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旅行

我們離家大約四、五天,就又垂頭喪氣的回家了。我記得我是在深夜進家門,一進去就雙膝跪下,我父親並沒如我想像的揮棍子揍我。他只淡淡的說:「我沒有你這個兒子。」

有一次聽黃春明先生回憶,他的次子(早逝的小說家黃國峻),小學一年級時,遇到了一個有偏見,愛處罰,小朋友寫錯字就要寫一百遍的老師。他去學校跟老師溝通,卻被嘲諷搶白了一頓。


想給國峻轉學,但那時距暑假還有一個月。於是這老爸某天對國峻說:「今天不要去上學了。爸爸帶你去旅行。」


於是,黃春明騎著機車(那個年代,可能就是光陽一百那種老機車),載兒子從台北一路往南,展開他們父子的公路電影。他們一路漫遊,在民國六十幾年那時空——不像後來有了高速公路、有了自強號火車、甚至有了高鐵,台灣的南北交通移動如此容易。他們在苗栗山區,恰遇到農民的母豬在生小豬...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