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真的只是膽小怕生嗎?看見孩子內心過去那些不曾被好好安撫的情感

過去面對父母爭吵的那些時刻,她也像現在這樣害怕嗎?我怎麼努力,也想不起女兒當時的表情,或許是因為當年我們都困在自己的情緒裡,根本忽略了該去關注孩子的反應。

愛讀媽看到這篇文章,忍不住思考了一下,當自己與先生發生爭吵時,當自己陷入情緒裡的時候,孩子當下的感受是什麼?也許當大人自己困在情緒裡時,無法及時注意到孩子所受的影響,但日常生活中孩子所表現出來的行為舉止,其實透露了許多訊息,我們需要多些細心觀察,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愛心,好好安撫孩子因我們所受的傷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哈鏡效應】專屬於自我的情感邏輯

聽聞台中高美濕地是野放小孩的好去處,那天,我特地起了個大早,為當時年僅三歲的女兒換上一身輕便,由先生驅車南下,想要趕在夕陽西下前踏上柔軟的沙灘。

高美濕地的奇幻一點也沒讓我失望,陽光折射下來打在海浪上,海水褪去後的泥沙露出一坑一谷的小洞,仔細一看,一隻隻招潮蟹如千萬大軍,背著身上的殼往我方奮力邁進,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我興奮地拉著女兒往沙灘奔去,脫光腳丫渴望著與那片生態連結,親愛的招潮蟹啊,這是城市裡頭見不到的風景。

身旁的三歲小娃卻大聲啼哭了起來,精神抖擻的招潮蟹大軍在她眼裡卻如醜惡的鬼怪,她越看那群妖魔向我們逼近,越像個嚇掉魂魄的嬰兒,爬上媽媽這座山峰,擠進我的懷抱,為自己在高處尋找一個安全角落。

女兒這種不同於尋常小孩的反應引我陷入沉思,我知道女兒一向怕生,最早,是從害怕男老師開始,也害怕所有陌生大人,接著我又發現她連陌生小孩也怕。有次我們帶著她和朋友的家庭一塊兒出遊,玩了大半天的一群孩子,行程結束前早就熟稔地湊在一起拍照,只有女兒一人怯生生地躲在我身後。

我從沒想過女兒竟會如此纖細、敏感又脆弱,我時常看她將枕頭一個個左右交疊,圍成一座圓形的孤單城堡,而她瑟縮著身體坐在城堡裡,編織著別人無法理解的心境。

 

過去那些不曾被好好安撫的情感

女兒在高美濕地上的哭鬧,把我推入一種不知所措的情緒,我理智上的批判力因此陷入疲乏。巧妙地,理智功能低落時,情感上「自我觀察」的條件卻因此形成了。

我首先抱著女兒逃離招潮蟹來襲的陰影,心裡浮現出一股不捨,一句話從深處躍進了我的意識:「是什麼,讓她怕成這樣?」我當然知道女兒初見招潮蟹,難免感到陌生,但她卻沒有如同其他沙灘上的孩子般,對生物感到好奇。於是我問自己:「是什麼,讓她怕成這樣?」

這句話讓我停住腳步,更多意念不斷地闖進腦海。我思想起平常在我面前,冷靜地關在自己孤單城堡裡的女兒,或許心裡其實住著一個如此愴惶不安的小孩。那麼,是什麼讓她變得如此不安?

我心頭的意念繼續奔馳,畫面停留在婚姻一路走來,我與先生曾經歷的反覆爭執。我想起那個夾在兩位狂怒大人中間,不知所措的小女孩,她逐漸長大了,此刻正被我夾緊在臂彎裡,但過去面對父母爭吵的那些時刻,她也像現在這樣害怕嗎?我怎麼努力,也想不起女兒當時的表情,或許是因為當年我們都困在自己的情緒裡,根本忽略了該去關注孩子的反應。

想到這裡,我突然理解了女兒猛烈來襲的哭鬧,其實只是過去那些不曾被好好安撫的情感,在某些陌生不安的情境下,被不當地(毫無邏輯地)引發罷了!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面哈哈鏡,因過往的喜怒哀樂而不規則地反射與聚焦,形成專屬於自我的情感邏輯:內在是快樂的,世界就呈現歡樂;內心是不安的,世界就反射出不安的模樣。

我不禁加重了擁抱女兒的力道,不想浪費時間深鎖眉頭,質問女兒到底為什麼哭,也不想耗費力氣自我鞭笞,為那些自動浮出的畫面來責備自己。我可以選擇用母親角色的批判性,來壓抑小孩不准出現這種不合邏輯的情緒反應,也可以選擇用母性的涵容面,來回應這一切。

我時常在想,如果當時我的選擇是如過往般,大聲地告訴女兒:「不准哭!」事情又會如何呢?

 

「打斷它」或「聽下去」,你的選擇會是?

「面對這種狀況,即便父母說『不准哭』,也可以理解吧?」

親職講座上,我和一群父母談起這件往事。一位擁有烏黑長髮、戴著黑框眼鏡的女性朋友發表了她的意見,空間裡的人群開始吵雜起來,許多父母表態自己也是「不准哭」這個招數的使用者,理由不外乎是:「說『不准哭』,往往比『安慰』還要有用。」

「是啊!因為我們小時候也是用『不准哭』這句話給教大的。」

氣氛凝結在這一刻,突然有人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一時之間,唉聲嘆氣此起彼落。是啊,面對眼前出現一位情感橫流的人,母性的掙扎人皆有之,所能選擇的不過是「打斷它」或「聽下去」而已,而卡在中間衡量的那把尺度來源有二:一是我和此人的關係,二是我和自己的關係、和過去的關係。

生命最困難的議題,莫過於如何超越既有的關係、既有的假設、既有的經驗,重新創造新的感受、新的可能和新的相信

自從在高美濕地上發現女兒內在的不安後,我就努力學習超越自己既有的經驗與習慣。

首先,是戒掉責罵(打)孩子的壞毛病,然後多費點心思去修復與伴侶之間的關係、與父母的關係。於是家裡的氣氛,在家人的共識下,以蝸牛慢爬的速度往正向發展,果然,女兒焦慮不安的症狀也逐漸獲得改善——她原本是個指甲都要摳得光禿禿的神經質小孩,直到九歲那年,我終於首度看見她五根手指頭的上緣,開始長出一截白白的指甲。

當然,她也終於能在佈滿招潮蟹的海灘上,赤腳奔跑。

 

※延伸閱讀:

為了陪伴孩子成長,我們要不斷調整自己的教養立場>>https://goo.gl/mAhTje

父母滿滿的批評與貶低,只會讓孩子對自己產生負面的感受>>https://goo.gl/8L8k8Q

 

摘自  許皓宜《情緒寄生:與自我和解的34則情感教育【隨書加贈舒心卡4張組】》/遠流

 

Photo:StockSnap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