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櫛瓜,怎麼吃都好吃!

自家栽種的櫛瓜,除了雌花結出的墨綠色櫛瓜可以吃外,鵝黃色的美麗雄花也是珍貴的美食──可當蔬菜下鍋快炒、可油炸成天婦羅、或者隨便丟入湯裡煮,都很美味。
  • 茄子
  • 2015-10-16
  • 瀏覽數3,107

幾年前住在台灣時,我偶然在餐廳吃到櫛瓜時便驚為天人。我喜愛那從未品嚐過的特殊清甜香氣,既柔軟細密又清脆的口感,讓人為之絕倒。但在那個時候,櫛瓜並不是隨處可見的蔬菜,我不常吃到。

 

因此今年我們在林肯開闢小綠園種菜時,我便堅持要種櫛瓜。丈夫問:「種櫛瓜需要大一點的空間吧?我們的園圃這麼小,它們會長不好。」我一心只想吃到自己種的櫛瓜,駁斥丈夫的建言回他說:「不用擔心,我知道怎麼種。」真的知道嗎?實際上是城市佬的我一點也不知道。

 

今年林肯的春末依舊發生了幾次霜害,我拖到了 5月中才敢在方圃裡播種。

 

幸運地,只要天候、氣溫適宜,櫛瓜其實不難種植。溫暖的夏日裡,種子很快發芽,隨著便長出瓜類特有的毛茸茸瓜葉,我邊觀察櫛瓜的生長情形邊思索著該如何在狹窄空間裡為藤蔓搭架。等到櫛瓜未如預期地攀出藤蔓,反而生出叢生的根葉時,我才發現:我原本預期搭個架子向上爭取空間的如意算盤全落空了。我也哀嘆著自己知識之淺薄:誰說瓜類都是攀藤的?原來櫛瓜大部分的品種都是形如小灌木的叢狀。

 

我為了吃是越挫越勇,只好改變戰略。從此勤於巡視小方圃,勤快地修剪擁擠空間裡的蔬菜,以確保每一顆植株都能維持向上生長而非打橫生長。當丈夫望著方圃,憂慮地說:「空間不夠,蔬菜長不好吧?」我還因心虛而悻悻然回:「不會啦!你不懂的。」

 

而櫛瓜不負我流著口水期盼,在 7 月時順利地開花。櫛瓜鵝黃色的雌花及雄花很受蟲兒歡迎,就如航空站的塔台般,吸引了蜂、蝶、瓢蟲等昆蟲在四周環繞飛舞,形成了繁忙的昆蟲交通網。

剛冒出來的櫛瓜

 

溫暖的夏日裡,櫛瓜長得很快,花開三天後,瓜實便可長至 15 公分左右──一般市場常見的尺寸。我們希望享受新鮮滋味,因此等到煮的當天才採收,往往已經長得又粗又壯,甚至比我的前臂粗壯了。即使如此,依舊不減其鮮脆清甜。在廚房裡擔當切菜手的丈夫告訴我:「用刀切櫛瓜時,那爽脆的手感真是令人感動!」原來,食物的美味不僅只能從口感來感受,透過刀子切菜,也是能感受到新鮮的觸感!

 

自家栽種的櫛瓜,除了雌花結出的墨綠色櫛瓜可以吃外,鵝黃色的美麗雄花也是珍貴的美食──可當蔬菜下鍋快炒、可油炸成天婦羅、或者隨便丟入湯裡煮,都很美味。

 

而主角櫛瓜,無論我這大廚怎麼隨意烹調,嘗起來的味道總離不開清新的舒爽瓜香。暑期末招待友人娟午餐時,我就把櫛瓜切薄片用鍋略煎烤,起鍋後拌上橄欖油、檸檬汁、白葡萄酒、新鮮鼠尾草葉、鹽、黑胡椒調成的醬汁,裝盤前撒上削成薄片的瑞士乳酪。連一向對西式沙拉沒偏好的丈夫都說好吃。我想,這是因為櫛瓜新鮮吧。

 

種菜經驗不豐富的我,憑著一股愛吃的天真蠻勁,雖然過程犯了一些新手的錯誤,竟也如願在園中種植了櫛瓜。真可以說是「有志者事竟成」。

 

圖說:鵝黃色的雄花及帶著幼瓜還尚未開花的雌花,口感纖細美味。

 

茄子的林肯新鮮人部落格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