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交朋友好嗎?

「安下心來吧!我是否如自己以為的那麼理解孩子?或者,其實我理解的只是自己『想像中』的孩子?」我對自己說。

有時候,在努力認清事情的本質之前,我得緩一緩,先爭取一點時間認清自己。

一早,妹妹在收書包時,高興地拿一張集點卡給我看,「我今天如果和楊××玩,她就會再給我蓋章。快集滿了,可以換禮物了!」

我愣了一下,直覺地皺了皺眉,腦袋飛快閃過「一起玩→集點→換禮物」的流程。這在一般的行為學習或班級經營裡很常見,目的是透過酬賞的過程,增強某種行為。但在交朋友這件事上,這樣處理,是好的嗎?

我心裡有點納悶,也有點不安,媽媽焦慮的小宇宙開始運轉。擔心這樣下去,孩子會學到錯誤的價值觀,誤以為友情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交換。或者,因為這錯誤的價值觀,誤以為日後只要想滿足物質的欲望,都可以用真實的情感價值來交換。

還沒想清楚,但還是先說點什麼吧。

「你們可以換什麼禮物?」我問。

「就是鉛筆或橡皮擦啊!而且如果集滿五張都不換,楊××說可以換更大的禮物,可能是玩具!」妹妹說。

哇!連延宕滿足的概念都包含在內了,這麼完整的操作……不是才幼兒園而已嗎?!

我的小宇宙繼續飛速轉動,眉頭皺得更深了,忍不住說:「妹,媽媽有說過,除非是同學的爸媽拿給妳,不然不能收同學的禮物吧?」

妹妹原來是很開心地分享,卻被我投以不友善的神色,加上制止的語氣,她有點委屈,嘴裡嘟囔著:「又沒關係。早知道就不要跟媽媽講了。」

身旁的老三也出來打圓場,「沒關係,沒關係!放輕鬆,放輕鬆!」

我笑了出來,這又是從哪裡學來的?

這一笑,中斷了我心裡糾結的小宇宙,也讓那個「是非」二分的僵持鬆快了不少。

送孩子們上學的路上,沒再繼續討論。我只對妹妹說:「好吧,我知道集點是你們的遊戲,遊戲沒什麼不對,你們喜歡玩,就玩吧!媽媽只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可是腦袋打結了,想不清楚。如果我想清楚了,會告訴妳。」

 

我卡在自己的擔心裡了

我是怎麼了?腦袋裡鬼打牆地轉著,總覺得這樣好像不太對,但又不想太過干預。

上班時,我告訴其他心理師,她們問我:「妳在擔心什麼?」

我笑了,「大概是……當媽媽的太容易繞在自己的幻想中了。我知道我的女兒不是那種需要用禮物換取友誼的人,我理解她的良善、正直,也知道那只是個遊戲。但總會擔心如果對這件事不踩一下立場,也會成為一種價值觀的輸入。」

一位心理師笑著說:「有那麼嚴重嗎?這比較像孩子們的角色扮演遊戲吧!像是爸爸、媽媽對小孩,或是老師對學生的集點活動。跟醫生遊戲或其他的角色扮演也沒什麼不同。」

我愣了一下……呃,也是喔!

想想,早上,我好像還沒細問他們那些禮物是從哪裡來的,還有送禮物的角色是不是輪流扮演。這些問題都不清楚,我就先入為主地覺得這是一種利益交換。

腦袋頓時像燈泡被點亮一般,整個清楚許多。

「安下心來吧!我是否如自己以為的那麼理解孩子?或者,其實我理解的只是自己『想像中』的孩子?」我對自己說。

 

「停、看、聽」,認清事情的本質

看來,想要認清問題的本質和實際面,終究無法速成。我想,如果要整理出一個提醒自己的過程,還是避不開這三個步驟吧:

第一步:「停」
停下來,安住自己轉到頭暈的小宇宙,停下把自己的想像套在孩子身上的習性。也許緩一緩,晾一晾,或者面對面地聊一聊,爭取一點空間,有助於我和自己的小宇宙分離。

第二步:「聽」
聽懂孩子的故事,聽完他想說的話,聽出他是如何看待這件事的。

第三步:「看」
看清楚問題的本質,看進孩子的內在(無論是情緒或需求)。這樣,也許更能在一次次的事件中發揮其價值。

唉!腦中閃過許多與孩子討論事情的畫面。必須誠實地說,在跟孩子的許多互動中,也許我自己太想說,反而聽不清楚了。

如果聽不清楚,哪裡來的「認清」呢?

 

停一下,才能真正地「看見」

下午去接孩子們,心已經開朗平靜了,我笑著迎接蹦蹦跳跳的他們,牽著他們的手散步。

「今天還有玩集點遊戲嗎?」我問。

「有啊!我跟她玩兩次,拿到兩點。」妹妹回答。

「哇,那妳快集滿了!有多少人在玩?」

「四個人,哥哥也加入了。」

我又問她:「遊戲規則是什麼?我也想參加,可以嗎?」

她說:「不行啦!大人不行,妳又沒辦法跟我們玩。」

「我不能參加喔?太可惜了!那誰負責給點數跟獎品?」

「就楊××啊!講好了是她。」

我不放棄,「一直是她嗎?哥哥不可以嗎?」

結果她竟說:「哥哥剛加入,至少要先集滿才能輪到他啦!而且媽媽,獎品也是假裝的,只是遊戲啦!」

突然有點不好意思,原來我早上的擔心被孩子識破了。

我笑說:「好好好,我知道,媽媽想清楚了。這是你們的遊戲,我才問可不可以加入嘛!妳還是要繼續告訴我喔,我每天下班回家都很喜歡聽你們說學校發生的事。」

有時候,我們會不知不覺地摔回去原來的習性中,只是因為不安,而讓我們不安的,通常是來自內在慣性運轉的「想像」,未必是真實。

但願自己始終不忘這個過程,在心裡稍有不安的時候,稍微停一下。

因為,唯有親子間可以不再隔著想像的鏡頭,彼此才更能在「真實」的關係裡,發揮意義與價值。

 

摘自 洪美鈴《還是喜歡當媽媽:心理師媽媽的內心戲》/寶瓶文化 

 


Photo:Priscilla Du Preez,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