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使的孩子被當成惡魔......

我完全可以理解每一位乘客的怨氣,因為我也是其中一位如意算盤被打破的受害者。但我試著努力思考著,在我們翻白眼或連聲咒罵前,有沒有機會一起想想看,這個事件的發生,有機會透過哪一環的「設計」來做改變呢?如果說使用者是每一位乘客的話,那麼,現在的狀況,有滿足到每種不同使用者的需求嗎?

公共場所遇見失控小孩,在抱怨與翻白眼之前我們還可能做什麼?這是一個發生在捷運上的小故事。

 

某個傍晚下班的捷運上,幸運地遇到一個空座位,打算好好一路睡回家。忘記在哪一站,一對母子上車。聽媽媽的口音,是位年輕的外籍配偶;活潑好動的兒子,今年四歲瘦小清秀,眼神中充滿好奇。這時候的我還沒發現,自己本來盤算好的休息計劃,即將就此被打亂......

 

一看他們上車,原本坐在深藍色博愛座的男士立即起身,讓位給這位年幼的弟弟。(真是很優秀的「捷客文化」!)弟弟馬上衝到座位上吵著「我要躺下!」「我要睡覺!」一旁也坐在深藍色博愛座的女生,連忙貼心卻也無奈地起身對媽媽說:「妳跟他一起坐吧!」媽媽難為情地婉拒,同時念了一下兒子「不可以這樣!」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順利獲得兩個座位的孩子,再度邀請媽媽跟他一起坐,媽媽仍堅定地拒絕。「那我坐在中間!」「我要睡覺!」「脫鞋~~」「起床了!」「十點了!要睡覺囉!」......於是這兩格博愛座的空間,成為這孩子的小天地,也配合著他天馬行空的想像劇情,真的做出許多令人費解的動作。一人占了兩個博愛座位,躺下、站在座位上甚至走來動去、脫鞋、拍打隔板。看得出來,媽媽也沒有辦法把他從自己的小世界裡邀請出來到我們一般人的世界。

 

一開始看著這孩子,我也覺得無奈,有點氣這媽媽怎麼不多做管教?有點氣我的美夢計畫就此破滅!看著來往這節車廂的乘客,對著他和媽媽嘆氣,有些阿姨們試著想管束他、想叫他讓出一個座位或願意跟他一起坐,但都被孩子無禮地推開甚或踢開。

 

隨著尖峰時間捷運內越來越擁擠,可以感受到幾乎整個車廂裡的乘客都被這位弟弟的聲音或行為所干擾,紛紛面露不悅或不耐煩的表情。就像我一樣,忙碌一天的下班途中,原本期待的是好好休息的旅程,現在卻找不到這樣的舒適空間。更看到有乘客不悅地拿起iPhone對著弟弟拍攝,口中念念有詞的說:「真是沒家教、沒禮貌!」「煩不煩啊...」也許他下一秒,就是準備po上自己的臉書社群大聲抱怨或洩憤?

 

看見背後的「為什麼」

 

故事說到這裡,其實很明顯的這孩子不是一般的小孩,很難用多數人的社會標準做評判。但普遍的狀況下,我們還是期待他能夠輕聲細語、能夠安坐在座位上,如果做不到,那麼就是這孩子的錯,或是這位媽媽管教的問題。後來捷運上乘客漸漸變少時,我看了這位媽媽一眼。她馬上苦笑地對我說:「沒有辦法啊~」「醫生也很頭痛~」「他有在上早療課程了啦~」這時我無比的心酸感受湧上心頭,但又只能裝著沒事地繼續聽媽媽聊。她繼續說到自己以前被家暴,孩子小的時候也被家暴,情緒一直很緊繃。後來爸爸車禍重度身障,孩子也不能接受,才漸漸出現這樣失控的情緒和行為。

 

當我們在談創意思考的時候,就如同在進行Design For Change的四步驟:感受、想像、實踐、分享。最開始感受問題時,會試著詢問自己「為什麼」,得到第一個答案後,再繼續追問「為什麼」。「為什麼這位弟弟想要躺在博愛座?」「為什麼他想要引人注意?」「為什麼他可能有過動症?」「為什麼他成長過程會有所壓力?」......這個稱作「五次為什麼」的方法,能夠幫助我們試著探詢事件背後的真實原因。其實,當我們要驟下定論,指責別人之前,也許能先試著探求問題背後的「為什麼」。我很幸運這趟捷運旅途的後期,能聽見這位媽媽的分享,而身旁的乘客們因為也聽見這位媽媽吐露的心聲,臉上的怒氣似乎都漸漸轉為同理的表情。

 

想抱怨的時候 也先想想解決辦法

 

我完全可以理解每一位乘客的怨氣,因為我也是其中一位如意算盤被打破的受害者。但我試著努力思考著,在我們翻白眼或連聲咒罵前,有沒有機會一起想想看,這個事件的發生,有機會透過哪一環的「設計」來做改變呢?如果說使用者是每一位乘客的話,那麼,現在的狀況,有滿足到每種不同使用者的需求嗎?

 

若我們想像的「最佳情境」是:捷運上怕吵的人不會被打擾,但每個人又可以盡可能地保有他原來的樣子而不容易干擾到別人。

 

(1)在空間設計上,能否有機會將捷運車廂做區隔,創造「歡樂車廂」與「平靜車廂」?顧名思義,在歡樂車廂中可以比較自在地對談,或坐、或站自行決定;而氣質車廂則提供需要小憩片刻的乘客們,有個寧靜的乘車時光。否則,目前多數的公共場所或大眾運輸,基本上都是要求乘客輕聲細語、不影響他人,在這看似理所當然的規定中,我相信除了像上文中的這位母子之外,一般帶著3歲以下孩子乘坐的家長,應該都經常帶著滿滿的愧疚,或總是提心吊膽地乘車吧?雖然說孩子總是必須學習遵守規矩與尊重他人,但這樣的環境中,孩子們經常都是透過被罵、被打而學會安靜。也許在空間上的新設計,能夠讓孩子知道這是一種「選擇」:「我們今天進入氣質車廂,就是因為我們已經準備好尊重別人,保持安靜、有氣質囉!」

 

 

(2) 在產品設計上,能否提供包廂式的隔音座位(或座位區)?也許數量有限,配合事先登記或申請的服務。讓這樣的母子,或帶著小娃兒的父母能夠自在放心地乘車,而不用提心吊膽地害怕來自周遭的眼光或辱罵。

 

(3) 這一趟捷運中,也讓我更堅定地確信投入教育的重要,以及看見臺灣教育仍待改進的地方。在人與人的關係、服務方面,社會化之後的我們還是容易使用一般的標準加諸在所有人身上,不符合標準與期待的人好像就只有被指責、被放棄的結果?先不論其他乘客知不知道這對捷運母子的背景,但對一些人來說接受和同理別人的「不一樣」似乎就是很不容易辦到?如果這孩子因為這樣的特別狀況,從小到大注定要接受到這麼多的咒罵和怨恨,說實話,真的難保他能多麼友善地長大啊!

 

結語

生活通常就是因為給了我們一些特別的刺激,所以才顯得精彩。如果下回再遇到想翻白眼、想抱怨的事情,或許可以先試著想想:

(1) 你「感受」到了什麼(事件/情緒)?「為什麼」這樣的狀況會發生?

(2) 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試著想想有沒有可能透過什麼產品、空間、人的服務或綜合的系統設計,來改善這個問題?

(3) 運用身邊的資源想辦法去「實踐」,或向有關單位提出意見。

(4) 把這些發現與行動「分享」給更多人!讓重要的議題更被關注,讓必須的改變得以發生。

 

期待有一天,我們遇見任何困擾的事情,都能從自己開始思考解方,每個人都把自己當作是解決問題的可能。於是,我們就能生活在一個充滿「同理」的環境之中。

 

延伸閱讀:范雲

讓我們成為解方的一部分:臺大社會系2015年小畢典致詞

你是過動兒嗎?看你住在哪個國家而定

 

 

作者簡介: 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 石玉華

臺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秘書長。台大社會系畢業,熱衷於教育,喜歡與小孩和青少年互動。

相信學習是可以很快樂的,雖然以前在學校裡都不這麼覺得... 所以努力發掘和嘗試一些新式的教學與學習的可能,期待看到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趟「發現天賦之旅」。

 

文中插入照片:感謝小小插畫家迷路及媽媽米米照片提供,此為示意情境照,並非文中故事角色。

圖說:

迷路展現了多動症孩童精彩迷人的一面,米米也認為:「這世上既然存在這麼多孩子,他們勢必擁有各自不同的美好特質,只要社會能多給予鼓勵,這些孩子往往會開出比一般人更美麗的花朵。」

想更了解小小插畫家迷路,歡迎上 Mr.elk (一下迷路一下爆走) 粉絲專頁。

 

Photo:Andres Miguez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