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資源班是做資源回收的!

別再說資源班是做資源回收的,沒有一個人想要讓孩子上資源班,如果我能選擇,我可以選資優班嗎?今天不管是誰拿這個身分來開玩笑,都深深刺傷一直不斷努力的孩子、家長和特教老師,每一個進入資源班的孩子,代表的都是多少辛酸的故事和努力?

昨天看到有一位家長問什麼是資源班?有位教育專家竟然回答資源班是做回收的,這樣的回答實在讓一直在努力的特教老師很挫敗,身為資源班孩子的家長和老師,我看了也很難過。

 

釐清觀念:每個孩子的能力發展不同,給適當的資源幫助孩子成長

很多年前我班上有個小女生,有一天她告訴我她不想去資源班。我問她為什麼?她說,男生都說她是去資源回收班、白癡班,那時我很生氣,把亂說話的孩子找來好好罵一頓,要他們道歉。也告訴全班的孩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長和弱項,我們都想想看,班上有些人跑很快、有些人英文說得很好、有些人數學很好、有些人畫畫很有創意、有些人很會幫助別人,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專長?有些同學在學習上遇到了一些困難,在大班級裡老師可能講得太快,她沒辦法學會,老師就會安排他們去資源班,請資源班老師用她能夠接受的方法和速度去教她。那一次,教育完孩子以後,我心裡沒有太多的感傷,只想著把握了一次教育孩子們的機會。

等到換成是我家女兒上小學時,我想起那孩子的眼淚,才知道原來面對自己的孩子要去上資源班,心裡會這樣波濤洶湧、痛哭流涕。捨不得她得離開教室和同學,要獨自去資源班上課,也擔心她被同學排擠和邊緣化,她要怎麼面對同學的眼光?少了在教室裡和同學互動,我也擔心她交不到朋友,所以我那時還考慮過放棄她的特殊身分。

在教室裡,我們上課時忙著處理其他20幾個孩子的舉手發問、解決孩子們的疑惑、講解課本上的內容、批改交上來的作業,對於一個沒辦法融入課程、沒辦法回答問題、作業總是空白無法習寫的孩子.....我們一天下來會看到這個沒有聲音的孩子幾次?我們有沒有足夠的時間去一步一步帶著他跟上進度?

沒有身心障礙的標籤,沒有在資源班接受服務,她在普通班裡用一般的標準去看待和要求、交不出班上規定的作業、沒辦法融入課程,在普通班的學不會、無法回答、無法參與,對她錯誤的期待、過高的要求、同學看到她的不足...這些是不是更殘忍的標籤?這些挫敗對她的傷害會不會更大?

給這些辛苦的孩子正確的標籤,她們才能得到該有的保護和幫助,所以才有資源班的設立,讓專業的特教老師用適合孩子的各種教學方法和策略,來幫助這些學習辛苦的孩子。

 

給一個友善的環境,每一個孩子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別再說資源班是做資源回收的,面對孩子們天生上的不足已經夠辛苦了,別用這樣的言論來傷害為孩子奮戰的父母,別再打擊在資源班裡努力拉起孩子的特教老師,一句隨意、戲謔的發言,會傷害多少為孩子努力的人?傷害的是多少父母的心?這些孩子只是走得比較慢,他們的專長或許不在學業上,但是每一個孩子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在各校都有不同的名稱,有些叫潛能班,有些叫樂桃班、學習中心、現在又看到幸福教室...不管改成什麼名字,對孩子和社會大眾的教育是一定要做的,只是改成別的名稱都無法改變歧視。

比起批判,我更想做的是澄清和宣導。那天看到那則留言,我當下就流淚了,從10個月知道女兒全面性遲緩我們就到處去就醫,拿到手冊我們疲於奔命地做各種復健,就是希望孩子有一天能跟一般的孩子一樣,結果那是無法觸碰的夢想。上了國小,得進入資源班,那代表的是她需要很多很多的幫助,代表的是她和我得面對非常非常多的障礙和挫敗。

沒有一個人想要讓孩子上資源班,如果我能選擇,我可以選資優班嗎?今天不管是誰拿這個身分來開玩笑,都深深刺傷一直不斷努力的孩子、家長和特教老師,每一個進入資源班的孩子,代表的都是多少辛酸的故事和努力?怎麼可以輕易地拿這個來說嘴,更何況是一位教育界的人?還在審課綱,這位常常在受訪、常常在演講的專家,如果心中有這樣的歧視,散布出去的又是什麼呢?我沒有要批鬥任何人,只希望不要再有任何人用這樣戲謔的方式來傷害孩子,給他們一個正向又友善的環境可以學習,為此我會奮戰到底。

Photo:Greyerbaby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