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懂得玩,比你以為的更重要

work hard和work smart有什麼不一樣?前者是一隻不會玩樂埋首工作的工蜂,後者則是能專注覓食,然後悠閒玩樂的草原王者獅子。

貪玩是個好習慣:Wo r k s m a r t & P l a y h a r d !

 

背著壓力玩樂, 一生將是焦慮不斷輪迴; 若換個順序, 先做再玩,生命會輕如千里快哉風。

 

幾年前,一位模聯的女學生和我分享一個令她匪夷所思的人。她在MSN上遇到一位名校的代表,想要討論結盟之事,結果得到回覆:「明天晚上八點四十五分到九點用Skype談,但討論時請先想好重點。」

 

模聯見面時,她問他為何如此「異類」。

 

「第一,因為說話的速度是打字的五到十倍,打字聊事情實在是浪費生命。」男同學的第一點就令人震懾。「第二,一般學生開會根本不先設定議程與時間,最後變成閒聊。第三,開會如果超過十五分鐘,讓我書讀不完,就會影響打球玩樂的時間。」

 

今年已上政大的女同學回來找我時,再次提到那位男代表,她有感而發地說:「他徹底改變我對時間的概念,原來『貪玩』可以成為有效運用時間的動力。」

 

我完全認同女同學的話,因為「貪玩」是我現在最珍惜的習慣。我從小玩心重,暑假作業永遠撐到最後一天寫,高中要重考,大學還搞到延畢,如果以尼采的標準分類「用意志力分級人類」,我大概是爛到爆的那一級。幸好爛到一個極限,我開始覺得羞恥。大四時為了考預官,大年初二就向家人告別,揹著一顆白菜、幾個罐頭,就一個人上山去了。

 

在山中第一天先寫好進度表,國文、英文、國父思想,加上智力測驗,每一科要念三遍,然後自己暗笑:「呵,又是一次大而無當的失敗計畫。」但第二天照表操課,牆壁上的進度一格一格被劃掉後,慢慢有了自信,竟然下午四點多就念完一天的進度,然後拿著籃球衝到球場,鬥牛到汗水淋漓後,迎著晚風,看落日將淡海染紅,當下暗暗立誓:「想要無憂無慮地玩,以後一定不要閃避責任!」

 

一個月後,我如願考上預官,受到激勵,開始喜歡「先去挑戰最難、最恐懼的事,再去享受人生悠閒的晚風」。其實,紅塵一遭,人人任務在身,該擔的責任,早擔晚擔都一樣重,但背著壓力玩樂,一生將是焦慮不斷輪迴;若換個順序,先做再玩,生命會輕如千里快哉風。

 

現在我仍然貪玩,年度時間分配是先把十五次旅遊空出來,然後排入陪伴家人健走、球敘、死黨茶敘和週末電影。都在玩?沒錯,在人生無止盡的比賽(game)中,每一個人都應該是聰明的玩家(player)為了play hard,我們一定要學會work smart。

 

work hard和work smart有什麼不一樣?前者是動手不動腦,沒有方向地抱頭猛衝,缺乏效率與方法;後者是工作前先評估時間的局限,然後逼自己用專注與創意把事情做完又做好。如果不是因為貪玩,我不可能學會專注、找到方法,讓自己從指導一個社團,增加到五個。連負責的處室業務量都增加一組,現在還能加上專欄書寫和演講邀約。

 

教學二十多年,我常提醒學生一起work smart,才能在一起play hard。貪玩的個性只要用對方向,絕對是個好習慣,會讓我們在工作時學會專注,在遇到困難時找到方法,最後在疲憊時找到力氣。

 

一隻不會玩樂的工蜂只是時間的奴隸;但能專注覓食,然後悠閒玩樂的獅子則是草原的王者,也會是時間的主宰!

 

─ ─

 

作者:蔡淇華

 

面對年輕的一代,身處校園,站在教育第一線的蔡淇華老師,有著特殊的青春歲月。

就讀台中一中時,為了對抗霸凌,他曾帶水果刀上學;大學時又被當掉,讀了五年才畢業。

 

現今蛻變成優秀人師,生命中的挫折反而成為教學的動力,除了在課堂上侃侃而談、循循善誘,還帶領學生走出校園,實際參與各類關心社會的行動,以親身實踐的方式引導學生關注教育、社會及國家大事等議題。

 

蔡淇華老師擅長用講故事的語法和年輕人談人生,告訴他們如何面對未來,又該怎樣把握時間提升自身的能力,以及深入理解日後將一肩扛起的社會國家發展狀態。

 

《有種,請坐第一排》這本書裡,字字句句流露出深情與懇切,蔡老師期望能帶領茫然的孩子們安然度過青春,具備萬全的能力面對未來的考驗。他更希望能邀請更多年輕人一起坐到第一排,勇敢地與磨練、機會面對面。

 

摘自 蔡淇華《有種,請坐第一排》/時報出版

Photo:Vancouver Film School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信惠、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