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裡適度的空間,可以讓關係更靠近

親密關係就像刺蝟之間的關係,刺蝟們冬天要擠在一起取暖,但身上的刺又會讓彼此不舒服,所以,如何找到一個最合適的距離,讓雙方都滿意,是一門學問。

向自己的婚姻請個長假

一位好友寫信告訴我,說她準備take marriage sabbatical(向婚姻「請」個長假),自己一個人出去旅遊一段時間。

“sabbatical”在英文裡有「長假」之意。許多制度完善的大公司或教育機構,在員工連續工作一定年限(有些是七年,有些是十年)之後,就會讓員工放個三星期到兩、三個月不等的長假,而且是有薪水可以領的。

我倒是第一次聽說marriage sabbatical(婚姻長假),但是一聽就覺得這個主意真棒!

有一本暢銷書,叫《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我非常欣賞。作者小莉有過一次可怕的離婚經驗之後,決定此生不再讓自己落入那個圈套。這本書就在描述她好不容易逃脫婚姻牢籠之後,自己一個人離開美國,去義大利、印度和峇里島旅遊的經歷。

書的最後,她在峇里島找到真愛,可是老天偏偏跟她開了一個大玩笑:她的巴西籍男友在進美國海關時被銬上手銬帶走了。海關官員冷酷地告訴他們,這個男人拿著觀光護照進入美國太多次,而且每次都是停留到最後時刻才走,有移民之嫌。除非他娶個美國公民,否則此生都無法再進入美國了。

小莉陷入痛苦的抉擇之中。她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國家,而她的男友也必須進入美國做一些貿易生意,所以她只能硬著頭皮結婚。小莉的個性跟我很像,什麼事情都要做到最好,婚姻也不例外。她堅持這次不能再離婚了,便去研究婚姻的歷史,研究各種不同文化之下的婚姻狀況、婚姻制度的變遷等等,然後寫成一本書,叫《約定:帶著愛去旅行》,談的基本上就是她研究婚姻的心得。

小莉研究之後發現,愈是因為情投意合而結婚的人,愈容易離婚,盲婚的婚姻成功率反而是最高的。這和靈性研究的結果其實很一致:會吸引你的對象,身上通常都隱藏了你和父母之間未完成的課題,等著你去做,所以愈是致命的吸引力,功課愈多、愈難。聽了就令人害怕吧?

當然,盲婚的社會環境和現代社會也不相同。盲婚的人大部分都很認命,而且婚姻最大的「殺手」──期待──是不存在於這樣的婚約中的。比方說,小莉到了東南亞某個國家,和那邊的婦女坐下來聊天,結果她問的每一個關於親密關係的問題,都讓那些婦女笑得直不起腰來。

例如她問:「妳們的丈夫好不好?」那些女人聽了就一直笑。小莉形容說,你問她們「丈夫好不好」,就好像在問「山上那些石頭好不好」一樣,是沒有意義的。在她們的社會中,女人之間的連結力量非常大,平時是看不到男人的,都是女人在一起生活。所以,丈夫對她們來說真的像山上的石頭一樣,除了傳宗接代之外,可能就沒有其他功用了。

反觀現代的婚姻,我們往往把對方視為靈魂伴侶(好沉重的名詞),一生一世相濡以沫(我這一輩子就託付給你了)。不但如此,在潛意識層面,我們還把對方視為自己所有需求的供給者,小時候在父母那裡得不到滿足的缺憾,都要在親密關係中得到補償。所以,很多人覺得對方應該知道我心裡要的是什麼,應該知道如何對待我;如果對方沒有做到,就會非常非常怨恨,彷彿一輩子、甚至好幾輩子的仇恨都被激發出來了。這就是為什麼現代社會的怨偶這麼多。

小莉還發現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婚姻對一個女人來說,負面影響大於正面,大部分女人或多或少都為婚姻犧牲過。看日本皇太子的婚姻就知道,他娶的老婆是哈佛畢業生,會說多國語言,皇太子苦苦追求多年,她都沒有動心,就是不願進入「皇室婚姻」這個比一般婚姻可怕得多的牢籠裡。但她最終還是被愛情打動,而且皇太子為了她遲遲不婚,所以全國人民都給她壓力。結婚之後,她深居簡出地住在深宮裡,聽說得了憂鬱症,身體很不好。

小莉在書中也舉了自家的例子。她的奶奶是一位非常傑出的女性,在美國社會普遍還歧視女性的那個年代,奶奶就自費念了大學,有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可以接觸到上流社會人士。但認識她爺爺之後,奶奶嫁到了農家,變成農家婦,洗盡鉛華,整天做粗活,還要伺候粗暴的公公和小叔。小莉和奶奶聊天時,問她覺得此生最快樂的日子是什麼時候,奶奶居然不說是自己光鮮亮麗地在上流社會工作那段時期,反而認為是剛嫁到農場、和丈夫胼手胝足地開創一個小家庭的時候。

當小莉告訴奶奶她要結婚時,奶奶著急地抓住她的手,顫抖地問道:「妳不會為他生孩子吧?妳不會為他放棄自己的寫作事業吧?」小莉很納悶,發現奶奶不後悔自己為了婚姻、家庭犧牲美好的前途,但顯然不希望後代子孫依樣畫葫蘆。我覺得這就像生孩子一樣,生孩子的過程非常痛苦,養孩子也很辛苦、煩心,但沒有一個母親會後悔。不過,如果要她重來一遍或再生一個,答案就不是那麼肯定了。

所以現代社會的大齡剩女(或說「敗犬」)愈來愈多,但其實很多都是自己的選擇──我過得好好的,有一份理想的工作,自己賺錢自己花,一個人過得多自在,為什麼要嫁給你,擔負那麼多責任(生孩子、家務,還有可怕的公婆),給自己找麻煩呢?

不過,我們都知道「一個人獨居不好」,而且許多現代女子在婚姻觀念上還是非常傳統(像我就是,當年的我覺得嫁人生子、照顧家庭、孝順公婆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早早就套上了婚姻的枷鎖,擔負起很多責任。

因此,在孩子長大以後,「向婚姻『請』個長假」似乎是個好主意。但我們可以想像,很多男人聽到自己的妻子對他說:「老公,我不煮飯,也不洗臭襪子了。我要出去流浪。」心裡會有多震驚。然而,為了讓婚姻維持得更長久,兩人之間的空間其實是非常重要的。

最近我在讀一本關於親密關係的書,作者的描述非常恰當。她說,親密關係就像刺蝟之間的關係,刺蝟們冬天要擠在一起取暖,但身上的刺又會讓彼此不舒服,所以,如何找到一個最合適的距離,讓雙方都滿意,是一門學問。

愛他/她,就讓他/她自由。「自由」不是男人專有的權利,女人也應該有自己的空間和自由,這是維護婚姻的重要手段。

 

✽給親愛的你✽

如果你和父母之間有尚未完成的課題,也就是說,心中還是懷有芥蒂──而且很可能是潛意識的──就要試著在生活中觀察,並化解你對父母的怨懟。

 

摘自 張德芬《愛上自己的不完美》/皇冠文化

 

Photo:Yassine Abbad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