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很喜歡「媽媽」這個角色,卻不喜歡自己當媽媽時的樣子;雖然懷念上班,卻不想回到忙得像條狗的日子

偶爾會想起,還沒結婚沒小孩的那段日子,偷偷的幻想,如果,當初選擇的是另外一條路,會有怎麼樣的人生?那一定是非常不一樣的人生,完全無法想像的人生。其實,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們的人生就完全轉變了,再也不可能回到最初,即使孩子長大離巢,母親永遠都是母親。母親有可能幻想不曾結婚,卻大多不會選擇不曾生小孩,因為孩子,改變了我們的生命。

成為母親後,遇見最真實的自己

大概是老二剛滿一歲的時候吧!那時我正在休育嬰假,每天早上帶老大去幼稚園後,就會用背巾背老二到公園去。我喜歡坐在鞦韆上一面輕輕晃著一面哼著歌,孩子也總會在這時候沉沉睡去。我其實並不是刻意想哄孩子睡,只是坐在鞦韆上很自然地就哼起歌來。對我來說,那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時光。

那天,我一如既往地坐在鞦韆上哼著歌,手機突然傳來一封簡訊,內容寫著:「學姐,最近好嗎? 妳辦公桌都長滿灰塵啦! 不過,我已經幫妳打掃乾淨囉! 快回來吧! 想妳。」

傳這封簡訊的,是我準備休產假時,哭著送我到公司門口的學妹。她說她會幫我整理好桌面,等我回來上班。沒想到,她還真的特地拍了照片傳給我,照片裡的辦公桌比我在公司上班時都還要乾淨,看了不禁令人莞爾一笑。關掉手機後,我又坐在鞦韆上輕輕晃著,但心裡似乎泛起了一些漣漪,原本嘴裡哼著的歌也不再唱了,腦海中不斷浮現手機裡學妹傳來的那張照片…

記得大學四年級下學期那年,還沒領到大學文憑,我就順利找到工作了。平日裡沉默寡言的父親,在得知我被公司錄取的消息後,高興地喝著酒微醺地說:「哈哈!總算等到這天了,換我們家女兒要上班賺錢養我了!」

而當了一輩子的家庭主婦,為了兒女辛苦付出的母親,也像是卸下心裡的一顆大石頭,笑著對我說:「以後要好好認真工作喔!」而我也似乎隱約感受到了身為社會一分子的使命感,在那一年裡,連公司給的十五天特休假都沒休完,卯足了勁拼命認真工作。好不容易終於熬出了一些成果,工作表現也備受上司肯定,職場前途一片看好。

 

結婚生子後人生重組

然而,在剛滿三十歲那年,我結婚了。翌年,我懷孕了。生完孩子後,我請了一段時間的育嬰假,但才復職不到半年,我又懷孕了。當主管聽到我又懷第二胎的消息時,臉色凝重地對我說:「看來妳是打算辭職不幹了是吧?」

其實我並沒有辭職的打算,但也還沒下定決心之後會回職場繼續工作。跟懷第一胎時的心情不一樣,懷第二胎時我心裡很明白,職業婦女一面工作一面帶孩子,會是什麼樣的生活?別人又會怎麼看我?這些我再清楚不過了。

過去我也曾是別人眼裡「優秀」的員工,但生完小孩後,身邊卻開始出現各種不同聲音:

「如果沒結婚表現會更好」、「工作態度不認真」、「可能不知道哪天就辭職回家帶小孩了」……甚至只是因為生完小孩後去上班,就被別人說這個媽媽「眼裡只有錢」。明明心裡愛孩子愛得要命,卻因為選擇當職業婦女,被懷疑不夠愛小孩。

面對工作與家庭兩頭燒,最累的並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渾渾噩噩地忙完了一整天下來,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何而忙,躺在床上一股莫名的空虛感襲來時,才最令人感到心力交瘁。

「我今天有把孩子顧好嗎?」

「我今天上班有認真嗎?」

就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無法自信滿滿地回答,似乎沒有一件事情做得好,每天都處在焦慮中,甚至開始對自己產生懷疑。

於是生完老二後,我遞出了育嬰假申請。我想,最開心的人應該是我們家老大了。雖然他已經很適應幼稚園的生活,老師也對他照顧有加,但自從我請育嬰假開始自己帶他後,他每天從一睜開眼睛到晚上睡覺,都笑嘻嘻的,好像很高興有媽媽陪在身邊。就連去公園遇到別的媽媽時,她們也都說:「小雄的個性本來就很開朗了,但最近感覺變得更活潑了,臉也比以前圓了呢!」

其實,我也一樣很開心,總算不用為了兼顧工作與家庭蠟燭兩頭燒,也不必再被時間追著跑,對著明明還不會看時鐘的孩子大吼:「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能專心陪伴兩個孩子成長,讓我感到很幸福。但不知道為什麼,從那天之後我一直想起學妹傳來的那張照片。閉上眼睛,彷彿看見自己坐在辦公桌前認真工作的身影,心情甚是微妙。

「是因為帶孩子太累,所以想回去上班了嗎?」

似乎也不是。雖然有時會羨慕「偽單身」去上班的老公,但也心知肚明職場生活並非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很訝異自己居然會懷念起上班的日子。

 

母親的角色

曾經在媒體界很活躍的史蒂芬妮.史塔爾(Stephanie Staal),走入家庭生了孩子後,成為了一名獨立記者。她曾在《偉大的女性》(Reading Women: How the Great Books of FeminismChanged My Life)這本書中描述女性結婚後,身上同時背負了妻子和母親的角色,為了扮演好這些角色卻失去了自我,不斷在無數個抉擇中徘徊掙扎。

著名小說家雷切爾.卡斯克(Rachel Cusk)也在《回憶錄》(A Life’s Work)裡說過這樣一段話:「成為母親之後,和孩子在一起時,『我』並不是真的『我』;但孩子不在身邊時,『我』卻也不是完整的『我』。(……)身為母親的我們,總會像這樣在內心反覆糾結,在過程中跌跌撞撞,終究學會活出自己的人生。」

我似乎也是如此。雖然很喜歡「媽媽」這個角色,但卻不喜歡自己當媽媽時的樣子;雖然懷念上班時的日子,卻不想回到還沒當媽前,整天只知道工作的生活;雖然想重返職場當職業婦女,卻不想日復一日地為工作忙碌奔波後,在夜深人靜時覺得空虛,很想把分裂的自己拼湊完整。

「我想成為什麼樣的媽媽?」

「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工作對我的意義是什麼?」

「對我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我到底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於是,我回到原點,在心裡問自己這些問題。

重新思考媽媽這個角色和工作對我的意義,拋開所謂「好媽媽」、「成功人士」的世俗標準,回到內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究竟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媽媽?什麼樣的員工?什麼樣的自己?

精神分析學者─詹姆斯.霍利斯(James Hollis)在《到了四十歲,我還不知道我是誰?》(The Middle Passage)這本書中,曾談到了邁入中年後會有所謂的中年危機感。之所以會有中年危機感,並不是因為人生「步入黃昏期」,而是因為邁入中年後,那些一直以來深信不疑的「假象」(assumption)開始逐漸瓦解。

當我們為人母後,也一樣會對那些過去所看到的、聽到的、學到的、深信不疑的一切事物開始產生懷疑,會試著去尋找所謂的「標準答案」。從這點來看,女人成為母親的那一刻起,彷彿歷經了一次「中年危機」。唯有順利度過中年危機後,才能活出精彩的人生下半場,身為母親的我們,也必須重新完整了「當媽之前的我」和「當媽之後的我」,才能活出真實的自己,譜出人生新樂章。

市面上許多心靈成長書籍,都鼓勵大家訂定明確的人生目標,再針對目標排定優先順序,盡力去完成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生目標。但成為母親後的我們,卻常常把那些夢想拋諸腦後。可即使是當了媽,也不要忘了自己的夢想。當妳設下明確的目標後,每一步路都會變得無比清晰;當妳訂定優先順序後,生活也不再庸碌渾噩。

一位職場後輩曾說過:「痛苦是因為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如果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一切的辛苦就有意義。」當目標明確了,即使再忙再累,也依然能樂在其中。

當朋友聽到我要寫一本關於媽媽的心理勵志書時,曾問我:「寫這種書,不是應該等到事業成功了再來寫,會比較有說服力嗎?」

我聽完後,反問他:「所謂的成功是什麼?」

至少對我而言,我很滿意現在的自己,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時,不再感到空虛落寞。「做自己生命的主人,人生才會活得有意義。」原本對這句話似懂非懂的我,現在也越來越能體會這句話的真實含意。

因為,我遇見最真實的自己,活出了自己的人生!

摘自  金雅緣《媽媽不只是媽媽:成為媽媽仍要找到熱愛的事、保持愉快的生活節奏,活出自己想要的模樣》/采實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走進家庭以後,某一部份的自己就被層層的家事掩蓋了,丈夫也忘了我不只是「媽媽」還是「女人」

所謂的『模範母親』,其實就是最『歹命』的母親:祝所有的媽媽們,成為最快樂自在的自己就好!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