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美少女棋士 黑嘉嘉 看淡輸贏,快樂下棋

8歲便立志當職業棋士的黑嘉嘉,歷經舉家搬到美國,為了下棋再與媽媽返台,南征北討。她14歲正式成為職業棋士,16歲就在國際賽事嶄露頭角,目前已具有台灣棋院職業七段實力。3年多前,突如其來的喪母之痛讓她封棋將近1年,然而圍棋是她與媽媽之間最深刻的情感連結,她要繼續快樂的下棋,讓媽媽安心。

8歲便立志當職業棋士的黑嘉嘉,歷經舉家搬到美國,為了下棋再與媽媽返台,南征北討。她14歲正式成為職業棋士,16歲就在國際賽事嶄露頭角,目前已具有台灣棋院職業七段實力。3年多前,突如其來的喪母之痛讓她封棋將近1年,然而圍棋是她與媽媽之間最深刻的情感連結,她要繼續快樂的下棋,讓媽媽安心。

黑嘉嘉小檔案
英文名字Joanne - Missingham,中澳混血兒,1994年5月26日出生於澳洲布里斯本,美國黑山高中(Black Mountain Middle School)畢業。台灣賽事常拿冠軍,國際賽事最佳表現是女子圍棋亞軍,圍棋職業7段。
6歲開始學圍棋,14歲定段成功從而走上職業圍棋道路。2012年被選為世界圍棋形象大使。游泳、琵琶、鋼琴、瑜珈、旅行、閱讀是下棋之外的興趣,放鬆方式是看電視、電影或閱讀最愛的金庸小說。最景仰的職業棋士是職業9段的林海峰。

 

2016年底,閃耀且正發光發熱的棋界之星黑嘉嘉宣布加盟種子音樂,轉戰演藝圈成為「資淺」新人。23歲的她其實是公司年紀最小的藝人,同事卻都喊她「嘉嘉姐」。宣傳解釋,因為黑嘉嘉16歲起就靠著下棋賺得的獎金自給自足,沒再拿過父母的錢,「還有,至今她所經歷過的一切都讓人望塵莫及,她的抗壓性與成熟度比我們這些大人強上數倍,根本就是典範啊。」


在世界棋壇上,黑嘉嘉已是亮眼大明星,有著天才美少女棋士、圍棋界小龍女、台灣最強女棋士、圍棋女神等各種稱號,但2017年的一支機車廣告才讓全台灣人都認識她。現在生活中增加了化妝、美姿美儀、媒體應對、發聲等培訓課程,「我覺得挺好玩的!」

 

對圍棋一見鍾情 小二立志成為職業棋士

旁人無法理解的「好玩」,正是激發她主動學習的原動力,包括下棋、寫書法、練體操、彈琵琶的初衷都是因為「有趣、好玩」。「既然喜歡、有興趣,那就先學學看吧!」觀念開明的父母也總是這樣鼓勵著她與姊姊,即使後來因為不喜歡而放棄,父母也不會責怪或多說些什麼。


黑嘉嘉4歲就是小童星。當時才從國外回台的她被星探相中,幼時常與姊姊一起拍廣告和MV。已辭世的母親黑南萍曾說,姊妹倆性格截然不同,只能順其自然、以「且戰且走」的方式各自發展。大2歲的姊姊喜歡和朋友逛街,是個時髦女孩,但黑嘉嘉寧可待在家裡看書、下棋,是姊姊眼中的「怪胎妹妹」。


5歲時,媽媽買了圍棋與棋盤教她下五子棋,黑嘉嘉接連打敗父母,加上非常喜歡漫畫《棋靈王》,從此愛上圍棋。6歲就讀秀朗國小後正式學棋,啟蒙老師是職業棋士周可平。小二那年,她在聯絡簿寫下未來想當「職業棋士」,導師一度以為她錯寫「騎士」為棋士,同學則以為她只是開玩笑,媽媽也因為不了解這是什麼行業而特別跑去問周可平。不過當時周可平認為,台灣職業圍棋界的條件太差,並不建議走這條路。


愛圍棋,用自律的行動表明決心

黑嘉嘉10歲加入應氏基金會菁英班,曾代表台灣到日本、西班牙參賽,也得過名次。11歲因父親職務變動,全家遷居美國加州,依然著迷於圍棋的她只能透過網路自修練棋。她每天堅持3、4個小時自主學棋,上網下載世界大賽棋譜是每日的必做功課。後來,黑嘉嘉認識了中國棋手吳鍇,約定每週六上午接受指導。她還經常凌晨3點多起床在網路上下棋,只為了參加中國對弈網站的比賽。


在圍棋人口稀少的美國,黑嘉嘉也曾想放棄職業棋手這條路,但擋不住內心對圍棋的熱愛,她要求父母再給她機會。


黑嘉嘉自動自發的超齡表現一再感動父母,從事幼兒美語教學的黑南萍曾在受訪時提過,黑嘉嘉智商並沒有比別人高,但她不管做任何事都非常專心,是她與眾不同之處。「她不希望有人反對她走職業棋士之路,於是用行動表明決心。看到一個12歲的孩子為了最愛的圍棋,可以每天半夜固定時間起床在電腦前專注下棋,如此的自律連我們父母都比不上,何不成全她?」


夫妻倆對女兒的教養理念,可以用泰戈爾詩集中的一句詩來闡述:「鳥以為把魚舉在空中是一種慈善的舉動」。她說,水之於魚,便如同棋之於黑嘉嘉,「我和她爸爸怎麼能當那隻自以為是的鳥呢?」


當時母親答應她,只要在對弈網站打贏,就帶她到中國參加職業定段賽(職業棋士的第一道門檻,通過即被認定職業初段資格)。沒想到她真的打到最高段,媽媽遵守承諾,帶13歲的她參加中國棋院定段賽,在90名女棋手中獲得第20名,定段失敗。隔年再戰,黑嘉嘉難免緊張。賽前那晚打了越洋電話給爸爸,父親的話讓她瞬間放下心中大石,「定段有定段的路,定不上有定不上的路,定不上的路未必比定段要差。」


抱著看淡輸贏的心態,快樂下棋

黑嘉嘉抱著「輸了也無妨」的心情,最後以第二名成功定段。她表示,競爭對手近百人,這些中國女孩可是放棄學業、全心投入圍棋。她就親眼看見參賽棋手因為得失心太重、壓力太大,下棋時當場嘔吐,甚至還有跑到廁所大哭的。


「我認為自己能勝出,在於看淡輸贏的心態,因為下棋的我最快樂!」她笑著說,她從小對輸棋就不太在意,爸媽也從未要求非贏不可,所以下棋是快樂的時光,「而圍棋是我這輩子的好朋友!」黑嘉嘉覺得自己最幸運的,是父母對她的選擇給予完全的尊重、自由的發展空間與無私的支持。


黑嘉嘉的爸爸不懂圍棋,至今也不會說中文,卻是她從弈之路很大的支持力量。爸爸向來鼓勵她們勇敢追求自我,「這世界上,我最崇拜的人就是爸爸了,」黑嘉嘉說。


現在她與姊姊定居台灣、相互扶持,和在美國工作的爸爸分隔兩地,大家一年頂多相聚一、兩次。雖然聚少離多,但感情深厚,平日靠手機視訊聯絡,更珍惜相聚的時光。

 

痛失摯愛 讓時間撫平悲傷

黑嘉嘉特殊的姓氏是跟著母親黑南萍而來。媽媽為了讓她與姊姊黑萱萱能與外公外婆聊天,從小就以中、英文雙語溝通,姊妹都說得一口流利中文,兩人自幼便在台灣媽媽、澳洲爸爸「中西合併」的特殊教育方式下,認識、理解這個世界。


談起3年多前因罹患急性白血病,經10個月的治療仍不敵病魔而過世的媽媽黑南萍,黑嘉嘉沉默片刻後說:「媽媽是我最愛、最倚賴的人,走在職業圍棋這條前途未明的道路上,我們一直並肩作戰,關關難過關關過。」


媽媽扮演了經紀人的角色,包辦規劃行程等所有雜事。兩人在2012年因為大陸央視要拍攝一部圍棋紀錄片而回到外公的故鄉──河南鄧州市趙集鄉黑白窪村,村裡只有黑、白兩個姓,「這些共度的時光仍然歷歷在目,但媽媽再也不在了。」


媽媽離世後,爸爸、姊姊回美國,她有段時間獨自一人在台生活,「其實,自食其力並不難,最不習慣的是少了熟悉的媽媽的朝夕陪伴。」因為母親生病與離開都很突然,黑嘉嘉覺得自己甚至沒來得及跟媽媽好好道別。


封閉自我長達8、9個月,她藉由做蛋糕療傷止痛,也逐漸打開心房。「突然間,我又可以開口與別人談起媽媽了,時間治療一切;雖然,我還是想念每一個與母親敞開心胸聊天的夜晚。」黑嘉嘉表示,唯有更堅強的面對未來,堅持走好自己選擇的道路,才不會辜負周遭所有愛護她的人。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