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父母,和孩子一起穿越生命課題

關於父女關係,在我即將邁入三十歲之前,也進行了一次翻天覆地的重塑。後來,我才慢慢梳理出:當時我放下的,是向他追討的權力;看起來像是原諒他,其實是放我自己自由。

「妳覺得~監獄裡面,有哪幾種人?」看到下樓準備吃飯的大女兒,我開口問她。

『哪幾種?不是只有犯人喔?』大女兒在烘碗機裡拿出幾個碗,一臉狐疑地看著我。

「嗯!對啊!有哪幾種人?」再次的提問,把問題的重點重新申明了一次,又丟回去給她。

去年暑假,大女兒一直在處理她與爸爸的連結。在她四歲的時候,太座和前夫(也就是女兒們的生父)協議離婚;在那之前,她感受到的「爸爸」,不僅把她捧在手掌心裡疼愛,更是溫暖又強壯的;但在那之後,卻會胡亂發脾氣、看著她被欺負還袖手旁觀⋯⋯甚至,在她和妹妹回到媽媽身邊後,鮮少接她們回去相聚,就算有,也是藉工作之名地與她們錯開可以相處的時光。

『一定有犯人嘛⋯⋯我知道了!還有,看管犯人的人!』大女兒眼睛一亮地對我說。

「嗯⋯⋯對⋯⋯」我報以一個富有深遠意義的微笑,給向來聰慧的大女兒思考的時間。

『你的意思是⋯⋯啊!我知道了!看管犯人的人,雖然沒有犯罪,但也要和犯人一起,待在監獄裡!對不對?』在腦袋轉了一圈後,得到答案的大女兒,拍起掌來了!

 

放下,看起來像是原諒對方,其實是放自己自由

『所以⋯⋯如果,我要一直去想、去希望「爸爸」可以意識到他做的事情,甚至回過頭來,像我記得他很棒、對我很好的那樣,那我就也是把自己「關進監獄」了,對吧?』她邊說,方才領悟時的直挺坐姿,跟著語速一起委靡了下去⋯⋯

關於父女關係,在我即將邁入三十歲之前,也進行了一次翻天覆地的重塑。後來,我才慢慢梳理出:當時我放下的,是向他追討的權力;看起來像是原諒他,其實是放我自己自由。所幸,當初我做了這個決定!也才在後來的生活裡,讓「愛」的氛圍,從當時我那宛如焦土一般的生活裡,重新在親密關係、親子關係中蔓延開來。

現在,是我支持大女兒勇敢面對父女關係的時候了!

糾結於「父親」未解的情緒鎖鏈,會連動地影響她與異性的互動;看著她接連喜歡的兩個男孩,對她總是若即若離、忽冷忽熱,讓她不曉得到底該用什麼方式和他互動⋯⋯我和大女兒就知道,這樣的人際互動,不能繼續重複下去,需要來點改變了!時機已然成熟,那就開門見山地進行療癒吧!

『我想放我自己自由!』大女兒的背,順著語氣的堅定,再次挺了起來!

『我想親口和爸爸說「父親節,快樂!」。』大女兒的眼睛,再次發亮起來。手也順勢拿起手機,傳訊息給她的爸爸;不一會兒,爸爸也回應說要打電話過來⋯⋯

『爸爸,我想告訴你,我是愛你的!』電話拿起來沒多久,大女兒就勇敢地說出口了!讓相距三公尺遠的太座,滿溢著欣慰與感動⋯⋯最後,講了三十分鐘的電話,雖然大部分是在解釋離婚、為什麼接她們回去卻不相處,以及失聯四年的原因;但對放下追討權力的大女兒來說,這些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把心底深處對爸爸的愛,沒有懷疑、真誠無畏地表達出來了!純粹、沒有任何條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李詣琦,我是親子療癒職人。一起「讓內在小孩和孩子一起長大」吧!:)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Join us!【自主學習|實戰營】高雄場 https://goo.gl/pDus5W

Photo:cbiehl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