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仁祿─奇奇

如果,家犬奇奇是人,是我們自己家裡生病會打人的親人,我們會拋棄嗎?答案是,頂多埋怨,拋棄?當然不會的。再想深一點,如果我像奇奇一樣,是個偶爾脾氣會爆發、會打人的病人,我會不需要人家疼愛嗎?答案是,我需要疼愛;如果被嫌棄,我應該會更失落。

像是天外飛來一樣,她來我們家,就因為簡單的兩句話。


「Uncle,你願不願意養她?」


「好啊,為什麼?」


「為什麼」三個字,算是多餘的。「好啊」兩個字,已經說在前面;就這樣,她從友柏手裡抱著,轉到我懷裡,成了我們家的第一條狗。


淨兒與我都愛狗,但是,繼續養狗這事,我一直遲疑。因為,三十來歲時,我曾養有九犬。早上起來,九犬環繞,圍著我等早餐,除非出國出差,幾乎天天如此;雖然晚餐有管家餵,家裡院子也夠九犬跑跳,牠們一群並沒有給我太多壓力。頂多生病,來去獸醫處,家住山上,路途較遠,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