘),以紀念之名付諸實現。怕痛的我在父親走後穿了耳洞,耳針穿刺的疼痛只是數日,當心裡的痛楚映上耳垂,我的心也得到些許療癒。(3)在信仰中找到價值,人的脆弱無助總在此時無所遁行,身心靈需都需要支持。(4)以逝者為榜樣,把美好的德行傳遞下去。爸身後的各項申報作業由我獨力完成,穩當細緻的文書能力就是來自他的教導。

第三個要思考的是經濟問題。談到告別後的生計,很難不想到保險。電影《百日告別》以兩對愛侶的死別作為故事主軸,當告別後的愛情只剩下獨白,那麼我們之間的承諾,究竟是「一輩子愛你」還是「愛你一輩子」?關於承諾,我會用我的一輩子來愛你,但關於保險,是不論自己的「一輩子」有多長,都希望你的「一輩子」擁有我的愛。保險是愛與責任的具體實現,在能力範圍內,藉由保險固定下檔風險,讓家人不因自己的離去失去原有的生活品質。

 

第四個是生活安排。長輩先行,像失了根;孩子遠離,失了重心;伴侶先走,沒了依靠。不論現在身邊有沒有人,我們必須擁有獨處的能力。獨處,可能是獨居寫照也可能是群居時的自處。因為不確定誰能陪自己到最後,所以保養身體延續生活自理的能力,培養興趣才有動力活得精彩。

喪親之痛不是三言兩語或幾個寒暑就能撫平,然而我曾受過的苦楚竟能成為保戶家屬的安慰,在四目相對眼眶濕潤的時刻,自己的心也得到醫治。壽險事業長長久久,獎牌和高額業績可以創造非凡的成就。但真正支撐我奔跑向前的是從客戶保單墨漬中得到託付,在家屬眼淚中看見愛不止息的價值。

祝福每位心中有痛但勇敢向前的朋友。


作者:吳心恬,主修資訊管理,畢業後投身金融業電子商務工作,當了媽媽轉換到壽險業務。不能忘情資訊網路,持續關注雲端產業與新創電商服務。喜好觀察生命百態,記錄並分享理財、保險、親子、生活大小事,陪伴讀者走看人生風景。

 

Photo:百日告別官方粉絲頁,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