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使用手機,要先學會如何面對網路霸凌

既然我選擇了健康,遠離網路,就不可能再和他們變成線上戰友,有共同話題與目標,就像〈逍遙遊〉說的,安所困苦哉,生命寄託沉痛於悠閒之情,是莫大的學習,逍遙不容易,至少做到面對自己。

「他們在網路聊天室一起罵我……」

── 談網路霸凌


「老師,你們是一起來嘲笑我,看我悲慘下場的,是嗎?」男孩情緒激動地吼著。

「老師,○○在操場上昏倒,被送到保健室了……」

「老師,○○肚子痛,已經躺在保健室……」

「老師,○○臉色發白,全身發冷,也進保健室了……」

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三個學生陸陸續續被送到保健室,讓我奔波往返在辦公室和保健室之間。

倉倉皇皇之際,突然竄升的第六感是,這應該不是偶發事件,平時這三個人是情義相挺的死黨,同進同出的。在相似的時間點生病,難道事有蹊蹺嗎?

「你們三個小壯漢,還好嗎?平常不生病的健康寶寶,怎麼突然都掛病號?」

三個男生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

「怎麼了?有事瞞著我?還是──」

「老師,我們沒怎樣,就是最近功課壓力重,讀到身體有點虛弱了……」個頭高的男孩鎮定地打斷我的追問。

「是嗎?」我狐疑地望向他們,其中兩人的眼神閃躲,臉上表情略顯僵硬。

「讀書重要,身體也要照顧好……」按捺狐疑的衝動,但情感上還是相信他們所言屬實。

 

男孩們愈夜愈high的原因

隔日,其中一位瘦小的男孩走進來辦公室。

「老師,你願意聽我說一下話嗎……」男孩揪著臉說。

我隨手拉張椅子,讓孩子坐下。

「這個新聞和你有什麼關係:男子疑因體虛熬夜、長時間姿勢不變,加上天氣寒冷,引發心臟病發猝死。」看著男孩轉傳的訊息,我迷惑地問。

「我看到這個驚悚的新聞,突然聯想到自己,很擔心自己會不會變成第二個?」男孩臉色蒼白地說。

「最近,我迷上網路遊戲,愈夜愈high,我幾乎無法自拔地愈來愈晚睡。今天升旗,我竟然昏倒了,這算不算身體發出的警訊?」男孩開誠布公地說。

「我覺得你能自省自覺,很了不起耶。只是,處於網路世界,我們的生活、情緒,幾乎會隨著Facebook、Line、虛擬遊戲的交流所牽動,愈來愈多人封閉在特定的社群中,以同溫層的方式相互取暖,看到他們所想看到的事實,相信他們所想相信的理念,形成一種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偏見視野。

「有人說,在事實過剩的年代,每個人都是偏食主義者。如果可以,我們應該讓生活多元、開闊些,不一定侷限在某一種遊戲平台或是社群關係上,走出虛擬,看看真實世界,感受不同的人情溫度,也是不錯的選擇,你願意試試嗎?」我關心地說。

「你也別自恃年輕就常常熬夜,睡眠與健康是息息相關的。熬夜會造成代謝及免疫失常,身體機能受損。昏眩是比較輕微的症狀,你還是要好好歇息,恢復元氣。你是我心目中的陽光男耶。」我幽默地說。

男孩如釋重負地點點頭。

希望我的話,可以療癒、鼓舞他,讓他找到新生活的力量。

 

男孩被孤立

「老師,我被封鎖了!」

「寫給○○的訊息,已讀不回。」

「他們在網路聊天室罵我是抓耙仔……」

男孩臉色疲倦,口氣沮喪又痛苦。

「我只是告訴他們,半夜我不能上線,而且和老師談過後,想調整作息,唯有健康的身體,才能走得長遠……結果,連續三天,他們看到我上線,就馬上離線。我傳訊息,也沒有回音。在學校和他們打招呼,也沒有回應。老師,難道我又做錯了嗎?」男孩方寸已亂,急亂地問。

「你是不是只看到失去的部分,而忘記自己所擁有的?本來想尋回健康的,現在卻在同儕價值觀的質疑下,不只失去健康,也失去友誼,你其實可以創造雙贏的……就像《莊子》說的:『厲風濟則眾竅為虛。』大風停了,原本發出聲音的樹穴孔竅全部恢復虛空寂靜的狀態。既然下定決心,為什麼內心還會騷動不安呢?」

我說著說著,把蔡志忠的漫畫《莊子》給他。

「老師,你給我這本漫畫是?」男孩搔搔頭說。

「心的執念帶來無數煩惱與自我設限,有成有毀、有得有失,端看你怎麼去思考,什麼格局成就什麼高度。你若能從被毀謗、中傷、打擊中,堅守立場和信念,便能成大事,超脫成毀得失,甚至在迷亂中找到覺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何必受人控制與影響?」我還是希望男孩聽得懂,悟得透。

也是該介入這場紛爭的時候了,讓孩子們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友誼。

 

無法改善的困境

「老師,找我們來,該不會又是抓耙仔和你說了什麼讒言吧?」男孩語露不滿地說。

「太先入為主了吧,心才是自己的主人。難道,你們相處的溫度是假的?他對你的好是有目的的?還是,他有做什麼傷害你,讓你不開心的事?你們可以先靜下來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你是真的想和他斷交嗎?心看似柔弱,但經過有意識的訓練,它可以是護衛自己一生最有力量的武器。想一想,斷交的原因是意氣用事?還是不得不的結果?」我情義殷殷地說。

「你覺得老師知道你們天天玩線上遊戲會不開心,那麼,你們又為什麼要隱瞞我,偷偷玩?徹夜玩遊戲如果是對的,應該揪我一起玩,為什麼拒我於千里之外……」兩位男孩一時間不知要說什麼好。

「老師,你口才好,書讀得多,我辯不贏你,但是,我也有交朋友的權利,你不能勉強我……」其中一位男孩態度強硬地說。

「你們一生都要在真理的道上打仗,只是每個人的仗不一樣。學習如何愛別人,愛自己,甚至,面對負面情緒纏擾時,能擁有更廣闊的心去駕馭它,真誠地面對它。鐵三角缺一角,就不能無往不利了,甚至讓好兄弟吃不下、睡不著,也是你們樂見的?珍惜生命中能夠為了自己而放棄自己尊嚴的朋友,這是千金難買的緣分。」我真心地勸著。

「我可以清楚地告訴老師,這招對我沒有用,我是憑感覺交朋友。沒有感覺了,就散了,無須勉強。」男孩強勢地拒絕我。

有時候,事與願違好像是個魔咒,你拚命想當個好老師時,考驗就接踵而來,折磨著你的意志,你的信心。

男孩在那次談話後,不只沒有接受我的提議與規勸,甚至變本加厲地開始霸凌當事者,讓我陷入「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沮喪情緒。

 

《莊子》救贖了孩子

倒是,被霸凌的男孩看得很開,回過來安頓我的心。

「老師,昨晚,姊姊也和我一起讀漫畫《莊子》。蔡志忠真的很厲害,他把那麼抽象的哲學,用圖像表現出來,讓我體會到,莫若以明,是要跳脫自己的觀點,盡量站在他人的立場看待彼此的歧異與爭執。既然我選擇了健康,遠離網路,就不可能再和他們變成線上戰友,有共同話題與目標,就像〈逍遙遊〉說的,安所困苦哉,生命寄託沉痛於悠閒之情,是莫大的學習,逍遙不容易,至少做到面對自己。」

聽完男孩說的話,我才發現教會他的不是我,而是一本書;透過分享,也救贖了我的不安與無能為力,讓我體會到自己也陷入我執的僵局。

 

崩潰的男孩

「老師,○○狀況不好,你可以去看他嗎?」被孤立的男孩跑來了。

「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

那個意氣風發,不斷堅持自己做法的大男孩,竟然眼眶發黑,泫然欲泣的模樣。

「老師,你們是來嘲笑我,看我悲慘下場的,是嗎?」男孩情緒激動地吼著。

「孩子,老師即使不是光,也希望得到你的信任。過來談談,沒有什麼事可以害怕的,頂多一無所有,我們從頭再來……」我忍不住拍了拍男孩的肩。

「老師,我遇上強悍的駭客,把我的金幣都偷光,還冒用我的名,亂發文,惹怒我所有的朋友,我變為網路黑名單,被封鎖,被謾罵真的好痛苦……」孩子崩潰地說。

「冷靜下來,我們先在公開的平台發文澄清,再私訊給你覺得重要的人,告訴他們實情。我記得康乃爾大學Jeff Hancock教授曾提到千萬鄉民式謊言,透過族群力量讓發言立論成為輿論重心,不用任何一人挺身而出,即可對某人或是某事判生或判死。在網路世界,你們要學會保護自己、辨識消息來源,不要人云亦云,更積極地說,讓自己具有辨識知識、媒體的能力,而不受到不當的影響。」

聽我說完,三位男孩就積極去處理,也在網路世界成功地替男孩平反,甚至也分享許多正面訊息,要網友小心類似的事件,不要被迫害或是抹黑。

 

我們都走在學習的路上

在教育的路上,我和孩子都在學習。人生不會只有是非題或是選擇題,常常是要好好思考的申論題。

那天,三位男孩又到我的辦公室分享最近在網路上作弄對方的事,故意在FB充當愛慕者,發文傳情,只是,很快地被班上同學識破,足見,要當網路藏鏡人沒那麼簡單,心要夠黑,說謊功力也要天衣無縫。

看見孩子雲淡風輕地笑著說著,相互捉弄彼此,並在網路風波中重拾彼此自信的靈魂,善用網路而不被網路所役使。

禮物之所以成為禮物,端看被不被接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是如此,必須互動互感,才能成為彼此的依靠。

 

摘自 宋怡慧《療癒26顆破碎的心:怡慧老師的閱讀課》/寶瓶文化

 

Photo:Jason Krieg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