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事件2周年:愛的反面不是恨,是漠不關心

只有當父母打從心底接受了孩子的真貌,孩子才能真正的認識自己。

編按:2016年3月28日,小燈泡的離去帶給台灣大眾一個巨大的傷痕,面對這樣的傷痛,除了惶恐,還有更多的憤怒。而在惶恐和憤怒的堆疊下,許多人需要出口、需要討回公道。

但事實上,台灣每一個家庭真正需要的,並非引起更多的恐慌和對立,而是花時間陪陪自己的寶貝。

正如小燈泡媽媽當時說的:「還好,我昨天、前天、幾乎每一天,我都好好緊緊的抱著你,跟你說,我超愛你的!」

讓我們轉傷痛和仇恨為力量,用愛和擁抱陪伴自己的寶貝。我們相信,只要每個父母,能在每一天花更多時間陪伴自己、甚至其他人的寶貝,在未來,我們的社會靠得不會是立法,而是完整的家庭和教育讓這些傷痛消失。


悲劇發生了,去追究嫌犯原生家庭功能喪失,其實已經象徵大於實質意義。而雖然同感悲傷,但我們自己能怎麼改變這個社會呢?就從改變思考模式做起。

很多父母不瞭解,在心理學觀點上…用功努力的孩子和誤入歧途的孩子,雖然表現看似截然不同,但其實追求的都是同樣的目標。

什麼目標呢?就是孩子總是努力的追求父母的關注,窮極一生,直到追到為止。

孩子打從出生,基於天性,都會傾全力爭取父母的視線,有的人靠成績、有的靠貼心、成績不好的,靠學習才藝得名,體力好不愛唸書的,則是靠運動出頭天。

當然,這過程中父母的回應,決定了自己與孩子的未來......當父母觀念根深蒂固,認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那孩子拼命努力一陣子之後,會發現自己在課業上無法得到好成績,即便很自然地會轉向朝其他才藝或運動來爭取好表現,若仍然得到父母的貶抑跟輕視,甚至拿手足的成績跟他比,孩子會開始感到迷惘,感覺快被遺棄,自卑感會開始放大,慢慢從正面轉向負面,開始對周遭充滿怨恨。

久而久之,當孩子知道再怎麼努力,都得不到父母的肯定或正向關注,那麼此時,他們就會開始嘗試做些錯誤的選擇,當然他們預期這樣做會遭受斥責,但他們不在意,因為他們只希望父母能多給他們一些關注,即使是負面關注也行,而一般父母往往無法冷靜下來思考,用適得其反的方式去處理,冷落、唾棄、責罵、人身攻擊、然後期盼孩子能走回正軌。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負面關注,反而滿足了孩子對於關注的需求,於是孩子會更上癮更熱衷闖禍,畢竟負面關注比正面關注更簡單容易,不是嗎?

身為父母的我們,難道就不能跳過上一代的思考邏輯,去接受下一代的孩子原本的樣貌,而要拼命灌輸扭曲錯誤的框架嗎?

 

只有你打從心底接受了孩子的真貌
孩子才能真正的認識自己

這種行為模式影響致深,甚至到長大成人了、成家了,都還存有這樣的思考邏輯。譬如,之前在奶粉中摻鹽巴的伯母,正是因為長期得不到婆婆跟丈夫的正向關注,所以心生怨恨而鑄下大錯。

因此,要切記「冷漠,才是最傷人的玩意」在婚姻、親子或任何關係中,愛的反面絕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

那麼該怎麼做呢?

自己對孩子、對伴侶多關心或鼓勵,跳過舊有的思考模式,洞悉伴侶或孩子的情緒反應,當他們嘗試做負面關注的事情時,就該警覺並且及時調整拉回,鼓勵全家人在日常生活中,多創造些「正面關注」的事情,譬如擁抱傾聽或是幫忙洗碗打掃哪怕只是些芝麻綠豆的事,正向關注都能為關係注入活水,進而創造出小小如漣漪的微幸福,扭轉整個人生。

 

後記

因為小燈泡的社會事件,中斷提筆而沉澱了一天,或許是因為自己,來自一個情緒嚴重障礙的家庭,所以成家立業後,對於家庭教育層面更異常關心,

深深覺得「愛」其實才是根本,當孩子成長過程,家庭功能基礎穩固,則為非作歹的可能性大大減少

願天底下所有的小燈泡,都能在愛裡,平安長大、閃閃發亮。

Photo:Steve Halama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