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也有放不下、丟不掉的「夥伴」嗎?用對方法讓孩子學會「放手」

很多家長只是看到孩子物品如此髒、舊、臭了,心想孩子長大了,可以不用了,就應該要丟棄。再丟之前一定要好好和孩子溝通,不能擅自決定,因為那或許乘載了小朋友他看不見的需求,孩子可能從中得到很大的慰藉和安全感。

戀物是孩子自然的發展過程

不少人小時候都有個寸步不離的「寶貝」去哪裡都想帶著,可能是一條被被、一顆枕頭、一個娃娃,時至今日或許「它」早已不知去向,但我們永遠記得他的觸感,和它在一起的那份安全感,真的是好愛它喔。

而很多家長只是看到孩子物品如此髒、舊、臭了,心想孩子長大了,可以不用了,就應該要丟棄。再丟之前一定要好好和孩子溝通,不能擅自決定,因為那或許乘載了小朋友他看不見的需求,孩子可能從中得到很大的慰藉和安全感。

 

用不帶說教的故事引導孩子學會「放手」

《算盤法拉利》就有個相似的短篇故事:法拉利只是一把廉價又普通的木製算盤,陪著小柏從加加減減,一路練到乘乘除除,朝多位數的四則運算不停的練習下去。小柏的名氣不斷累積,從小被譽為「珠心算神童」。在他的同儕都還在算盤嗲嗲嗲(撥動算盤的聲音)的時候,他的珠心算能力已經不需要算盤的輔助,就連在特級珠算檢定的整場比賽,他完全沒有摸算盤就輕輕鬆鬆拿下冠軍。

有一天,小柏對著算盤說「謝謝你,我最棒的夥伴。」然後,他將法拉利包進黑色絨布袋裡,放進書架深處。法拉利心灰意冷,因為之後的每一場比賽,法拉利再也不曾出現在會場上。或許,小柏真的不需要他了,小柏有自己的隱形算盤了。法拉利被包覆在黑漆漆的絨布裡...

一個算盤,就要這樣過一輩子嗎?在書架上,法拉利感受不到身上算珠的碰撞與驚喜!「嗯,既然小柏不需要我,身為算盤,總要讓自己有點用處,我還不想退休!」翻個身,法拉利滑出黑色絨布,滑出這個家。

阿嬤撿起法拉利,左瞧右看,「這算盤是誰的?唉,哪個小孩這麼不小心掉了啊!」阿嬤把法拉利正面、反面看了好幾遍,「沒壞,應該才掉不久。」她拍了拍算盤上的塵土,「還能用呢!」然後順手將它扔進菜籃子裡。

阿嬤開始帶著法拉利上菜市場賣菜,法拉利算得又快又準確,阿嬤很喜歡法拉利,法拉利也在算價錢的過程中又得到很多成就感,不過他會看不慣阿嬤扣除尾數,向客人收整數的價錢。阿嬤這樣的做法,讓要求精確的法拉利很不高興。法拉利氣歸氣,也只能排出「875」這組數字來表達自己關心阿嬤的心情。

阿嬤看不懂法拉利想要表達什麼,想找人來幫他解答左瞧右瞧卻看見電視上一個男孩在啜泣:「拿了全國冠軍,卻丟了法拉利,我才不要!我一定要找到我的算盤。」

「可是你在比賽的時候,並沒有用到算盤啊?」

「有,我有用到。我知道我手指撥的,就是法拉利,你們永遠看不到。法拉利不見了,我也不想再算下去了。」男孩的手中,緊緊握著一張他和算盤法拉利的合照。

他眼眶泛淚,一邊盯著照片,一邊說:「我小時候很愛車子,就把他翻過來,當跑車玩,那時候我們……」

電視螢幕裡,照片上的算盤被放大特寫,畫面明確又清晰,阿嬤雖然有嚴重的老花眼,還是可以分辨得出男孩口中的「法拉利」,就是她手邊的「自動牌」。

故事後續發展是如何呢?想看更多《算盤法拉利》請至>> http://bit.ly/2QnovH7

 

父母不宜強迫孩子脫離依戀物 先評估他是否對於某人或某事感到害怕

當寶貝的物品就算不需要了,但有他在就是覺得安心!發現它不見時像小柏那樣傷心也不難理解。或是可能因為突發事件或是其他的環境壓力,使人重回戀物習慣的可能。

美國著名的影集「六人行(FRIENDS)」裡,錢德(Chandler Muriel Bing)就曾被朋友們取笑上大學還帶著小時候蓋的舊毛毯,可見在大人的身上,也可以看到慰藉物的影子。

移情至物品,可給予當事者心理支持!其實,這些狀況都是正常的,只需要家人和朋友再度友善的引導,幫助孩子建立自信心與安全感,就能讓他們自己逐漸脫離這種依戀的狀態。

用對方法引導孩子建立安全感,家長記得只要多陪伴,持續給予關愛以及保有良好的互動,從依賴、分離的焦慮到獨立的過程中,很自然的孩子會跳脫出來。

或是通過像《算盤法拉利》這樣的短篇故事讓孩子從潛移默化中體會我們對於愛惜的人事物都要懂得適時的放手。這將是從小到大都要懂得重要的人生課題。

還能看法拉利用數字話表達心意的有趣對話喔!

「87,54380」

「白痴,我是三八人!?」

原來是『抱歉,我是想幫你』...

一起和算盤法拉利結伴同行,展開一場奇妙的旅程吧。故事圓滿感人,餘味無窮。

※未來親子推薦給您和您的孩子:《算盤法拉利》http://bit.ly/2QnovH7

 

Photo by Susanne Jutzeler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逛逛書店
逛逛
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