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他人隨意的一句話,摧毀自己全部的自信!

女性常因為心情受到影響而無法正常發揮實力,更不公平的是,有些人受影響的情況嚴重些,有些人則較為輕微。

別認為自己不夠好

今早麗莎特意設定讓鬧鐘早點響起,因為公司最高層主管會進辦公室訪查會議狀況,這讓麗莎的心情不免有些緊張。前來視察的兩位高層都是男性,由於平時整間辦公室都是女性職員,所以只記得這兩位高層好的、觀念保守的那一面。哦,當然也記得他們兩位都是男性!這間公司的高層主管通常都在南部慕尼黑的辦公室,因此麗莎少有機會見到他們,一年頂多就四次機會。平時在中北部杜塞道夫(Düsseldorf)的辦公室裡面,就由麗莎這群女性職員獨撐場面。

其實麗莎根本無需為今天的高層視察感到緊張,因為她早就為今早的會議做了萬全的準備。在外人看來,麗莎是個聰穎又充滿魅力的女性,可惜她對自己的觀感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麗莎對自己的要求非常嚴苛,使她不時覺得自己不夠好。她目前三十四歲、單身,衣服的尺寸是四十號,比起辦公室其他女性平均穿著的三十二號尺碼明顯大了許多。總之,麗莎就是覺得自己太胖了。噢!不!麗莎是覺得自己肥得不得了。然而,麗莎經常忘記自己有大學學歷外,還有許多證照資格與專業經驗,這些都是她在這家公司發展的極佳條件。只是她對自己批判的聲音往往大過自信,就是這天早上也不例外。

所以她刻意把鬧鐘鈴響的時間往前調,比平時早三十分鐘起床。可是,這多出來的三十分鐘,她並沒有做運動、瑜伽或是悠閒地享用早餐。不!妳想到哪裡去了?為了讓自己在辦公室一堆苗條得像模特兒般的同事間看起來不至於太糟糕,在兩個星期前,麗莎就開始禁食固體食物。於是,這比平時多出來的半小時,她就在「該穿什麼?」的焦慮中度過。

換過不下上百次衣服後,麗莎終於決定穿上深藍色牛仔褲,上衣選了件絲質有領襯衣,外面再罩上一件帶休閒感的西裝外套。這樣的裝扮對從事創意產業的麗莎來說,簡直是完美的搭配。接著再挑一雙看起來不會太誇張的高跟鞋,站在鏡子前打量了一下自己,深吸一口氣、縮了縮小腹,最後撈起一頭金髮簡單俐落地束起馬尾。就這麼短短的一瞬間,麗莎覺得自己看起來真是不錯。

早上會議要進行的簡報,一如麗莎往常的做法,她早就準備好了。就這樣,麗莎帶著準備充分的豪氣往辦公室出發。

麗莎是今早第一個進辦公室的人。幸好!因為這樣她就有時間稍做整理,然後從容地在茶水間為自己煮一壺咖啡,再檢查看看這期間是否有收到新的電子郵件。

在辦公室裡面,麗莎非但沒有要好的同事,還經常因為周遭的氣氛讓她感到極為不自在,但又說不上來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對於穿著潮流,麗莎並不特別感興趣,可是她又不願意承認這一點,因為似乎對潮流表現得有興趣一點,才不會意識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因為,所有人都對穿著、潮流的話題表現出很有興趣,反之,眾人似乎對於和飲食相關的話題興趣缺缺。麗莎旁邊的座位是一位名叫安托妮雅的女同事,麗莎總認為安托妮雅不時在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她把待會兒要在眾人面前做的簡報很快再瀏覽過一遍。她一向不喜歡在眾人面前說話,覺得那不是她的強項,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臉上或衣服上沾了什麼碎屑,所以眾人盯著她看。總之,在眾人面前說話讓她感到不自在。

麗莎想得出神,完全沒注意到這時安托妮雅已經進到辦公室了。更令人訝異的是,安托妮雅那簡直有十五公分高的高跟鞋鞋跟踩在辦公室的木地板上,發出的動靜還真不小,可是麗莎竟然還可以出神到如此忘我的地步。

今天早上安托妮雅顯然也為自己的打扮費了一番心思。任誰第一眼看到她那身裝扮,都會以為她是要去參加「德國超級名模生死鬥」(Germany's next Topmodel)節目的選秀活動,而不是要到公司開會。確實,在專業上,安托妮雅完全無法和麗莎一較高下。雖然安托妮雅也有大學學歷,不過她就是對客戶的需求少了點神經,並且對業內動態的感受力也不是那麼靈敏。安托妮雅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足,因此她總試著讓人將注意力轉移到她的服裝造型上,藉以掩蓋自己在專業領域上的弱點。

安托妮雅自信地往後撥了一下頭髮,走進茶水間。這時麗莎正站在茶水間的門
後,滿腦子還在想著即將開始的會議。

安托妮雅以類似布偶秀名角豬小姐(Miss Piggy)的誇張聲調說道:「早∼安!親愛∼的!」然後帶著懷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麗莎,而麗莎這時還被她這一聲高調的招呼嚇到驚魂未定。「妳倒是說說看,妳這一身……,妳到底是忘了等下要開會,還是另外帶衣服來換?」

 

回應一 失去搶占上風的先機

麗莎快速轉過身,無助地看向安托妮雅。一時間,麗莎腦海中竄過許多想法:「什麼?我當然知道待會兒有會議,我不是還特別打扮了嗎?看起來有那麼糟嗎?噢!天啊!我必須換套衣服!」但她沒說出口。安托妮雅又說:「哎呀!反正妳也不在乎這些!那就祝妳等下的簡報順利囉!」說完馬上轉身離開。現在,麗莎該怎麼辦?

這時麗莎的心中確實因為安托妮雅的幾句話,正感到一股不安的情緒逐漸升起來,甚至還想著自己是不是真的穿錯衣服,即使她早上挑衣服時,明明就很確定這樣穿準沒錯。進到會議室,剛才的「豬小姐」就坐在她的對面,不懷好意又沾沾自喜地對她笑了笑。安托妮雅這一招果然奏效,心情受到影響的麗莎雖然照計畫完成簡報,但整體表現遠不如預期。

這裡我們看到一個重點:女性常因為心情受到影響而無法正常發揮實力,更不公平的是,有些人受影響的情況嚴重些,有些人則較為輕微。偏偏像麗莎這樣的女性,心情一旦受到負面影響,就會嚴重影響實力的發揮。

麗莎未來很可能也會找到能力不如她的另一半。就如她過往的人生,明明還有改善的可能,卻不努力爭取。她的同事安托妮雅當然沒有錯,至少不需承擔全部的過錯。因為面對來自安托妮雅的攻擊,是否要進行防衛的決定權,最終還是落在麗莎自己身上。

上述的例子中,麗莎失去的是她的「自主權」,而且當下的自主權一旦失去,就再也回不來了。因為麗莎總不能在一個星期後再去找安托妮雅說:「妳給我聽著,小姐,妳可不能……」這樣做,只會讓麗莎自己在別人眼中變得很可笑。

那麼,麗莎該怎麼反應比較好呢?如果那個早上麗莎下定決心改變自己的人生,或許會是另一種場面……

 

回應二 不同的反應讓自己不一樣

安托妮雅走進茶水間,大驚小怪地說:「妳是忘了等下要開會,還是另外帶衣服來換?」這時麗莎可以先做個深呼吸,然後冷靜地轉過身來。這短短的時間裡面,她無須動腦筋思考自己看起來怎樣,而是應該用來思考如何進行反擊。

對了,我們只有三秒時間做出反應!三秒過後,就失去可以反擊的機會。因為在三秒後,通常妳的對手就不認為還能從妳那裡得到任何回應。而且,如果妳太慢做出回應,就會給人留下反應遲鈍的印象。

不過,如果真的出現我們不喜歡面對的事情,我們確實有時會表現出有點蠢或反應遲鈍的樣子。倘若是這種情況,那麼麗莎可能會先從上到下把安托妮雅打量一番並做出輕蔑的表情,或是對安托妮雅不屑地搖搖頭,然後從她身旁走過。麗莎應該把安托妮雅留在茶水間,而不是發生反過來的情況。之後的會議中,麗莎更該做出令人激賞、甚至得到上司讚許的簡報,讓安托妮雅氣惱到不行。

對於所有讓我們感到不舒服的語言攻擊,我們無須隨時都能以完美又修辭精練的句子加以回應,有時正確的態度或是眼神就足以掌控整個場面,不過這部分我們會在稍後提到。

在所有情境中最重要的是,麗莎應該讓自己脫離腦中正在不停打轉的雜亂思緒。因為麗莎明明就很棒,她明明能力很好,還做了很棒的簡報,而且確實也為了簡報花心思打扮了,一切都很好!至於為什麼安托妮雅要說那些話、安托妮雅是怎樣的人,這些都與麗莎無關,更不值得麗莎費功夫去思考。

 

摘自 妮可 ‧ 斯道汀格《我很溫柔 不代表我不懂得回話》/商周出版

 

Photo:Helmuts Rudzīti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