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哈佛大學如何訓練寫作,擁有優質的寫作思辨能力,不僅僅是必須,更是優勢

因應新課綱的變革,閱讀理解能力成為這一代學生最重要的配備,但對於如何培養?如何具備這些能力?似乎大家還是非常茫然,哈佛大學對於培養寫作能力,有一套特殊的訓練方法,非常值得我們借鑒。

寫作第一步:命題(Thesis)

哈佛大學認為訓練寫作能力,就是訓練思辨表達能力,對於每個學生之後的成就影響深遠。注重英文寫作能力的原因在於不論何時何地,擁有優質的英文寫作和思辨能力,不僅僅是必須,更是優勢。

上Expos 改變我最深的, 就是學會找「命題」。命題是寫作的靈魂,有了就值得拜讀,沒有思辨清晰的命題,事倍功半。每每下課同學跟教授討論,總是環繞在命題夠不夠睿智,是否深邃,能不能引發爭辯。報告要高分,不但取決於風格,更重要的是能寫出發人深省,耳目一新的命題,才能占上風。

寫作課上,老師舉了一個命題非常成功的例子,用以拋磚引玉。這個命題討論夏綠蒂‧布朗特的名作《簡愛》。

《簡愛》命題令我咋舌,不但新穎,而且具有一定程度的爭辯性,值得再讀下去。

假如文章命題只寫「簡愛的婚姻使她和丈夫的社會地位獲得平等」。這是陳述事實,怎麼爭辯?

此命題不值得探討。

命題是結果,寫說明文在乎的是爭辯的過程。

千萬不要找一個正反面都沒有辦法爭辯的命題,那文章就注定平淡無奇,沒辦法勝出!教授可以不同意你的看法,甚至持反對意見,但是只要命題引用有力的證據,說服讀者,教授還是會給 A。

寫文章,跟表演音樂其實很類似。評判表演,一開始拉兩三個音,就大概知道表演者的實力和音樂性。同樣,教授一看到第一段的命題,就知道文章有沒有可看性,架構如何,思辨清不清楚。

大一上寫作課時,最緊張也最刺激的時候,就是交報告之前,彼此分享各自的命題。大家表面聆聽,其實都在暗中較勁,希望自己的命題能夠出奇制勝。

找到一個好命題,就好比挖到金礦。

 

 

寫作第二步:證明(Substantiate)

找到命題,接下來就是要支撐命題,以及證明其論點。

寫一篇說明分析性文章,就好比做一道迂迴的數學證明題,必須用嚴謹的邏輯思考,一絲不苟的把文章串接得緊緊密密。命題是火車的引擎,後面一串接一串的環扣就是證明。一定要邏輯清楚,確定第一車廂不要接到第三車廂,最後一個車廂不可以接到第一個車廂等等。

像前面的「簡愛的婚姻」命題一例,要證明這樣龐大複雜的命題,就要有本事一段一段引經據典,舉例驗證。可以先探討婚姻和愛情,婚姻和社經地位的關係,再談婚姻制度對女性和男性的衝擊,再講平等的真義等,最後再統整論述:到底簡愛的婚姻,是不是讓原本平等的愛情關係變調。

再好的命題若沒有驗證,有頭沒尾,缺乏說服力,文章不會被採納。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完美無瑕的命題,結果例證零零落落,沒有辦法對上邊,也是空談。有的時候,文章證明到最後才發現,原本的命題行不通,那就只好把命題倒過來寫。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最好在寫文章之前,將書本仔細讀透,蒐集文本證據,統一整理,才不會有此困擾。

大一上完一學期的寫作課,同學喜歡互相搞笑。大夥兒一起吃飯時,隨便說一句什麼大理論,聽起來嗆辣夠力又有理,馬上就有人挑戰,雞蛋挑骨頭,學寫作老師睜大一雙圓眼:

How are you going to prove your thesis or what examples do you have to substantiate your claim ?

你提出這命題理論,那要怎麼驗證啊?

假如無法驗證,啞口無言,就會引來哄堂大笑;但是假如命題好,舉例證明也強,那麼晚餐就在洋洋得意中過關了。

在台灣的電視節目上,經常看到報導或是政治評論者,拋下一些空洞的大議題,卻完全不舉證說明。我心裡就想,這些人要是到哈佛,在餐廳吃飯時早就被大家撻伐追打了,哪裡還上得了電視?

 

寫作第三步:作自己的評判

自我嚴厲的批判不僅能將個人邏輯思考能力琢磨銳利,更能將文章擦拭得一塵不染。每次交報告,我們學會當自己最忠實的裁判,最無情的評審。

每篇五到十頁的Expos 報告共有三次改寫以及呈交機會。只要時間許可,並提出特別要求,老師還會給其他機會讓學生重寫。

寫作老師會問:「已經呈現最好的作品嗎?每一個用字是最合適的嗎?構思是最清晰的嗎?命題是最新穎的嗎?每一段驗證的過程還有沒有漏洞?」總之,一篇沒有好命題、好驗證的報告,拿回來絕對慘兮兮。Expos 寫作老師評分要求非常嚴格,同學中,即使是詩人、文字工作者、記者、作家,都不一定能拿到A。

哈佛的寫作中心由學長姊幫學弟妹服務。開始寫作前可以到寫作中心腦力激盪一番,尋找致勝的命題,一擊中的。快要大功告成時,再到寫作中心尋求協助:命題是否令人心服口服,文章邏輯鋪陳合不合理,驗證過程是不是流暢,頭尾有沒有一氣呵成?

為了一篇文章,費盡那麼多心力,精益求精,讓我想到一句廣告詞,「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愛美的女人就是要花那麼多時間美白護膚,保養上妝,整體造型。寫作的過程其實就跟打扮一樣,要有魅力出色的英文作文就要用心,每一個步驟都要斟酌再三。即使以為已經寫得很完美了,還是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修改空間。

 

寫作第四步:構思布局(Structure)

寫作和思考是一體兩面。法國哲學家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美國有名的作家蒂蒂安(Joan Didion)說:「我在腦中思考的理念構想,假如沒有寫下來,就如同沒有想過一樣。」可見,文字寫作和邏輯思索相輔相成。好的思維需要好的寫作能力來陪襯,好的寫作也需要好的思考能力作後盾,兩者密不可分。文字運用充其量只是工具,優秀的構思理念才能具體鋪陳布局。

哈佛的寫作老師總是建議大家寫文章時,盡量給自己充分的時間,才不會急就章沒有辦法思考。

不周全或不成熟的構思,寫出來的文章也無法完整動人。

老師曾特別推薦一篇評論馬丁路德‧金恩牧師的高分作文,作文的第一段,就足以證明構思的重要。

作者為了呈現命題,費盡心思鋪陳。先談到金恩牧師的聲譽、理想、成就,還有牧師對於種族不

平等展現驚人的愛、智慧,忍人所不能忍,始終提倡不可訴諸於暴力的抗爭運動。話鋒一轉,作者在中段點出金恩牧師對於提倡的運動產生質疑,認為沒有真正去除白人黑人之間的不平等。作者引用了金恩牧師的文章片段,最後才把具有極大爭議性的

命題完整呈現出來。

關鍵的最後一句話,正中要害,扣人心弦,是一個挑戰世俗觀點,提出反方向思考的命題:金恩牧師在生命尾聲的寫作裡,字裡行間已經喪失他原提倡用非暴力追求平等的無限信心,而這信念的流失,是我們很少公開承認的。這篇文章的命題如果是「馬丁路德‧金恩牧師為民主進步帶來最大的努力」,不可能得高分,因為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沒有思辨力。

這樣的結構,要花多少時間構思?不可能一蹴可幾。能將整篇文章來龍去脈,架構、重點、議題,鉅細靡遺的鋪陳,使老師看完第一段,就大概知道這篇文章要說些什麼,往下再讀下去沒有任何的疑惑,這就是寫作課中分析寫作(analytical writing)的上上品。

 

滑鐵盧不能決定一切

為了拚Expos 報告,我曾經婉拒朋友好不容易買到柏拉圖劇院(Brattle Theater)的莎翁戲劇票。凌晨皎潔月光下,還在馬修館拚命寫報告時,真是苦悶至極,寧可白紙黑字幻化為外頭的積雪,隔天就乾乾淨淨的掃除一空。

學期結束,我的總成績沒有達到我的目標。付出那麼多,我有些氣餒。不過我鼓勵自己,Expos滑鐵盧,一定要是我在哈佛學習路上唯一的「不佳表現」。

四年後,我果真實現對自己的期許。Expos 的影響是長遠的,不在一朝一夕。因為有Expos 的訓練重點,徹底扭轉我的英文寫作和思考。寫作課讓每個哈佛生畢業後都能充當寫手,都學會如何命題,如何思辨,如何證明。

 

哈佛寫作課四大要點

1. 命題:命題是寫作的靈魂,思辨清晰的命題事半功倍。命題便需鏗鏘有力, 可爭辯、可驗證。不能爭論的命題就不是好命題。

2. 證明:支撐命題,證明論點,一段一段環環相扣,邏輯清楚。

3. 自我評判:自我嚴厲的批判能將個人邏輯思考能力琢磨銳利,每一個步驟都要琢磨再三。

4. 構思布局:文字寫作和邏輯思索相輔相成,優秀的構思理念才能具體鋪陳布局。

摘自  尤虹文《哈佛教我的18堂人生必修課》/天下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3分鐘增強會考實力:國文科應試指南X寫作測驗致勝心法

原來,只要用對方法,孩子可以很想寫作業!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43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