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學生都是怎麼讀書的?哈佛大學的學生四年裡做了這些

能進哈佛並不容易,不過,看看哈佛的大學生如何生活?如何讀書?也許可以作為青年學子的參考。看他們如何選課?如何利用圖書館?甚至如何規劃未來的人生?都適合每位青年學子參考。

哈佛學生的志向

哈佛生廣為流傳的笑話:念大學孜孜不倦、每科都拿A 的,以後大概就是讀博士當教授。每科都拿B 的,以後有機會當律師或是進大公司上班賺錢。每科都拿C 的,未來一定當大老闆,如果直接退學創業,應該會成為億萬富翁!

玩笑歸玩笑,我大一時就發現,學校裡還是有幾種人非常在意成績的高低:

1. 準備念醫學院的人,GPA(Grade Point Average,平均總成績)一定要高。

2. 準備申請哈佛研究所/留校念博士班的人,GPA 一定要高。

3. 準備去最頂尖的銀行或是顧問公司的人,GPA要3.5 以上。

迷惘的我到哈佛是來找尋人生方向,完全不知道四年後會發生什麼事,不過,經濟系的學姊說過,她畢業時一定要拿到Magna Cum Laude 的榮耀,那是美國前第一夫人兼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的畢業獎。聽到學姊的志向,我決定有樣學樣:

大一時立下了志願,一定要拿到經濟學的Magna Cum Laude 畢業獎。每一門主修,拿到畢業榮譽獎的方式都有不同的計分,但是大多取決於:

1. 總成績和主修科目成績

2. 畢業論文分數

3. 畢業大考分數

哈佛每學期的期末大考,其盛況都差堪比擬古典小說所描述的京城科考。首先,哈佛大學的學期行事曆比其他學校晚開學,所以上學期的期末大考,總是落在耶誕節假期之後;一月初回學校,考完期末考之後,一月底再放一次為期一週的期中假期。可以想像,每個人的心理煎熬和折磨:放假不能好好休息,在家讀書又效果不彰,痛苦無比。對國際學生而言,假期那麼短,乾脆留校讀書,不回家了。捨棄假期和家人團聚,伴隨自己的是劍橋冬天凜冽的寒風與查理士河上茫茫的霧雪。

新年返校後,開始為期兩週不眠不休的溫書日,學校認為這是給我們莫大的恩惠,因為這兩週教授不能排課,頂多是溫習課程,讓每個學生好好讀書、寫期末報告或準備大考。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溫書假想要達成最高效益,關鍵在於各憑本事,搶進圖書館!

此項制度在哈佛生的大力爭取下,已於二○○九年修正,改在聖誕節前夕大考。

圖書館K 書去溫書假第一天返校,我們每個人就像準備冬眠的熊,開始尋覓溫書好處所,不過不是冬眠,是「冬讀」。

許多人最愛的選擇,就是大學生專屬的雷蒙特圖書館,以傳統紅磚建成,外面放置了雕塑大師亨利‧摩爾的作品。圖書館內明亮舒適,二十四小時開放,還有咖啡店供應熱飲。當我看到同學穿著類似睡衣的舒適衣服,推著行李箱,打開雷蒙特圖書館的玻璃大門時,就知道這個人準備進駐雷蒙特一天一夜不睡了,因為念書念到凌晨時分,走回宿舍實在太冷,乾脆就通宵讀。

如果卡位太遲,溫書期間可就有苦頭吃了。我曾經繞整個雷蒙特圖書館五、六次,都找不到一個座位可以坐下來讀書,只好悻悻然離去。

二○○七年開始,有人專門設立了「你在雷蒙特讀書無聊嗎?」匿名網站留言版,提供K 書快K 不下去的人一個發洩的空間,五個月後就有十七萬條留言。即使身在哈佛,徜徉書海何嘗不是件苦差事。

圖書館的好處是,痛苦的時候,看到身邊大家都在苦海中,那種「德不孤必有鄰」的慰藉作用吧。不過,定力一流的同學還是會選擇留在自己的房間苦讀。半夜走過校園,看到每一間房間都還燈火通明,就更激勵自己上進。也有個傳統,是在大考的前一天,大夥裸體在零下二十度的大雪中繞哈佛園跑,加上primal scream (原始吶喊),象徵不管在學習路上有多少困難,我們是競爭對手,更是互助夥伴。

另外一個選擇則是哈佛的地標建築物—威德納圖書館,傑出的建築設計,讓它成為哈佛校園的精神堡壘。不過我很難得去威德納圖書館讀書,總覺得它太偉大,只為了寫「閱讀黑格爾」報告,似乎不好意思到威德納的寬敞閱覽室。

當雷蒙特圖書館太擁擠,我尋尋覓覓,開始哈佛圖書館巡禮。我們幾個死黨踏遍了每一個住宿學院以及校園中的圖書館,尋找溫書天堂。燕京東亞圖書館的閱覽室很早就會關門,不予考慮。亞當斯學院的圖書館半夜會提供神祕點心,窩心的滿足味蕾。哈佛法學院的圖書館幽雅靜謐,讀累了又有棋盤可以下西洋棋,讓腦筋轉個彎。商學院的圖書館很氣派,但走路去太遠了,大考期間得要分秒必爭。

最空靈的圖書館,藏身在政治系館地下室的Fung 圖書館,饒富詩意,頗有「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東方禪味。

直到今天,我依然深深懷念哈佛各式各樣的圖書館,懷念冬天徹夜未眠的溫書日子。

 

博雅教育

大一選主修之後,我的經濟主修課程約占總學分的二分之一,剩下四分之一是學校規定的通識課程,四分之一是自由選修課程。

如果主修為科學理工,通識課程就要修文化、推理、歷史等學分課程;如果你本來主修就是偏文科,那麼你就要上物理科學、生物科學、實證和數學推理等課程。學校建議,每學期四到五堂課,最好要有兩到三門主修課,一門選修,一門通識。

有些同學會把通識課程當作交差了事的課,經常抱怨通識課程很無聊,這點我完全不同意。每個學期,我都花費很多心力和時間去尋找我的通識課,它們甚至成為我最津津樂道的課程。

為什麼我要花那麼多時間去計劃我的選課呢?

因為我覺得每一堂課,都像聖誕節包裝好的漂亮禮物,讓我興奮不已。即使是學校規定的通識課,我也不想浪費。

更何況,通識的指導教授,都是各領域的佼佼者。我在文學藝術課,可以研讀翻譯理論、比較文學和元朝崑曲,歷史研究課分析越戰、試演俄國劇作名家契訶夫的劇本,科學課學天文,生化還是哈佛醫學院的大牌學者。

為了這些課程,我讀了德萊頓(John Dryden),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的翻譯理論,我徜徉於黑格爾和阿多諾的美學世界;我參考吳爾芙、波赫士和塞萬提斯的文學作品;也以法文研讀存在主義哲學大師沙特的作品《沒有出口》(Huis Clos)。

雖然這些課程,跟我的專業─經濟或音樂─完全無關,但是哈佛相信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才是大學教育的王道。大學期間,學生應該能夠自由自在的學習、發問、探索,不用擔心所學是否適用,是否跟未來從事的職業有直接關聯。

哈佛的學習不僅僅豐富我的人生,更讓我深入了解我們居住的世界,讓我意識到個人的偏見,重新思索我的信仰和基本價值觀,我能夠更有創造力、想像力、敏銳度,去洞悉個人和團體生活中可能發生的大小問題。博雅教育,讓我在人生這個階段,沒有時間束縛和精神壓力,沒有後顧之憂,去學習,去反思,去改變,去追尋自我的成長。

 

摘自  尤虹文《哈佛教我的18堂人生必修課》/天下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3分鐘增強會考實力:國文科應試指南X寫作測驗致勝心法

看哈佛大學如何訓練寫作,擁有優質的寫作思辨能力,不僅僅是必須,更是優勢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