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學生一起面對世界的勇氣 —DFC Taiwan 「三個校長三個爸論壇」 心得及反思

感受不到學習的意義,和外在的世界沒有連結,那麼我們又怎能期待這些即將滿十八歲的孩子能成為好的,成熟的公民呢?

DFC Taiwan 「三個校長三個爸論壇」(圖片來源:DFC Taiwan)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DFC Taiwan的活動,之前就知道DFC,(當然是不會跟KFC聯想在一起!),也知道他們的理念,覺得很棒,但總覺得大部分都是國小國中生在做,所以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總會先把他們的活動放一邊。但其實心裡雪亮的知道,好的教育理念其實是一貫的,是有一致性的。所以也一直想著,有機會一定要參加DFC的活動,才能更深入了解他們在做些什麼,也才知道要如何把這樣的理念用在我的教學上。因此,當我知道有這個活動時,可說是沒有太多考慮就報名了,而且要參加就要完整參加!所以我參加的是台中+台北場,也就是Richard Dunne校長演講+課程設計工作坊+三位校長的論壇 。

費用(三千大洋)對於平常習於參加免費研習(有時還有便當或餐盒)的教育同業(包括我),一開始當然是有點不習慣,不過我一直認為使用者付費是天經地義,付了錢才會更珍惜(人性啊⋯⋯),而且更貴的研習我都參加過(AP,IB的課程研習,不是全自費就是部分自費),再加上我還有國旅還沒刷,所以到台中的交通和住宿是政府出的,這樣很划算的啦!最重要的是,進修研習本來就是應該出於自願,自己花點錢來充實自己,應該不是奇怪的事吧!

而事實證明,這個活動實在太值得了!

我所有的筆記,包括三位講者的短講以及之後的Q&A,都另外整理,也分享了。這裡要談的是個人的一點點心得和反思。

從左到右為三位講者Richard Dunne、葉丙成、陳清圳(圖片來源:DFC Taiwan)

 

以問題解決為導向的課程設計,讓學生感受到學習的意義

首先,我很驚喜於不管是在國外或是國內,對於教育的思維,學校的樣貌,都有了很系統性的脈絡,具深度的哲學觀出現,不管是Dunne校長的根基於和諧永續共生的七個原則,還是陳清圳校長的土地倫理為本,生態中心主義,(葉丙成老師一向都是行動派哲學吧!)都令人覺得從事教育工作是很美好的,是為了後代的子子孫孫,為了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這樣的未來性,前瞻性,是來自於深刻的哲學思考,而使人從中產生信仰,也才能有持續的熱情和始終如一的行動。

這,對於在第一線工作的我們,更是重要,因為我們每天所持的態度,學生也許不明說,但都會真真實實的感受到。

其次是我看到了可行的跨領域課程設計模式,以在台中那天的工作坊為例,其實要設計五~六週的跨領域課程並不是那麼難,重點是各科老師要願意跨出來,帶領的校長或主任也要願意去定調,去協調(此時主事者的高度,視野,和勇氣便一覽無遺……),否則主題太廣或是太窄都無法凝聚出共識,發想出有意義的課程。

也因此,的確在一開始設計高中的跨領域課程時,以問題解決導向的課程設計應該會是個好方法。因為如果只是有個主題當包裝,但其實是很碎裂的在傳授分科知識,那並不是真的跨領域,學生也不會感受到學習的意義。

感受不到學習的意義,和外在的世界沒有連結,那麼我們又怎能期待這些即將滿十八歲的孩子能成為好的,成熟的公民呢?(引用陳校長的話)

不過,說到成為好的公民,我倒是很好奇這些學校他們是如何處理普遍具有爭議性的問題(像是墮胎,安樂死,人權議題,婚姻平權等等),如果是秉持著「學生的學習要和世界產生連結」,應該不會避談這些議題吧?那會如何處理呢?真的超好奇的…

再來談到體制,三位校長不約而同的都談到老師的重要性,雖然也有難為之處,不過他們也還是認為老師是可以改變的,7月27日那天在台中,Dunne校長提到他可以選他認為合適的老師,多年經驗累積下來,他很少有看走眼的,不過,當然還是會有看錯的時候, 會有老師不適應,甚至不適任,而此時他們在學校裡採用的策略是幫助那位老師,而不會請他離開。陳校長也提到他會幫助老師一起做教學精進,但他更希望師培系統能快快跟上教學現場的需求,否則,應該可以說是親、師、生大家都痛苦!

這讓我想到之前在教育噗浪客的噗九直播看到劉安婷的演講,如果連個小小的Teach for Taiwan都可以把師培做到如此完整和細緻,我真不知道教育主管當局以及師培機構有什麼理由可以不改變?

更何況,三位校長都強調老師要帶著學生一起學習,一起探究問題,還要時常和學生對話,這種以人格來帶領,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教育理念,沒有好的師資,是根本行不通的!

 

領導人的理念、視野和高度,決定學校的可能性

當然三位校長可能因為自己都是非常努力,很有熱情的校長,又或許是不忍批評同業,所以沒有提到我認為的另一個關鍵點,那就是一個學校的領導人—校長—的重要性。我一直認為,領導人的理念,視野,和高度,決定了他/她可以為這個學校創造什麼樣的可能性。觀諸台灣現在教育界的很多問題,領導人缺乏勇氣和視野是很大的問題。

其實從Dunne校長和陳校長的言談中,也不難發現校長這個角色的重要性。Dunne校長提到他在那個學校一待就是十六年,他可以自己選老師,他帶著老師們做課程,聆聽老師們的想法和擔憂,支持老師一步一步的做改變。而陳校長則提到跨領域課程的設計或是課程的垂直整合,就是要校長下去帶領,去協調整合;還有,在很多學校改革會失敗的原因在於,一換了校長,原有的成果就無法再延續。

其實,他們在這些話中,就已經告訴我們校長這個角色有多重要了啊!

所以,我是否可以直言:台灣的學校教育最大的兩個系統性問題,就是校長遴選和教師甄選這兩個制度,一個讓學校的經營淺盤化,不把學生當人來教,另一個則讓老師工具化,不看重自己做為「人」的價值,再不思改變,真的是令人擔憂。

最後要談到教師自省的部分,當我看到實驗教育或是陳校長的學校已經走到這一步,心中的震撼是很大的!在過去,我們看到芬蘭,現在,我們看到英國的Ashley Primary School,我們都可以用一句台灣人很愛掛在嘴邊的話回應:台灣和芬蘭(英國)不一樣啦!(好像台灣人是外星人,台灣和地球其他國家是平行世界!)但當這些改變就發生在我們四周時,我們,尤其是身為第一線教育工作者的我們,真的可以視而不見嗎?我自問,身為一個高中老師,我愈來愈可能要承接從實驗教育體制過來的孩子,我,有辦法滿足這些孩子的學習需求嗎?我的學校,又有辦法提供這些孩子夠有意義,夠有挑戰性的學習嗎?

到底,是誰趕不上誰呢?

從這個點再回看自己的學校,自己的學生,真心自省:我到底為他們創造了什麼樣的學習?也真的覺得自己可以再多給他們一些機會,因為他們的潛能真的還待開發,面對世界的勇氣還沒有被激發出來,他們還沒有真正體驗到學習的意義和快樂!

零星雜感就這樣順手記下,感謝DFC Taiwan在此盛夏之際,辦了如此有意義的活動。其實時間點是很好的,暑假還有一個月,正好可以讓我想想,我想要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課堂裡,做些什麼改變!

 

作者介紹 葉中如 高中英語教師

DFC 邀請有相似理念,且主動參與2017年「Design for Change with Richard!與獲國際課程設計獎學校校長,一同設計臺灣教育環境」的家長、教師撰寫心得文章。因為我們一同相信,「每個人都是問題的解方」,希望可以陪伴每位師長一同思考、分享教學心得,陪伴台灣的孩子成為更有感、更有勇氣、更有實踐力的超級英雄。

Photo:Porapak Apichodilok,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