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動兒頑皮搗蛋的外表下,其實也會受傷!心理師告訴你:對過動兒傷害最深的話

當班上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孩子,對第一線老師來講,的確是教學與班級經營上,一場很大的高牆挑戰。如果沒有相對應的支持系統,例如資源班老師、情緒行為障礙巡迴老師、專業團隊中的臨床心理師等,作為後勤的協助,其實對授課老師來講,是非常大的負荷。

教室裡,過動兒最耳熟能詳,卻也是傷害最深的話。

  •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 你有沒有吃藥?
  • 我看你應該吃藥?
  • 為什麼你不吃藥?
  • 應該叫爸媽帶你去看醫生。

  • 你是過動兒又怎樣?
  • 你再不坐好,再不安靜,你就不要下課。
  • 我看你就是不專心,不認真。
  • 不要再講話了。
  • 你到底在幹嘛?
  • 你到底要我說幾遍?
  • 為什麼老是講不聽?
  • 難怪沒有人想要跟你玩。
  • 你不覺得這麼做,讓人家很討厭?
  • 你真的是讓人家很討厭。
  • 你有完沒完。
  • 教到你,真的是倒霉。
  • 為什麼老是考這種分數?
  • 什麼時候你才會開竅?
  • 我看你就是永遠學不會。
  • 我看你以後就差不多是這副德性。
  • 誰想要跟你在一起完?
  • 難怪沒有人想要跟你一起玩。
  • 誰跟你同一組,誰倒霉。
  • 你們不要跟他玩。
  • 我看你應該轉到特教班去。
  • 好的不學,盡學一些壞的。
  • 我根本懶得管你。
  • 反正,管了也沒用。
  • 你真的是沒家教。
  • 你爸媽到底怎麼教你?
  • 我看你以後出社會一定完蛋。
  • 你放學就給我留下來。
  • 班長,去找學務主任來。
  • 為什麼老是說不聽?
  • 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
  • 你不用跟我解釋。
  • 我不想再聽你解釋。
  • 過來,為什麼這題又寫錯?
  • 錯的題目,給我連續抄五遍。

 

我必須坦白說,當班上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孩子,對第一線老師來講,的確是教學與班級經營上,一場很大的高牆挑戰。如果沒有相對應的支持系統,例如資源班老師、情緒行為障礙巡迴老師、專業團隊中的臨床心理師等,作為後勤的協助,其實對授課老師來講,是非常大的負荷。

在這種高壓、很難喘息的情況下,對於台上老師來講,很容易誘發出,不適當的情緒反應。

以上的每一句話,其實反映的是教學現場,常見的老師反應。這當中,也隱含了老師內在的想法,解讀事物的看法,以及對於孩子所持的態度。這些說話的內容,很殘酷,很現實,卻也寫實。無形中,對於這些ADHD孩子來說都是一場內心撕裂的傷害。

在開口之前,我們是否能夠先自我覺察,自己準備說什麼?說這些話,到底想要傳達什麼訊息?這些話是否會對眼前這些孩子,帶來不可逆的傷害?同時,我們知道這些傷害可能造成的後果是什麼嗎?

話很容易說,但傷害卻很難彌補。

其實,說話真的需要話術。或許,您可以想想,自己如果是孩子,會想要聽到什麼話。我想,答案就在這裏了。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