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本告訴你怎麼教小孩】性平教育讓身為父母的你難以啟齒嗎?

《蚯蚓愛蚯蚓》跳脫了人類世界,以雌雄同體的「蚯蚓」為闡釋婚姻平權的主角,如果同志教育真的讓身為父母的你難以啟齒,別放棄啊!繪本可以教你怎麼教小孩!

推薦文/諶淑婷

趁著春季天氣好,和好友帶著一群孩子到市民農園閒逛,正巧遇上了幾位婆婆拿著鋤頭翻土,準備種下幾盤小菜苗,老人家很親切,招手喚孩子靠近點看,大家嘰嘰喳喳湊向前,4歲兒子突然激動大喊:「有~蚯蚓!」婆婆得意得很,笑著說:「土夠好,夠肥,有很多蚯蚓呢。」

孩子們立刻把種菜這件事拋諸腦後,開始討論起蚯蚓在幹嘛?這隻蚯蚓和那隻蚯蚓是家人還是朋友?最後一個孩子拍板定案:「這兩隻蚯蚓要結婚了!」婆婆聽了笑呵呵,覺得孩子們好天真哪,「黑白講!蚯蚓也會結婚喔!」欸欸欸,婆婆你有所不知,《蚯蚓愛蚯蚓》裡真的有兩隻蚯蚓要結婚耶!

故事裡,先是有一堆昆蟲忙著出主意,要有人幫忙證婚,要弄個戒指戴在手指上才行,要有白紗、黑禮服、高帽子、很多很多的花,還有裹滿糖霜的蛋糕,反正如眾人的結婚經驗就是把自己變成馬戲團演出就對了。最重要的是,哪一個是新娘、哪一個是新郎?兩隻蚯蚓毫無猶豫的一起回答:「我可以當新娘,也可以當新郎。」

《蚯蚓愛蚯蚓》於今年三月出中文版,恰好趕上去年五月大法官釋憲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但如同蚯蚓遇到了各種質疑與意見,反同婚者的強烈反彈也未曾停歇,其中一種質疑的聲音,就是:「我要怎麼教小孩?」雖然我很想回答:你問我我問誰,你腦袋不好怪同志喔?但諸位繪本作家在我腦袋裡紛紛跳出來大喊:別放棄啊!繪本可以教你怎麼教小孩!

《蚯蚓愛蚯蚓》跳脫了人類世界,以雌雄同體的「蚯蚓」為闡釋婚姻平權的主角,如果有人想質疑:人又不是蚯蚓、蚯蚓也不會舉辦婚禮。那不妨想想:家裡的小木偶也不會說話、地球上(應該)也沒有「野獸國」、沒有一隻小兔子會穿著藍色夾克到處蹦蹦跳跳,火車站也不會有一隻派丁頓熊需要你帶他回家……

兒童文學創作的功能之一,就是為兒童建構起一個理想社會,依隨兒童的年齡發展與心智需求而創作,讓他們得以發展健全人格與社會關懷。這些繪本、兒童小說不僅在小心呵護童年生命獨特的文化價值,也為成人保留了一個「可以回歸的精神家園」。

《蚯蚓愛蚯蚓》不是一本談論蚯蚓或任何環節動物的科普書,而是藉由雌雄同體的特性暗喻,如果「一個新郎和一個新娘結婚」才符合規矩、才有正當性,那麼我們就來改變規矩吧!

為了學生身心健全發展所制定的國民教育,如果避談同志教育,我們希望下一代培養的平等、包容、尊重等中心價值也會缺了一大塊,更不會因為不教,校園裡就沒有同志教育議題。回想你我的高中、國中小教育過程,對於性別與性教育,施行原則只有「絕口不提、跳過、再跳過」,然後這些沒機會接受正確性別教育的人長大了,就相信特定團體捏造的網路謠言,開始擔心性平教育是性交教育,教的是性交姿勢與如何變成同志。請大家反手用力搖晃自己的肩膀,有可能嗎?你們覺得台灣教育體制有可能嗎?沒圖沒真相,快點交出這些課本好嗎?

友人剛從高中畢業的孩子十分困惑,他從來沒學過性交姿勢,也沒上過同志養成教育,老師教的是如何與異性相處,如何尊重、包容、友善面對性少數,「那些人要繼續危言聳聽也沒關係,反正在上學的是我們,頭腦比那些自以為是的家長清楚多了。」孩子爽朗地說。相較之下,另一位國小教師朋友則慚愧地說,別說教材裡沒有「同志教育」,這幾年他詢問剛接手的新班級,是否曾聽過「不可以讓他人碰觸自己身體」等基礎性平教育內容,都還有三成學生搖頭。

如果同志教育真的讓身為父母的你難以啟齒,繪本《Heather Has Two Mommies》(海瑟有兩個媽媽)會是一個好選擇,當Heather看著全班同學問:「我是唯一沒有爸爸的人嗎?」老師鼓勵孩子們畫出自己的家人,有人是單親,有人和媽媽與繼父一起生活,有人和阿嬤阿公一起住,有人是兩個爸爸。老師告訴孩子們,一個家庭有幾個爸爸、媽媽、阿公阿嬤、兄弟姊妹都不重要,每個家庭都很特別,而且真正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彼此相愛。

 

摘自 J. J. 奧斯泉《蚯蚓愛蚯蚓》/聯經出版

 

Photo:聯經提供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