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的世界

杜拜這沙漠的奇幻城市,住著各式各樣的人,生命劇本迥然不同。我想起市場上皮膚黑亮、跟我推銷美白產品的婦人;包頭巾的年輕男孩用中文叫賣「你好,買藏紅花、藏紅花」。不管身在何處,怡然自得是最重要的,是我對孩子最深的期許。

我的高中同學KiKi是跨國企業的律師,兩年前從上海調到杜拜時,我有點擔心她到中東會不會吃苦。但既然都要成行了,只能祝福她平安順利。

今年三月日本學校放春假,我和大兒子然然決定去看她,履行多年的承諾。行李箱放了滿滿的日本食物和清酒「獺祭」,準備好好慰勞她。

我問KiKi她家的地址。「哈里發塔,」她補充說:「就是那棟世界最高的建築。」我只記得公司提供她住很好的地方,但沒想到是世界第一高。

這是我第一次到中東國家,所有事物都很新鮮。阿聯酋航空一抵達杜拜機場,便感受到空氣中飄著阿拉伯的香料味,海關人員男士穿白袍,女士穿黑袍、頭包圍巾,只露出一張臉。機場有來自世...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45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