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是不是有拿「我是亞斯伯格,所以......」來當藉口?

「柯文哲用亞斯伯格替自己的行為貼上標籤來解釋...」這個議題的出現對我的意義,是警惕我們用單一標的來敘述任何問題都太過簡化,此時此刻已經有多數的人對街談巷議起了疑慮,同一則訊息經由不同解讀甚至衝突,讓已經太過簡化的資訊,重新再被起底,這也顯示出我們多數社會大眾,已經不是過去那種單方編列故事來操縱愚民的世代。

大家看到這個標題,我猜測大家會認為這篇文章是在回應很多人問:台北市長柯文哲是不是有拿「我是亞斯伯格,所以......」,來替自己的行為貼上標籤把亞斯伯格汙名化或當成藉口。

 

對我來說這樣的話題,並不只是存在亞斯伯格議題, 還會有「因為我很容易焦慮,所以......」 有時候標籤是藉口,但有時候是快速讓對方縮小範圍,快速理解的方式。要討論這樣的話題,首先發話者對該名稱的定義,跟閱聽眾收到的名稱定義本身,就是一個需要釐清的議題。
 

 

維基百科定義的亞斯伯格,必須具有以下三種症狀:

社交困難(Social deficit)
溝通困難(communication deficit)
固執或狹窄興趣(rigidity or restricted interest)

(但美國國家精神衛生學院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五版;DSM-5把亞斯伯格納入輕度自閉症光譜中,詳見維基百科自閉症 說明)

 

問題在於「身為亞斯伯格症就必定會有的症狀」,還是講這種話的人其實只在定義「自己認為自己有亞斯伯格症狀」的狀態?

 

我常收到有人做完成人自閉症商數測試(成人亞斯量表),沒有經過醫師診斷就自稱為亞斯伯格的人來函,這些自稱者當中若去尋求醫師診斷,有的會被確診有的不會被確診。 若他們不去找醫師確診,他們當然有可能是亞斯也有可能不是,所以閱聽眾在接收到自稱為亞斯柏格者的話語時,我們可能需要了解的是,說話者不管診斷如何,他其實表達的都是「自己這個人如何......」,而不是「亞斯伯格症者都是.........」。

 

我期待「亞斯伯格」是用來快速了解並幫助有亞斯伯格傾向者的標籤。

 

在這個名稱出現時,說話者的意圖是「我因為有亞斯伯格,所以說話比較直白,有時候我會不經意說出傷到你的話語,但若你聽到這樣的話語,請你告訴我,我會改進,不再犯同樣的過錯。」

 

而聽到這名稱出現時,聽者可以快速知道,對方所做的「異常行為」代表:

1.他可能有與人互動上有不足, 需要幫助他與人互動並給予社會性潛規則訊息。

2.他可能比較固執,需要幫他寬鬆固執,並給予多一點耐心跟寬容等待他鬆解固執。 

 

但若當事人總是以「我有亞斯伯格症」顯示「我會變成...這樣,都是亞斯伯格症害的」,總要別人接納自己,不改變自己去了解社會潛規則,那麼對於這樣長期使用次數過多,或嚴重程度影響到一般社會大眾無法常態性接納的人,我們其他人也必須注意到此人是否還有其他特質甚至是病徵需要處置。
 

我個人這幾年做成人亞斯量表的分數,分別是5分、8分、11分,很明顯地知道我絕對不構成亞斯柏格人要件,我的亞斯氣質非常淡。 因為我不夠固執興趣也很廣泛。 人際互動能力也還不錯,口語表達也不會要求極度精確.....但我做成人過動症量表分數高達三十幾分。分數顯示我有過動症!

 

但是不是什麼症不重要,若我真的有這個特質或病症,我會看情況決定要不要修正。我甚至會拿來開自己的玩笑。若別人說是我神經病笨蛋什麼的,我也ok,因為生活上我真的是笨蛋。 也經常有機會被定義成怪怪的人。 我接受這部分的批評,但也深知自己還有另外一部份是聰明的。

 

精神疾病本來就是隱性障礙。不像是身障或細菌感染可以快速被診斷,需要被專業診斷,或長期仔細觀察。在尚未確診未明朗化診斷前,我們可以看見對方所使用的名稱,來探尋其所代表的,他需要被協助的部分。

 

 

 

所有的標籤使用權和定義權都在自己手上。可以是幫助也可以是藉口,這是一體兩面的存在,但使用者因為身分、地位、特質或障礙程度,得接受長期公審:究竟他是不負責任的,「老是拿這個當藉口」,還是在釋出求救訊號,讓身邊想幫助他的人理解,「我可以怎麼幫助你......」,這需要更多資訊更長時間的關注與判斷。

 

「柯文哲用亞斯伯格替自己的行為貼上標籤來解釋...」這個議題的出現對我的意義,是警惕我們用單一標的來敘述任何問題都太過簡化,此時此刻已經有多數的人對街談巷議起了疑慮,同一則訊息經由不同解讀甚至衝突,讓已經太過簡化的資訊,重新再被起底,這也顯示出我們多數社會大眾,已經不是過去那種單方編列故事來操縱愚民的世代。而是可以不斷提醒我們想要尋求「真實性」的世代了。

 

以現代醫學診斷標準,柯先生展現出的能力與作為,此時此刻,可能不構成AS的診斷標準,但柯文哲先生誠實直白的特質,跟亞斯伯格的正直誠懇,也許正好符合(或不符合)你我想要的,整體大環境的氛圍。

 


延伸閱讀

這些被稱為亞斯伯格症的成功者,做對了什麼?
 

確診成人ADHD過動症,對我的意義

 

Photo:zhenghu feng ,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