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不可能一輩子直升機般跟著孩子,別把家庭教育遺留的「後遺症」丟進教室裡

未來的路,是孩子要自己闖蕩的,父母不可能一輩子當一架直升機跟著。青春期是除了嬰幼兒時期之後,再次快速轉變的階段,大腦中神經「突觸」的連結狀況,在進入青春期後更會開始「修剪」,大腦的結構與發展,除了遺傳基因外,另一個關鍵即是「生活經驗」。
  • 谷卓
  • 2018-12-27
  • 瀏覽數10,550

為了學校歲末聯歡的活動表演,班上的孩子們開始加緊練習,有天練到一半,我看勇志一人坐在位置上寫習作,便請他將習作本收起來,現在是練習的時間,應該是與班上同學一起跳舞才是。等我轉頭看其他人的練習進度,再度轉頭回來時,他已經趴在桌上,同學們紛紛跟我說「勇志在哭!」

我私底下從告訴我他在哭的同學們詢問起。輾轉得知,他有一部分是覺得我不公平,又不是每個人都好好練習,為什麼別人可以聊天,他不能選擇寫習作?還有,負責表演的榮橋,因為聽到老師叫大家認真練習,他這時才發現勇志在寫習作,所以用腳踢了勇志的椅子,勇志覺得這樣的舉動,讓他很受傷。於是心生委屈,一個國中生就趴在桌上哭了起來。

為了不影響整個班級秩序的維護與練習進度,我當下決定不再刺激勇志,讓他一個人冷靜,發洩情緒,待下課再來處理。那一節課剩下的十五分鐘,他都一個人在位置上趴著,鬧彆扭。

才一下課,我都還來不及叫勇志,他馬上就拿著手機跑到外頭,看到他哭著講電話,雖然我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但我直覺他是打給家人。勇志看到我看到他了,他的眼裡出現對我的怨懟,瞪了一眼後繼續低頭講電話。我心裡想:「看樣子不能等到午休才處理(當時已是午飯時間),等勇志掛電話我就找他來吧!」才去完廁所回來,手機顯示好幾個訊息,是勇志的媽媽。

簡而言之,是她希望我動用我導師的權威,幫她與他的寶貝「警告」榮橋,並告訴我勇志自己不敢來跟我說,因為他覺得我護著榮橋。訊息最後,勇志媽媽氣憤填膺,指責我不夠「照顧」他的孩子。
 

別把家庭教育遺留的「後遺症」拋進教室裡

教師的職業傷害,莫過於要處理來自不同家庭教養出的孩子的不當行為,承受許多執行「教育」之責後的負面情緒,包括來自小孩和家長。當然,教育並照顧在校的學生,教師責無旁貸,然而,一個班級三十多個孩子,每個人都把家庭教育遺留的「後遺症」拋進教室裡,光處理這些問題,教師的氣力用盡,本末倒置,又何以要求教學的品質。況且,若是教師的心理素質不夠強韌,情緒容忍度已達極限,受害的仍舊是一群學生,還有教師個人的家庭。

真正的教學要達到事半功倍,親師之間最需要的是「信任」,倘若家長對教師總是頤指氣使,帶著質問的態度,孩子要怎麼學會尊重?特別是一天相處下來的時間比與父母相處還久的導師,該如何展現威信,持續引領孩子探索知識的風景?

「模仿」是不需言語的學習。孩子大腦中的鏡像神經元會「複製」父母的行為,當父母能夠用「身教」,實踐對教師的信任與待人最基本的尊重,孩子就會懂得同理心的人際互動關係;同樣,當父母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思考,永遠都是歸咎於他人,要期望孩子虛心受教,就是蚍蜉撼樹,不可能的事,因為問題的根源並沒有被解決。

在我找勇志來談以前,他還是一副「都是榮橋的錯」,「不公平!老師妳為什麼要幫他!」在談話過程一開始,他對我仍有不滿,正眼都不看我,直到我強調自己真的很想要聽聽他的說詞,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他的感覺如何,我展現我的關懷讓他卸下對我既定和遐想的敵意後,他才一邊哭、一邊「控訴」榮橋,還把其他「他覺得」也沒有好好練習的同學「抖」出來。

 

父母不可能一輩子當一架直升機跟著孩子

未來的路,是孩子要自己闖蕩的,父母不可能一輩子當一架直升機跟著。青春期是除了嬰幼兒時期之後,再次快速轉變的階段,大腦中神經「突觸」的連結狀況,在進入青春期後更會開始「修剪」,大腦的結構與發展,除了遺傳基因外,另一個關鍵即是「生活經驗」。

以初升國中的勇志為例,假如父母無法放手與改變,勇志大腦「重構」的機會就錯失了,他可能一輩子都是那種「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還有遇到挫折只會哭著找媽媽的「媽寶」,他學不會掌控自己的人生,心智整合和人際互動都會出現障礙,因為,他的思維模式已經「僵化」了,他的大腦已經沒有自省迴路,遇到挫敗與委屈也缺乏彈性的思考。

這樣的孩子,人緣當然也不會太好,久而久之就變成惡性循環。我和榮橋談過後,他告訴我:「每次要練習,勇志都說他很懶,不想動。但是我們都有練習的壓力,我是叫了他很多次他都不理我,我才踢了他的椅子一下。」我不意外,勇志今天會變成一個無法吃苦,逃避辛苦的孩子;雖然榮橋「動腳」的行為有失得宜,他後來也對他的行為道歉,但是經過這次事件後,班上的同學在分組時仍然還是搶著和榮橋同組,而不是「同情」勇志。團體之中事情要順利進行,有主見與擔當,或是避責與自私,其他孩子們也看在眼裡。

父母可以試著想想,真的要「遠端」操控孩子的同儕、人際關係,把路上的石頭剷除,養出一個靠爸靠媽的寶貝;或者鼓勵孩子,建立足夠的自信,適度讓孩子碰撞後學習調整自己,保持大腦中相關突觸連結的靈活度,終生受用。

 

學校是縮小版的社會 父母別總是替孩子出頭

要改變大腦既定的思維模式不容易,常常是當下我們還沒意識到,事情就已經被這樣處理了。就像勇志,這十二、三年來,他從來都沒有機會,正視自己的脆弱,在我與他的談話過程中,他又再次委屈掉淚,我心裡暗自揣想,勇志的母親如此強勢,事情發生後總是忍不住替孩子強出頭,也難怪孩子內心如此徬徨不知所措,除了打電話給媽媽哭訴,他不會知道他可以有第二個選擇,更不懂得自我反省。

孩子進縮小版的社會(學校)後,每天要面對的不只是課業,發生更多衝突的,其實是人際問題,還有遇到狀況後的應變能力;班級之中有導師,只要是親師合作的狀態,成人就有許多時機點能夠介入,引導孩子用健康的心態,發展出足以承受社會化過程中可能發生的衝擊的人格特質。上述說明,經驗會影響著大腦的思考模式,期望孩子改變,首先,就是要讓經驗變成習慣。

勇志以往的經驗,是一不如意就打給媽媽。我和勇志媽媽溝通,下次再發生,別告訴他「媽媽會幫你跟老師說」,只要讓他知道「媽媽了解了,但是媽媽現在無法去學校,你先請老師幫忙!記得要說,別讓我擔心。」勇志最在乎的是媽媽,要告訴孩子,老師是「為媽媽而做」,他也會比較願意。然後,勇志媽媽可以私底下先和我說,以免勇志還是不願意找我談時,我能夠主動關心,建立師生良性的互動。當然,要成人改變更難,但至少,孩子的媽媽認同「遠水救不了近火。」

經驗要變成習慣,所以我們要累積正向的經驗,讓勇志練習「求助於真正有實質意義的援助」,當他知道他這麼做時問題能夠更有效地被解決,能夠信任除了媽媽以外的成人,他才能養成判斷情勢,主動對外求援,而非打給媽媽哭的習慣。這是透過成人的協助,進而有了新的成長經驗,良好的經驗為孩子打開一扇新的選擇之門,當經驗累積成習慣,大腦構造的運作便得到重組的機會。

所以,別錯失了孩子的第二個猛爆成長的階段,繼續樣樣幫孩子搞定了。

 

※延伸閱讀

校門口公告:試圖降落的直升機父母,請在此處轉身離開,你的孩子會學會自己解決問題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13536


「直升機父母」再進化,「無尾熊父母」陪著當兵的孩子站哨,讓軍中長官超傻眼https://gfamily.cwgv.com.tw/content/index/13149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