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起體驗盲人生活

「導盲犬遊戲」讓母女兩日後看到盲人走在路上,都更能同理他們的辛苦和不便,主動上前協助。大家不妨試試看,或者和孩子一起玩玩看,睜開眼睛的世界,和閉起眼睛的世界,真的大大不相同!

姐姐進入國中緊湊的學習生活後,妹妹突然開始了爸媽沒預料到的「老二也能享受獨生女特權」的成長階段。於是,原本是姐妹一塊上下學的時間,變成了爸媽個別陪伴接送的約會時間,也讓媽媽想起了姐姐小時候一塊上班上學的通勤路上,和姐姐「什麼都可以玩」的美麗回憶和心情。在每天的上學路上,平凡媽和凡凡妹妹,都會想出一個以上的遊戲玩在一起。

 

有一天,沒睡飽的媽媽突然起意:「我們來玩導盲犬遊戲好不好?」


「那是什麼遊戲?」妹妹有興趣的追問。


「就是我把眼睛閉起來,然後你牽著我走路,一路走到學校,中間要提醒我怎麼走,才不會撞到人、撞到機車、撞到牆壁,還有上下樓梯不會摔跤?!」


「好啊!」妹妹想都沒有想,就很開心的接受了挑戰。

 

我們家上學的路,睜開眼睛算是一條好走的路,沒有太多的轉彎和繞路,大部份是直線走到底,只是其中要過一個小馬路和大馬路,不過上學途中,大馬路有導護爸媽幫忙引導孩子。但平凡媽把眼睛一閉起來,就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第一天,媽媽忍不住一直睜開眼睛偷瞄,因為走沒幾步,就會遇到「上上下下」的小階梯,妹妹因為不知道怎麼報路而摔了下去或拐了一下;又或者是,走了很長一段「直路」,因為眼睛閉了起來失去了距離感和空間方向感,前面拐了幾次後心裡產生了恐懼和不信任,眼睛一偷偷睜開,才發現前面還有好長一段「平坦」的直路。

 

邊走,我們邊溝通著,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媽媽怎麼走,妹妹怎麼說,一切會更順利。當然,妹妹不知道媽媽有偷偷睜開眼睛過,媽媽的摔跤,不只加強了妹妹的信任感,更加重了妹妹要「想辦法保護媽媽不摔跤」的責任感。

 

第二天,媽媽因為第一天的經驗和記憶,偷看的次數變少了,但是也因為妹妹顧及媽媽不要撞到左邊的機車,而太往右邊偏,於是媽媽的右手臂扎扎實實的往未開門店家的牆柱上撞了上去,還好,因為速度非常慢,會痛,但沒受傷。

 

第三天,記憶更鮮明,路途也更熟悉了,重要的是,兩天訓練下來,妹妹的引導更清楚了。原本的「有階梯」,變成了在階梯的一小步前妹妹就大聲喊「停」,然後妹妹慢慢的說:「再往前一點點」,媽媽的腳慢慢跟著妹妹的引導摸索前進,和妹妹一起抓出我們共同認知的距離感和默契。同時簡單的「上和下」,也變成了「大概50公分高,上多一點!」、「只有10公分高,直接跨過去」⋯⋯這種更具象,加了度量數字的清楚引導。

 

至於媽媽曾經撞壁的那一段騎樓路程,在我們遊戲的模式設定中,變成了「親蜜闖關」的挑戰路徑,原本左右並排的母女,變成了前後一直線,媽媽就像方向盤,妹妹變成了司機,直接用手環抱著媽媽,往左或往右,慢慢前進,前進的過程中,我們還要協調一致的腳步和速度,才不會互相踩到或撞到。

 

媽媽知道,這個遊戲對妹妹來說非常好玩,她樂此不疲,而且在每天都有一點點進步的成就感下,她愈來愈有自信。而媽媽的鼓勵回饋超容易執行,光是媽媽的「行動愈來愈俐落」,就是不用開口說妹妹也能直接感受到的具體鼓勵,當然,每一次引導的更清楚,媽媽也都會當下立即回饋,用類似「哇,50公分好清楚,這樣我就知道腳要抬多高了⋯⋯」的語句,具體而清楚的讓妹妹知道,她那裡做得很棒,同時媽媽為什麼開心!

 

但妹妹不知道的是,媽媽心底有另外一個「績效衡量指標」,那就是每天在心裡默數著「眼睛偷瞄」的次數,暗暗決定,到眼睛完全不用睜開的那一天,這個遊戲就可以暫告段落更換新遊戲,或者閉眼的主角換成妹妹。

 

結果整整玩了七天,到第七天其實媽媽一度忍不住想偷瞄,最後克制住了,我們兩個人完成了一段克服環境障礙和自己心魔的小小挑戰。

 

一如預期,妹妹很愛這個遊戲,所以我們沒有立即停止,而是決定換人玩玩看。讓我自慚的是,媽媽花了七天才克服的恐懼心魔,妹妹卻在第一天就可以完全信任媽媽,全程緊閉雙眼。當然,除了信任,也因為引導了媽媽七天的妹妹,對環境已經十分熟悉,雖然張著眼,但因為要照顧閉起眼睛的媽媽,所以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的細節,加上七天母女倆已經磨出一定的默契和「引導」的話術,妹妹很快的就結束了這個遊戲,開始了母女之間新的遊戲。

 

很享受這樣的過程,也相信在這樣的遊戲中,日後看到盲人走在路上,母女倆都更能同理,他們的辛苦和不便,主動上前協助。大家不妨試試看,或者和孩子一起玩玩看,睜開眼睛的世界,和閉起眼睛的世界,真的大大不相同!

 

Photo:Thomas Mues,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