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紅塵,百年人生,起手無回。鼓勵孩子選擇鐵飯碗,很賺錢的科系,不如帶孩子思考什麼才是人生最有意義的追求

每年大考結束,接著就是父母最傷腦筋的選填志願了,志願到底要怎麼填?我記得當年最熱門最搶手的科系,到了二十年後的今天,早已經被打入冷宮,一落千丈。又有多少孩子被父母強迫選擇了有前景卻不是自己喜歡的科系,從此鬱鬱寡歡?你的鐵飯碗,也有可能是孩子的緊箍咒啊!

莊子筆下中、小型鳥圖什麼?

我們剛剛講莊子筆下中、小型鳥們的飛行目標、牠們的目的地。現在來談談這些中、小型鳥「為什麼」要飛到那裏?牠們圖的究竟是什麼?其實這是一個我們不太敢詢問的問題。

臺大醫學系曾經做過一個問卷調查,題目是:你為什麼選讀臺大醫科?
當然這問題現在已經不那麼適用了。以前念臺大醫科,未來是有機會一年賺一棟樓的。但自從有了全民健保,所有的醫生都進入一種填表單的苦力勞動,錢也沒那麼好賺了。那如果你真的去問一個人為什麼念醫學系,你們覺得他是因為希望能用仁心仁術救治天下蒼生?還是覺得這個行業賺的錢多?你們覺得哪一種人比較多呢?我們不要臆度別人,就問自己吧!當你在選擇你要就讀的學門的時候,是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還是覺得你能賺很多的錢?
你們的爸爸媽媽,他們希望你念什麼學科?有多少父母希望小孩去念一個很有意義、可是將來可能吃不飽的學科呢?我爸媽從小就說,妳愛什麼就念什麼。我喜歡中文也喜歡美術,他們覺得那很好,就去念自己很感興趣的,父母有這樣的態度是很稀有的。

我以前教過的學生,他念生物科技系,現在很多科系都改名生技等等的,聽起來就是將來會很賺錢的科系,家長看到小孩念這個科系,認為未來一定很有前途。沒想到那小孩上了我的大學國文以後,就進了中醫典籍研究社開始學中醫,然後有一天對他媽媽說:「媽媽,我未來想當中醫師。」
他媽媽聽了勃然大怒,說:「你本來念生物科技系,將來有機會成為一個生物科技公司的老闆,然後你的公司股票可能會上市,變成一個身家好幾百億的人。你現在忽然間認識一個什麼蔡璧名老師,決定去當中醫師,我的天啊!你一個月月薪頂多十來萬。」

唉呀!一位母親就從一個有錢的生物科技公司老闆的媽,變成一個月薪有限的中醫師的媽。那一剎那我才感受到,原來家長對兒女的期望不是他念什麼健康、念什麼快樂,而是他念什麼賺的錢多。

那莊子筆下這些中小型鳥,牠們圖什麼呢?牠們又為什麼而飛呢?我覺得莊子寫得挺疏淡卻又滿明顯的。他說呀:「適莽蒼者,三湌而反」,你要到近郊的話,可能帶上三餐食糧就夠了吧,肚子還飽飽的。可是如果你要飛到百里外呢?那得要「宿舂糧」,這個「宿」是過夜,你就要舂搗足夠過夜的糧食。

你也可以解釋成:能夠飛到百里之外,肯定可以得到更多的糧食,因為百里途中經過那麼多的樹叢,可以啄食的果子就更多了。而如果你要飛到千里之外,「適千里者,三月聚糧」,那可能要花三個月的時間囤積糧食,當然如果你能飛到千里之外的森林,那裏可能會有著吃不完的糧食。

我讀小學的時候,有一位老師,每次班上有同學考壞了,他就說:「你們現在不好好用功,難道將來要去賣水果嗎?」好像我們只要用功一點就可以有更高尚的行業、更優渥的收入。可是賣水果又怎麼樣呢?書讀得好到底能不能有更高的收入我不知道,但我的好朋友告訴我,在臺北市從幼稚園開始,要讓你的兒女學一個基本的才藝、吃基本的三餐,一個月共需臺幣兩萬元。那如果讓你的兒女讀完十二年義務教育,要花多少教育基金?如果你要供他讀到大學、碩士班、博士班呢?你們可以回去問問爹娘:「爸媽,您們以前為了養我,一個月要花多少錢啊?」

從小到大我到底花了家裏多少錢?我不知道,我想應該很多吧,是一個我不敢計算的數目。你今天要栽培一個孩子或你的爸媽栽培你們也是一樣的。可是他們這樣用心栽培你,你當然很有可能因此得到薪資比較高的工作機會。我們一般會這樣揣想,雖然也是有例外。所以這些中小型鳥,我們說牠們圖什麼呀?牠們為什麼而飛啊?如果說牠們是為了糧食而飛、是為了能讓肚子吃得飽飽的而飛,好像也不為過。可這到底,就只是莊子筆下的「中、小型鳥」而已!

 

中、小型鳥的極樂世界

接下來這段我覺得很有意思。什麼是中小型鳥的極樂世界?什麼是你心目中的極樂世界?我在臺大問過我的學生,你最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一個我覺得好清朗俊秀的學生的回答,我聽了好失望。他說:「我最想過的生活就是閒閒沒事幹,下午走進咖啡廳坐下來,點一杯咖啡、叫一個好吃的甜點,用一頓下午茶虛度下午的時光。」各位,你們的極樂世界是什麼呢?

我們先來看這一段,「斥鴳笑之曰」,斥鴳也是小小鳥,跟蜩與鸒鳩是同一個層次的鳥,你們來看牠的極樂世界是什麼?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此小大之辯也。(《莊子.逍遙遊》)

這個「斥」是澤,水澤之澤,「鴳」就是鴳雀、小雀鳥。有一隻住在小小水澤邊的小雀鳥,牠笑了。笑什麼呢?「彼且奚適也?」你要去哪啊?傻大鵬!「我騰躍而上」,我往上一跳,「不過數仞而下」,飛個十來尺就下來啦,「翱翔蓬蒿之間」,在矮矮的蓬蒿叢中飛來飛去,「此亦飛之至也」。
人生如此不也就夠了嗎?我們說中小型鳥的極樂,就像剛剛講的那位同學,他覺得能夠在沒事幹的一天去喝個下午茶,就是他生命的極致了。「而彼且奚適也?」大鵬鳥你到底要飛去哪兒啊?

 

推薦好讀 《看漫畫,學莊子》

莊子是許多人的心靈導師,喜歡以簡短又平易近人的寓言故事讓人思考,更富有無邊無際的想像力,教人擁有自由之心。本書分為成語典故、待人接物、生活智慧、身心健康、哲學思考,共五章,透過輕鬆易懂的漫畫,帶領讀者在生活中實踐莊子「用心若鏡」、「物物而不物於物」的生活藝術!


當然,李白在〈南陵別兒童入京〉這首詩裏面提到:「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李白知道他能夠去京師,平生的文謀武略將為世所用,能夠貢獻一己於天下,他非常高興地說:「我哪是那生活在蓬蒿叢中的斥鴳啊!」而我們也有另一句話說「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這幾年臺灣的年輕人,所追求的好像多半是一種所謂的「小確幸」。

我認識的人不夠多不敢隨便下定論,但有一個臺大化工系的學生跟我挺熟的,他告訴我,他化工系的學長博班畢業一、兩年了但沒有去工作,
我就說:「那他在哪?你怎麼知道?」「因為他就住在研究室。」
我問:「為什麼住在研究室?」
他說:「因為夏天很熱,研究室有免費的冷氣可以吹。」
我說:「那他每天在研究室做啥呢?」
他說:「本來在玩暗黑破壞神,後來在玩魔獸世界,現在玩LOL。」
我問:「他整天就打電動?」
他說:「嗯。」我問:「他三餐吃什麼?」
他說:「他生活很簡單,就隨便去7-11買可以餬口的東西。又因為進出研究室的都是他的學弟妹,有時候大家看他一個人在那挺可憐也給他吃一點。」

天啊!這聽起來怎麼很像是街友的生活,可是他這個學長覺得無所謂,也不覺得丟人,甚至覺得自己這樣過日子挺好的,有吃有住,連冷氣費都省下來了。

可是我聽到這個故事就想:臺灣大學是臺灣的最高學府,如果整個臺灣大學、每個學生的未來就是這樣,大一的時候打暗黑破壞神,大二的時候打魔獸世界,大三的時候打LOL,大四的時候是玩Candy Crush?還是抓寶可夢?然後畢業後沒有幹嘛,反正每個研究室都有冷氣吹。有一天走進臺大圖書館,哇!一批在那睡覺的街友,那臺灣的未來在哪裏呢?

這幾年在臺大我遇到很多的陸生,臺灣學生會說:「啊呀,陸生都很積極……」用有點不屑的態度,好像覺得那麼積極蠢斃了。好像臺灣的學生已經「進化」成不積極了。但今天當我們去讀一、兩部過去覺得挺不積極的醫道經典,發現他們是很積極的,只是他們的積極並不是那一種追求功名利祿的積極。那到底是什麼樣的積極?

我對這門學問充滿好奇,說不定這種積極最適合那種一個下午只想喝杯下午茶就覺得人生足夠的人,到後來一邊喝下午茶、一邊作「其神凝」,還一邊練穴道導引,讓心身不斷地進步,變成另一種積極也不錯。

雖然我們總說這些經典是傳統文化、是華人文化、是中國文化,但是過去在這片土地上問津這些文化經典的人卻很少。當代華人社會似乎是非常不重視哲學的社會。你們去問英國倫敦大學醫學系的學生,他們每個大一學生的必修課程絕對有哲學、有藝術,甚至有藝術一、藝術二、藝術三。我以前有一個語言交換的朋友,他念倫敦大學醫學系,可是他的藝術課一是學小提琴、藝術課二也是小提琴、藝術課三也是小提琴。然後還有哲學一、哲學二、哲學三……你會覺得:天啊!那真是個非常重視人格教育、哲學教育的環境。這些教育會影響你一生對於本末輕重的判斷與選擇,有一天你富了,你想要過的生活就會因為你生命中核心的價值觀而完全不同:你是自私自利地只想肥了自己,然後任中下游產業不斷地跳樓?還是你會像杜甫一樣想著「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這是被你的哲學思想決定的,所以我覺得思想教育非常重要。

滾滾紅塵,百年人生,起手無回。現在,讀完這單元,你是否真願意選擇扮演一隻一生就為糧食而飛,這樣的,中、小型鳥?

摘自 蔡壁名醫道同源:當老莊遇見黃帝內經/平安文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還在為子女大學填志願糾結?養成跨域核心競爭力,任何科系畢業都搶手!

給孩子足夠的支持和信任,讓他願意「下苦功」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