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失去的母語,讓孩子找回與阿公阿媽溝通的密碼

我遇過太多想學回台語的人,其動機都是想跟最親密的人溝通無礙,他們意識到母語的流失,卻沒有環境,也找不到資源,甚至沒有朋友,面對最親密的人,因口拙與腔調不順,挫折重重。這本書,是為我而寫,也是為你而寫。
  • 文/ 書摘
  • 2017-11-03 (更新:2017-11-03)
  • 瀏覽數2,978

相對於英語,在台灣學台語,具備頂級環境:菜市場、廟口、小吃攤、計程車上……生活中,台語無所不在,只要你願意,就能感受台語的美妙與樂趣。來看看上菜市場需要用到哪些詞彙?

 

菜市場煮夫

在太太搶回廚房前,我曾是「家庭煮夫」,清早起床,提起菜籃仔(tshái-nâ-á,菜籃),腳步輕輕不敢驚擾強褓中的孩子,就往熱鬧(lāu-jia̍t,熱鬧)菜市場而去。

買菜,是一種宏觀的戰略,要先預擬要煮的菜色,然後去菜市仔(tshài-tshī-á,菜市場)備料。得盤算買菜的路徑,更要撙節金額預算,最怕遇到好貨色,陷入天人交戰……

根本是一場戰爭。

追隨鬥志高昂的家庭主婦,我衝入菜市場戰區,前鋒戰線是菜架仔(tshài-kè-á,菜攤)。當然要選青翠完整的,挑選的訣竅很多,我這個外行的煮夫隨性而為,看對眼就好:高麗菜、蘿蔔、蕃薯葉、苳蒿、蕹菜(ìng-tshài,空心菜)、菠薐仔(pue-lîng-á,菠菜)、瓜仔哖(kue-á-nî,小黃瓜)……我隨手一捉問老闆:

這按怎賣?(這怎麼賣)

蔬菜的形態與名稱比較突顯,算簡單的。若買肉,學問就大了,雞鴨各部位因特徵明顯,一般人都會說。但豬砧(ti-tiam,豬肉攤)就很幽微了,豬頭、豬腳好認,三層肉(sam-tsân-bah,五花肉)我也會,但里肌肉、腰內肉、松阪肉怎麼分?若深入腹內(pak-lāi,內臟),阿聰更是不及格。所以,我採取笨人求生法,巴著某一攤的老闆,每天買每天請教,逐步累積肉類知識。

然而,阿聰認為,海底生類的學問是最複雜的,不要說去漁市場,一般市場的魚攤,固定會販賣幾種常見魚類,但只要超出範圍的,就很難辨認,有時候連魚販也說不上來,反正,海產(hái-sán,海鮮)新鮮就好!

繞過服飾店、雜貨店與豆類製品店,當然不能漏掉果子擔(kué-tsí-tànn,水果攤),光排列、顏色、香氣,就是視覺與嗅覺的享受。有時得靠觸覺來判斷,但恐怕會讓店家翻白眼,所以經驗最重要。要選購甜又飽水(pá-tsuí)的水果:西瓜、蘋果、木瓜、荔枝、蓮霧大家都會說,王梨(ông-lâi,鳳梨),弓蕉(king-tsio,香蕉),菝仔(pua̍t-á,芭樂),台文是這麼寫的⋯⋯但水果最難的是量詞,一根香蕉是一莢(ngeh)、一串蕉是一枇(pî),一串葡萄就要說一葩(pha)……。

這就是菜市場,沈澱於台灣社會的最底層,累積著時間,洋溢著感動,更是一本讀不完的百科全書。要學好這堂菜市場學,得常常跟老闆交關(kau-kuan,買賣惠顧),透過購買行為來學習,真是銀貨兩訖啊! 

但這都不是重點,菜市場的真理,在老闆拿去秤重價錢一喊出來時⋯⋯精明的顧客就開始出價(tshut-kè,講價):

算較俗咧!(算便宜些啦)

隨即展開一場假交情、真廝殺的價格戰!菜市場就是戰場,是天天上演的勾心鬥角,以戰養戰,許多人練就了殺手級台語!

家庭煮夫的特質,就是花最多的錢購入CP最低的菜,用最多的鍋具煮最焦黑的餐。待孩子斷母奶,太太比較有餘裕了,積怨已久的她斷然奪走廚房,開始掌勺,阿聰我卸下煮夫重責,回復老公身份,只能乖乖吃、吃光光,而且,回應只有兩個字:

好食(好吃)!


收錄約200個貼近生活的台語詞,不太確定發音時,掃描每篇文末的QRcode,就有作家親自唸給你聽,學習更有效率。

 

摘自 鄭順聰《台語好日子:學台語的第一本書》/木馬文化

 


Photo:Cambodia4kids.org Beth Kant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