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家庭帶來的傷嗎?

受創的關係不面對不處理,我們無法好好活。在「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一書中提到,當創傷發生而無法好好處理時,身體會記住並釋放某些訊息,比我們自己的意識還誠實,端看我們要不要去傾聽。
  • 南琦
  • 2018-03-21
  • 瀏覽數6,832

該如何經營一份長久的親子關係,需先從省視自己的原生家庭關係開始。

看懂原生關係在自己身上產生的種種影響,然後面對,因應,擺脫不良影響,活出自己的新關係。我們得直視這些,無法逃避。

有人會問我,這是不一樣的關係吧,對象不同、角色不同,如何會有關?但你心裡清楚,如果你曾是受傷的孩子,這孩子經歷的感受不可能消失,只是會轉化到其他你以為看不見的地方,也許是身體某個器官,某種系統的病變或不適,或者無法察覺的信念或潛意識。

如何辨識自己有著家庭關係上的傷害?先檢視你有沒有長期以來的種種困擾:

*一直有有慢性的身體症狀,例如睡眠品質不佳,腸胃弱,經常性的頭痛等等,去檢查卻沒有確切的診斷、或檢查不出大問題。

*持續的多夢,惡夢。

*情緒的表達方式和周遭的人很不同,而且是破壞性的。

*自覺人際(或親密)關係混亂、或者無法好好經營人際關係而覺得挫折,而且持續很多年。

也許你有這樣的家庭氛圍:和家人生活緊密卻不開心,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又使不上力?或者感到痛苦卻不知問題出在哪裡;長期以來你的家庭並沒有什麼大問題,至少周遭的人都說你很幸福應該要珍惜,但你卻沒有幸福的感覺;你和家人沒有衝突,但心裡有事時你不會想和家人說……。

受創的關係不面對不處理,我們無法好好活。在「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一書中提到,當創傷發生而無法好好處理時,身體會記住並釋放某些訊息,比我們自己的意識還誠實,端看我們要不要去傾聽。

有一年輕個案長期以來為多夢所苦,本來尚可維持工作,但隨著父親的再娶她開始有諸多的身體不適,也抗拒社交,後來只好辭職在家,而夢的內容也轉為暴力血腥。

我並不特別解夢,因為我認為作夢的人才有解夢的權利,但我想協助她看見這些夢境的意義,還有身體的不適到底透露出什麼,身體想告訴她什麼。

原本她拒絕談論父親,因為她認為父親已經離家多年,談論的意義不大,而且她只想解決多夢的問題,看看是否換另一種助眠藥會有效。並非不同住的家人就沒有影響力,我還是鼓勵她談談家庭關係,我的理由是,既然妳現在連與人互動都覺得有困難,無法再進入職場,那我們不妨來談看看自己的人際關係是怎麼開始的,至少要了解自己如何從家庭中學到怎樣的經驗,受到怎樣的影響。

於是,她開始一點一點的說出小時候對父親的依戀,長大後對於父親外遇與背叛的失望,當父親又生了一個小弟弟之後她更憤恨不平,因為不擅經營婚姻與事業的父親又快搞垮了新的家,她的父親開始跟她借錢,這個父親形象在她心中漸漸瓦解,但屬於子女的依戀仍舊沒有死心,因為父親辦公桌上仍舊擺著她的照片。

童年的她提早看見大人關係的醜惡,身為唯一的女兒又常常成為父母抱怨對方的情緒垃圾桶,成年後的她被迫看見父親的懦弱與虛偽,即使想說服自己只往好處看,但實在沒有足夠好的理由

 

家庭關係要有足夠穩固的安全感,受創的心才有復原的能力

於是她迷惘狂亂,這個家沒有足夠信任的基礎,於是連自己是誰也失去了信念。她最後可以理解身體是藉由這個方式在抗議,夢境則是活生生的再體現,她很努力地接收這些訊息,試著接受過去所受的傷。

有些傷害看似不是家庭影響,例如長大之後所受到的創傷、暴力、或者失戀被劈腿,但類似的創傷有些人復原得快、有些人則復原極慢,如果家庭關係沒有足夠穩固的安全感,哪來的復原免疫力?

當我們以現在的面貌去省視舊傷口,並不是要再讓傷口流血,而是承認自己曾經受過傷,而當時的自己無能為力,這樣才不會過分苛責自己的脆弱,帶著自我接納的勇敢,創造下一份更想要的關係。

 

Photo By:多娜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