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愛而傷,由愛重生

年幼的孩子會全盤接受母親傳遞的正、負向訊息,藉此建立對自己的核心認知,所以母親的「妳」,就成為女兒的「我」。每一個踏上自我療癒之路的女兒,都需要仔細看看母女關係究竟帶給了自己什麼樣的影響。

文/黃惠萱心理師(心理師與女人談心室專欄作家)

「我可以不要再談我媽了嗎?為什麼我花錢來治療,卻一直在談她?」

聽到個案這麼說時,我總是輕輕點頭,表示支持,並在心裡苦笑,想著:「不談母親很簡單,困難的是談自己時,卻發現每一處都有母親留下的痕跡。」

就像《母愛創傷》作者蘇珊.佛沃所言,年幼的孩子會全盤接受母親傳遞的正、負向訊息,藉此建立對自己的核心認知,所以母親的「妳」,就成為女兒的「我」。每一個踏上自我療癒之路的女兒,都需要仔細看看母女關係究竟帶給了自己什麼樣的影響。

 

從探索受傷的真相開始

我們內心裡有許多道德約束與理想化的負累,讓受到創傷的女兒難以看清楚母親的樣貌。

當妳想著:「我只希望自己能夠過得好一點,我不想把她當成壞人,也不想要責怪她!」那麼妳可能還處於情緒壓抑的階段,無法好好為自己的傷口感到悲傷,甚至表達妳的憤怒。

又或者,妳還抱持著「我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讓母親改變」的想法,妳仍希望「努力地成為對母親有幫助的小女兒」。然而,以「改變他人為動機」並非邁向健康成人的態度,反而會增加母女間的糾纏。

從助人者的角度來看,加害者和受害者並非截然二分的概念,特別是在母女關係中,女兒們有朝一日可能成為母親,而每個母親都曾是個女兒。

在《母愛創傷》這本書中,作者心目中的讀者是女兒,希望幫助的對象也是女兒,她相信如果女兒們能夠對母親的行為模式和內心狀態有更深的認識,就更能面對自己所受到的創傷,有助於後續的自我療癒。

若在閱讀這些讓妳感同身受的故事時,能先將「受害/加害」的框架放在一邊,著眼於探索並了解妳自己真實的感受與經驗,本書會為妳帶來更大的幫助。

 

踏上改變與療癒之路

當妳能清楚地認識自己在母女關係中遭受到什麼對待,對自己造成哪些影響之後,才有辦法踏上改變與療癒的道路。療癒創傷需要經歷一系列情緒紓解、獲得新想法,才能走到行為改變。一個長年飽受母親苛刻批評的女兒,當母親嫌惡地說:「妳穿那一身是什麼衣服?」她能一反過去低頭欲哭的反應,轉而平靜地繼續做自己的事,甚至更尊重自己的感受,對母親說:「我要回去了!」堅決離開,扭轉過去總是低頭認錯或不斷自我辯解,結果總是被母親壓著打的互動方式。這些改變不是一蹴可幾,就像水需要不斷累積熱量,才能變成升上天空的蒸汽。

治療創傷的過程需要同時在理智與情感上,深度理解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像是指認自身受到的傷害。而這是一項困難且重要的任務,在愛恨交織的母女關係中,更是如此。

對於有著「無愛母親」的女兒來說,要辨識「愛中夾帶的傷害」,要承認「應該給愛卻無愛的關係」,要經歷難以想像和言說的二度痛苦。如果在這撥開迷霧、了解真相的艱難過程中,有一個領航人可以清楚地描述出許多和妳相同遭遇的故事,準確地形容出母親帶給妳的矛盾與痛苦,甚至堅定地告訴妳該如何改變,並對妳能脫離母親影響這件事充滿信心,那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母愛創傷》就是非常好的領航書籍。作者蘇珊.佛沃是一位犀利、勇敢、有力量的治療師,長期對兩性關係與家庭互動有深刻的觀察和豐富的經驗。

如同她自己的說法,她確實擅長說出人們難以面對的真相。在之前的作品《情緒勒索》與《父母會傷人》中,她就展現出對於「在親密關係中假愛之名,實則傷害的各種現象」,細緻且精確的描述功力。

除此之外,對於困在關係中仍感到迷惘的讀者們,作者還提供了具體可行的改變方法。她很清楚面對改變時會遭遇什麼心理障礙,也能夠以堅定的態度對讀者保證改變自己之後的豐碩成果,這些都是一個資深、有智慧的治療師才能夠做到的事。

讓妳重生的愛,是「妳自己的愛」

「因愛而傷,由愛重生」是我閱讀本書最大的感觸。

「母愛創傷」是因為女兒對母親有愛,但得不到母親的愛而受傷。若無法看清真相,不斷地執著於對母親的愛,讓自己困在扭曲的母女關係中,傷口永遠無法痊癒。

真正能讓妳重生的愛是「妳自己的愛」。如同蘇珊.佛沃在書的最後提到:

「母親或許沒有給妳足夠的愛,但只要學習為自己補充母愛,妳就有能力付出並接受渴望已久的溫柔與關懷。」

 

第一章:質疑母愛是種禁忌?「敢說妳媽的壞話試試看。」

我們這代人通常對心理學都有些概念,但仍未完全擺脫母愛迷思:我們總相信母親的定義就是能愛孩子、保護孩子,而且永遠慈愛親善。這種迷思為許多無愛母親提供了掩護,因為丈夫、其他家庭成員和社會通常不願直接批評或仔細檢視這些母親。

大部分的社會學家都歌頌母親,彷彿只要生了孩子就能立刻擁有養育孩子的能力,但現實卻非如此。沒有這種能夠打開「母親本能」的神奇開關,母親並不會生了孩子後立刻與嬰兒產生連結,或回應孩子的各種需求與匱乏。當然,我並不同意佛洛伊德打擊母親的傳統,也就是把所有問題歸咎到母親身上;但相信只要成為母親就能付出健全的愛,同樣也是一種妄想。
這種妄想成為一種深植人心的信念,就算妳想表達母親無法愛人的事實,並說出母女關係的真相,也就是母親真正對待妳的方式,卻往往會遇到頑強外力集結抵抗,其中甚至包括妳母親。

確實,我們常在處理無愛母親議題時面臨許多禁忌,人們面對母愛創傷的反應激烈,不是心存懷疑、大肆批判,就是給出毫無建設性的意見。
如果妳想重新組織與母親之間的關係,很容易發現以下狀況:

● 妳嘗試與她和解,卻總是被重新捲入一堆錯綜複雜的批評及言語操弄的泥淖中。妳再次成為那個不知感恩、自私又無情的傢伙。無論她做了什麼,妳都是虧欠的那方。

● 妳試圖向親友尋求建議,得到的回應卻是:「怎麼可以這樣說妳媽呢?是她給了妳生命。妳有什麼毛病呀?」

● 妳找了一位學藝不精的諮商師,對方堅持要妳「原諒並遺忘」,還要妳與母親和解,完全不管必須付出的高昂情緒代價。

● 妳試圖從牧師、神父或其他精神導師身上尋求支持,但得到的回應都是「孝敬妳的母親」、「妳必須透過原諒療癒自己」、「家庭是我們的一切」。

● 妳試圖跟妳的另一半討論,但得到的建議是:「別讓她影響妳。她就是那樣。」

經歷以上的一切之後,妳又回到了原點——迷惑、孤單,因為試圖面對及處理過往糾結而感到羞恥,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有權擁有那些感受。

 

其他人不了解妳的處境

處理無愛母親帶來的痛苦及其後續效應非常辛苦,過程也可能使人極度孤絕。一般人如果擁有堪稱健全的母親,通常很難理解世上有不一樣的母親,因此,常有立意良善的親友在面對不被愛的女兒時心存懷疑,不但無視她的痛苦,甚至在她尋求安慰時出言指責。

女兒一生可能都無法克制地相信母親沒有問題,有缺陷的是自己。妳會在成年過程中不停地受到這種受損的自我形象影響,彷彿扛著一只沉重大衣箱,裡頭是妳從小就開始收集的各種恐懼與自我誤解,並以此發展出各種自我挫敗行為。

 

摘自 Susan Forward, Donna Frazier Glynn《母愛創傷:走出無愛的陰影,給受傷女兒的人生修復書》/寶瓶文化

 

Photo:Cristian Newm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