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偶像劇認識歷史 蘭陵王入陣曲

高長恭在邙山之戰揚名立威時,將士們在慶功宴上編奏出雄壯的樂曲,便是「蘭陵王入陣曲」。

文/曹若梅

 

魏晉南北朝
首部曲:周、齊對峙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高歡和部將斛律金望著平坦的闊野,豪情萬丈的唱出胸中大志。這時是西元六世紀,中國正陷於南北分裂的局面,北方是鮮卑族建立的北魏政權,曾經盛極一時,可惜後繼無人,分裂成東魏和西魏。東魏由大臣高歡把持,西魏則由宇文泰掌控;至於不想受到胡人統治的漢人,則隨著東晉政權遷徙到江南。可惜東晉的執政者未能穩定局面,陸續更迭為宋、齊、梁、陳四個朝代,動盪不安的狀況將近兩百年,史稱「南北朝」時期。


高歡本是漢族血統,自幼長在胡地,又娶了鮮卑族美女婁昭君,堪稱是個胡化的漢人。婁昭君育有六子:高澄、高洋、高演、高淯、高湛和高濟,除了高洋體貌粗獷,其他的皆是美男子,而高澄的兒子高長恭,就是歷史上著名的蘭陵王。


根據《北齊書》所述,高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確實是一花美男。高長恭勇武善戰,為了在戰場上立威,便戴面具遮其美貌。唐朝《樂府雜錄》記載:「蘭陵王有膽勇,善戰鬥,以其顏貌無威,每入陣即著面具,後乃百戰百勝」。當他在西元五六四年的邙山之戰揚名立威時,將士們在慶功宴上編奏出雄壯的樂曲,便是「蘭陵王入陣曲」。


高歡本是個雄才大略的人,眼見東魏君主個個昏憒無能,便操控大權,積極培養接班人高澄,隨時準備篡位稱帝,高澄也志得意滿。


「陛下,微臣敬您一杯。」「朕已不勝酒力,無法再飲。」「哦!皇上是故意讓臣難堪嗎?」身為大將軍的高澄,竟然叫人打了東魏孝敬帝三拳,其囂張行徑如此,無怪乎孝敬帝騎馬時,都不敢奔馳在高澄的坐騎之前,他這個皇帝根本就是高家的傀儡。


孝敬帝和高澄還有一層親屬關係,皇帝的胞妹元仲華嫁給高澄,生了蘭陵王的三哥高孝琬,被封為河間王。


蘭陵王高長恭名孝瓘,小名肅。他還有大哥河南王高孝瑜,其母宋氏。二哥廣寧王高孝珩,其母王氏。五弟安德王高延宗,其母陳氏。六弟漁陽王高紹信,其母燕氏。蘭陵王排行第四,其母身分低微,史料上竟連姓氏都無所錄,這或許正是高長恭的畢生之憾。


高孝瑜文武雙全,最受父親高澄疼愛;高孝珩學涉經史,高孝琬出身高貴,高延宗被叔父高洋收養,溺寵到行為失序,直到年紀漸長明白事理,才成為一代名將。高長恭身處大家族中承受壓力,所以他處事謹慎,從不與人邀功爭寵,且能善待部眾,史載:「長恭為將躬勤細事,每得甘美,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之。」


高澄本是將才,但因個性焦躁,行事魯莽,竟被府中僕役所殺,得年二十九歲。此時長恭不足十歲,二叔高洋正式即位,建國號「齊」,時為西元五五○年。


高洋的荒淫殘暴令人髮指,他篡奪了東魏的政權,將皇室七百二十一人全部殺害,屍體投入漳水,河道竟為之殷紅堵塞。高洋還喜歡飲酒狂歡,縱容部將非禮婦女,他自己則是在雪地裡騎馬裸奔,沿路砍殺百姓,惡行無法列舉。其母婁太后屢勸無效,高洋竟把母親推倒在地,事後又來負荊請罪,立誓痛改前非,母子相擁而泣,但不久又故態復萌,殘暴依舊。


高洋每日殺人無數,宮人便將獄中囚犯提至內廷,讓高洋以各種酷刑將人犯折磨至死,名為「供御囚」。這種君主自然是命不長久,高洋因酗酒過量而死,年僅三十一歲。


高洋的兒子高殷倉促即位,此人個性柔弱,喜讀詩書,幼時因為不夠剛猛而遭父嚴懲,此後連說話都結結巴巴,望之不似人君,在位僅一年便遭六叔高演所廢,高洋被追諡為文宣帝,高殷是廢帝,高演則是孝昭帝。


高演事母至孝,婁太后患病,高演數十日侍奉榻前,婁太后很是感動;但是,太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孫子高殷。「兒啊!哀家知道殷兒雖有文采,卻不善治國,所以改立你為君主,以建立我大齊的霸業;但殷兒生性寬厚,不會加害於你,你一定要護他周全。」


可是,高演為保皇位,還是下手殺了高殷,當時高殷只有十七歲。此後,高演經常精神恍惚,不僅愧對母親的交託,還經常見到姪子高殷的魂魄,高演一病不起,在位僅一年病逝,只有二十七歲。


此時婁太后的另一個兒子高湛即位,他立刻殺了高演的太子高百年,百年只是個七歲的孩童,竟遭到叔父的毒手。高湛立自己的兒子高緯為太子。這父子皆是荒唐庸懦之人,蘭陵王高長恭身為皇親宗室,又是朝中大將,不得不為其效忠賣命。


蘭陵王和段韶、斛律金之子斛律光,被譽為軍中三傑,但大家對齊國的未來都是憂心忡忡。


高湛的儀表堂堂,卻是表裡不一,他性喜遊樂,經常是數日不朝,也不理國政。皇后胡氏在後宮裡恣意淫亂,高湛也不加約束,蘭陵王的兄長勸諫,卻被高湛迫害致死。「河南王和河間王已逝,安德王被鞭重傷,這伴君如伴虎,王爺您不可不慎啊!」「本王會更加恭謹,才不致觸怒天顏。」高長恭和部將陽士深論道。


高湛覺得國事繁瑣,乾脆禪位給太子高緯,自己當個有權無責的太上皇。這高緯被民間戲稱是「無愁天子」,治國能力不足,殘暴卻不輸其父,面對鄰境周國的威脅,他只能仰賴軍中三傑的效力。


此時的大周皇帝是宇文邕,此人神武過人,沉穩多智,而且崇尚簡約,身上不配金銀寶玉,宮室不准雕梁畫棟,他雖是胡人血統,卻能接受漢化薰陶,凡事親力親為,打仗時身先士卒,行軍時履涉勤苦,忍他人所不能,甚至寧願自己赤足行走,也要兵士們有靴可穿。所以,大周國國運昌隆,即將殲滅腐敗不堪的齊國,已是大勢所趨。蘭陵王等人置身歷史的洪流,終究無法從險境中全身而退。

 

續曲:隋的統一


「朕要給這狗兒、鬥雞、飛鷹、駿馬,全都加官封爵。」「朕要在宮內蓋一座貧民窟,朕扮乞丐,才能苦民所苦。」高緯在五六八年即位為帝,對父親高湛的英年早逝〈年三十二歲〉毫無哀慟,如今專寵奸臣祖珽,弄得是民不聊生。


「陛下所言甚是,宮苑之外還有貧民窟,堪稱是空前絕後。」祖珽一味逢迎,貪求榮華富貴,錯過了為國盡忠,施展長才的機會。祖珽本是個能臣才子,他文筆流暢,精通音律,知曉外族語言,還懂醫術藥學,陰陽八卦;可是,祖珽心術不正,貪財好貨,蘭陵王高長恭的父親高澄對他極為厭惡,曾重罰他二百馬鞭,不予任用。這會兒祖珽時來運轉,碰上昏庸無能的高緯,他那套爭寵獻媚的功夫,正巧可以派上用場。


「皇上,我朝一向誠敬禮佛,微臣一定完成皇上交辦之事。」原來,高緯交代祖珽修建佛寺,一夜就要焚油萬盆。此外,他還下令興築宮殿十二座,百姓被抓來做工,放任農地荒蕪,飢寒交迫的人處處可見。


高緯的荒唐不止於此,皇后馮小憐狐媚惑主,生活更是豪奢,一座妝台要耗金千兩,衣裙穿過一次即丟,伺候她的宮女錦衣玉食,人數多達數百,馮小憐還提出更荒謬的主張:「皇上,臣妾聽聞兩軍交戰,皇上英姿煥發,神勇過人,不知臣妾是否有幸親臨前線,爭睹皇上風采?」


「好!朕就讓你到軍中去開開眼界,見識一下朕的威猛。」「皇上,萬萬不可!軍隊迎戰是無比神聖之事,大敵當前豈容嬉戲,這……不妥啊!」斛律光焦急的勸諫。


「放肆!別以為邙山之戰你和蘭陵王立下大功,朕就得聽你的,朕可以隨時要了你的命。」高緯才發了脾氣,立刻轉成笑臉對小憐說:「快去梳妝準備,隨朕的大軍出發。」


斛律光老淚縱橫,想起自己曾在邙山之戰出生入死,戰到只剩下一支箭,還深入敵營,射殺周國大將王雄。


西元五六四年的邙山之戰,周國皇帝宇文邕率領數萬大軍來襲,當時宇文邕受制於權臣宇文護,很多事是身不由己。


「神舉,宇文護是朕的堂兄,卻處處為難於朕,此番出征,為的是向齊國索回堂兄的母親和姑姑。朕並非無情之人,難道不掛念兩位長輩的安危嗎?可是,齊國已經在月前將人送回我大周,我們卻食言與之開戰,實在是師出無名啊!」宇文邕體恤天下蒼生,不願見到兩軍交戰,血流成渠的慘狀。


「皇上宅心仁厚,微臣明白。但既已出征,就只能勇往直前,更何況,此次和我們應戰的,是齊國戰神蘭陵王高長恭。」宇文神舉說道。


果真如宇文邕所料,高長恭的部隊為中軍,配以左、右斛律光和段韶,千餘人之眾氣勢如虹,齊軍從邙山俯衝直下,殺得周軍措手不及,這便是齊國人人引以為傲的邙山大捷。


可是,高緯忌憚蘭陵王的功勳,隨時準備對他施以毒手。長恭感受到處境的艱險,開始稱病不出,甚至佯裝出貪財的嘴臉,多次向官員索賄。「王爺,此舉不妥啊!不能化解皇上對您的猜疑,反而更置您於險境了。」高長恭的妻子鄭妃說道。鄭氏出身滎陽望族,是賢淑的名門閨秀,一直伴隨高長恭甘苦共嚐,而高長恭是高氏兄弟中最能接受漢族文化的一員,也以胡漢融合為目標。可惜在位者極盡殺戮之能事,從不以天下百姓為念,齊國的覆滅已經不遠,而高長恭功高震主,自己的命運也步上險境。


邙山戰後數年,先是段韶病逝;西元五七二年,斛律光無罪伏誅,宇文邕得知後開懷大笑:「高緯這個昏君,果然害死了名將,這正是我大周國的振興之兆。來人!宣朕旨意:大赦天下。」第二年,高緯對蘭陵王賜下毒酒,終結他三十二歲的生命。


「蘭陵王被殺?因何獲罪?」宇文邕聞之大驚。「微臣聽說是因為高緯向蘭陵王表示,打仗時不宜入陣太深,以免身陷險境而後悔莫及。蘭陵王頗為感動,說了一句『家事親切』,由此觸怒高緯,認為蘭陵王把軍國大事視為家事,足見其有謀篡野心,乃招致賜死。又據探子回報,蘭陵王死前把別人欠他的借據全數銷毀,總數有千金之多。」宇文神舉詳細稟報,宇文邕一聲長嘆,痛惜名將殞落,也決心大舉伐齊,剷除昏君暴政。


西元五七七年,高緯膽怯遁逃,派出安德王迎戰周軍。安德王取得些微勝利,立即迎回高緯,正準備讓他對陣前將士們激勵一番,不料高緯面對殺氣騰騰的部隊弟兄,還沒開口就哈哈大笑,把一場嚴肅的訓勉大會,搞得是荒腔走板,讓齊軍鬥志全失。而馮小憐竟在軍營裡攬鏡梳妝,命帳外將士待其妝畢才可出兵迎戰,如此行徑豈有不亡之理?


周國滅亡齊國,短暫的統一北方,但宇文邕積勞成疾,在五七八年病逝,年僅三十五歲,其子宇文贇即位。此人嗜酒好色,在父親的喪禮上捶棺痛哭,卻是咒罵父親生前對他管教太嚴,如今他終於獲得解脫,對父親的死毫無傷痛之情。


宇文贇殺了前朝功臣宇文神舉等人,自稱是「天元皇帝」,百官覲見之前必須沐浴齋戒,動輒得咎遭到毒打,連后妃也不例外。好在他在位僅只九個月,就禪位給七歲的太子宇文闡,自己過起更加荒唐的生活。此時,宇文贇皇后楊麗華的父親楊堅,逐步掌控朝政,他在西元五八一年自立為帝,建立隋朝,又在數年後消滅南方的陳朝,完成天下一統,並開創了「開皇之治」的盛世,終於還予百姓安居樂業的生活。

 

記:


「蘭陵王入陣曲」在隋、唐初期始終不衰,被稱為是「代面舞」的始祖,後經由日本派來的遣唐使將其傳入日本,成為日本能劇的緣起,唐太宗還仿之又做「秦王破陣曲」。數年前日本曾派出能劇劇團,親至蘭陵王的墓前〈今河北省磁縣〉表演,對這位千年前的戰神表達欽仰之情。

 

─ ─

作者:

曹若梅

 

1962年1月24日生於台北,祖籍北京。

曾任五常國中、福安國中歷史教師,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畢業。

1992年,應僑委會選派,擔任「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哥斯大黎加分會暑期華文教師。

1989年、1990年、1991年,擔任「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馬尼拉分會暑期華文教師。

1988年全國中學教師組演說比賽第三名。

1984-1988年國語文競賽北市教師組五次冠軍。

曾任國立編譯館國中歷史教科書編輯委員、仁林公司社會科課本執筆、國語日報之歷史故事專欄執筆。

現執筆於《國語青少年月刊》及《國語週刊》,著作有:《中小學生必須認識的台灣歷史人物》、《中小學生必讀的西洋人物故事》、《中小學生必須認識的中國歷史人物》、《中小學生必讀西洋歷史轉捩點》等書。

 

 

 

摘自 曹若梅《中國歷史轉捩點》/聯經出版
Photo:wikimedia,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