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導員的角色:被動協助、主動刺激、帶領反思學習

過程中適時的總結,帶領學生進行反思,能夠協助學生看見自己的學習,最後可以用條列的方式將學生的分享簡單歸結,這樣就比較能進一步提煉學生過程中質性的學習成果。

最近在兩個場合分別跟老師討論到「進行DFC教學時,哪些該做?哪些不用做?如何區分指導跟引導的差別?」我們簡單歸結出三個方向:被動協助、主動刺激、反思學習。

 

1. 被動協助:

在與學生一起進行挑戰時,時常會有許多想要提醒或幫助學生的時刻。但如果這時老師出手了,學生很容易便會覺得事情是由老師主導,學生的主體性便會下降,進而影響主動的程度。因此建議老師在不會有安全疑慮的前提下,盡可能不用給學生協助,讓學生自己決定、自己思考。當學生來問老師怎麼解決時,也可以用「那你覺得呢?」,盡可能的激發學生對問題的看法,不直接提供主觀意見。

 

2. 主動刺激:

然而身為老師要什麼都不做的站在旁邊,有時也頗困難,而且也會有許多為了讓課程可以順利進行的重要提醒。因此建議老師可以將時間限制、學生曾經說過的話、相關資訊的探索方式或其他環境限制拿來刺激學生的討論。

如限制討論的時間,讓學生好好把握每個不會再經歷的當下;當學生想改題目或說出與原來脈絡不符的話語,用學生曾經說過的話回頭來與學生確認,他們是要調整還是有什麼更深入的發現;當學生討論卡關時,可以提醒學生轉場(透過轉換討論的場域改變討論的狀態)或提供相關資訊的探索方式,來協助學生的討論可以往下推展;若是有其他相關的環境限制,如空間、金錢或權威人士的首肯,可以適時提醒學生要考慮進去。

增加限制不是為了限縮學生的想像,反而在有限制的情況下,學生或許能因此刺激出更多的想法,當然過度的限制也會讓學生什麼也想不出來,因此可以適度拿捏。

 

3. 反思學習:

有時老師或學生會覺得在進行DFC的過程中有許多的學習,但事後回頭似乎又說不出具體學了些什麼。因此過程中適時的總結,帶領學生進行反思,能夠協助學生看見自己的學習。總結的時機可以在完成討論或處理完一次團隊狀況後,帶領學生先從事件回顧,進而分享過程中的感覺與發現,幫助學生意識到進行DFC的過程主要的學習發生於解決的歷程當中,最後可以用條列的方式將學生的分享簡單歸結,這樣就比較能進一步提煉學生過程中質性的學習成果。

 

作者簡介:楊瑄明 DFC 臺灣團隊課程服務組組員

Photo:Stephen Chin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