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每當孩子說謊,就會觸發我們的情緒按鈕?

孩子說謊的原因有很多。有時候是因為他們覺得丟臉,有時候,他們說謊是為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但通常,他們說謊是為了讓自己不用面對家長生氣的樣子。
  • 書摘
  • 2017-09-19
  • 瀏覽數2,959

謊言—兒童對真相的創意詮釋          

「我們可以談談說謊的行為嗎?」唐尼問:「上禮拜我抓到珍娜滿臉都是巧克力,當我問她是不是偷吃了蛋糕,她卻一口否認。她知道那個蛋糕是不能碰的,那是我特地為晚上要來家裡的客人買的蛋糕。我跟她說她最好說實話,否則會惹上更大的麻煩,但她卻依然不改口,而且哭得淚眼汪汪。後來我罰她吃完晚餐後自己上去房間待著,而且不能吃甜點。我知道你不贊成懲罰,但誠實是我的最後底線。我認為我的孩子最好儘早了解到這一點。」

唐尼的提問讓我思考,為什麼每當孩子說謊,就會觸發我們的情緒按鈕?

明明小朋友可能做錯各式各樣的事。他們會亂踢、亂咬,會在圖書館裡大聲嚷嚷,會用蠟筆在牆上作畫,還會使盡渾身解數不去睡覺,就好像去床上躺著會要他們的命一樣。發生以上情況時,我們都能理解,因為孩子就是這樣。

我們不會因此擔心他們以後會長成一個亂用暴力、大聲喧嘩、晚上睡不著覺的人,還加上一點喜歡破壞公物的怪癖。然而,當孩子對我們說謊,我們通常會很擔心。我們覺得這是一種違背道德的行為,就好像是我們沒有教好孩子,沒有讓他擁有健全的人格。

當孩子說了謊,或許意識到這一點,能對你產生幫助:這是一個普遍且正常的行為。

孩子說謊的原因有很多。有時候是因為他們覺得丟臉:「在遊樂場裡便便的人不是我!」有時候,他們說謊是為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我剛才沒有玩到!」但通常,他們說謊是為了讓自己不用面對家長生氣的樣子:「我沒有在客廳裡丟球然後把燈砸壞。」很多時候,孩子的謊話,其實是他們的願望。

雖然,像這樣「玩轉真相」對孩子來說是正常的表現,但我們依然希望他們能了解真話和謊言的」差別,並且知道為什麼在多數時候他們都應該要吐露實情。對大人來說,最困難的地方莫過於忍住那股想要責罵小孩,或是把他們說成騙子的衝動。

我看著唐尼:「妳用這個角度想想看。如果妳看到兒子手上拿著棒球棍,身旁的窗戶剛剛被砸壞,妳根本不需要問他:『窗戶是你打破的嗎?我明明說過你不可以在家裡玩棒球棍,你是不是還這麼做?』如果妳這麼問,只會得到他一連串的否認:『我沒有。』『你明明就有!你現在是在說謊嗎!』『不是!』『你再不說實話我就要給你更多的懲罰!』『可是我沒有說謊!是狗狗把窗戶弄破的!』『夠了,你說謊的技術也太差了吧,狗狗才沒辦法把窗戶打破!』」

那麼,到底要怎麼做才是有幫助的?

與其指控他、質問他,不如把顯而易見的現狀照實說出來。用偷吃點心的例子來講,妳可以直接說:「我看得出妳剛剛吃了蛋糕。」如果她堅持反駁,也別說她說謊。相反地,妳可以試著接受藏在反駁背後的情緒。「巧克力蛋糕擺在妳面前,要忍住不吃真的不容易。我猜妳一定也希望自己剛才沒有偷吃!」

接著,讓她知道你的感受:「蛋糕被吃掉讓我很不開心!那本來是我準備晚上叔叔阿姨來家裡吃飯的時候,要給他們吃的!」

對未來做規劃:「下一次要是妳又覺得好想吃,要記得告訴我。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找到什麼方法,讓妳願意再等一等。」同時,你可能也會有自己的計劃要做:下次要是我又買了巧克力蛋糕回家,我要把它放在孩子看不到的地方,等到吃甜點時才拿出來。

請為孩子創造一個更容易說實話的環境—調整你的期待,從控制環境著手。

如果狀況允許的話,你可以幫助她彌補過錯:「現在我們需要找其他的甜點給叔叔阿姨吃,妳可」以幫忙去拿一些餅乾,然後把它們漂漂亮亮地排在盤子上嗎?」

「聽起來還是有哪裡不對勁,」唐尼說:「我知道妳的意思是要引導孩子說出真話,而不是幫他們貼上說謊的標籤。但是,在妳說的情境裡面,孩子確實撒了謊,但卻不需要承受任何後果。那我們要怎麼確保她下次不會再犯?她要怎麼知道,說謊是不對的行為?」

「唐尼,」我說:「妳總結得非常好,我覺得妳剛才說的已經完美涵蓋了一切。我們確實是要『引導孩子說出真話,而不是幫他們貼上說謊的標籤。』說謊是孩子發展過程中很自然的一個階段,此時如果施加懲罰,只會適得其反。這就像是去懲罰一個在尿布裡便便的嬰兒一樣。這是一個自然發生的行為,我們要做的是幫助他們進展到下一階段。」

 

阿丹四歲時:老鼠教我的事

有一天,我正在讀《老鼠和摩托車》的故事給孩子們聽。我們剛好讀到勞夫(老鼠的名字)把男孩的摩托車「借走」卻撞壞的那一章。他一開始試著在男孩面前掩飾真相,但最後不得不坦誠。男孩雖然生氣,但還是原諒了垂頭喪氣的老鼠。

阿丹非常憂鬱的看著我說:「我好像勞夫。」

「為什麼你像勞夫?」我問:「因為你們都喜歡摩托車嗎?」

「不是,因為我們都把東西弄壞,可是都不敢講。」

「哦?」

「我想把沙發床的床單拉出來,結果它就被撕壞了。」

他看起來好沮喪,我試著用安慰的語氣說話:「噢,不會啦,聽起來沒有那麼糟糕。」

「很糟糕!是那個特別的床單!」他嗚咽著。

他說的「特別的床單」是孩子們為了爺爺奶奶來訪,特別挑選的沙發床單。

「嗯,我們拿出來看看,」我說:「說不定可以修好。」

阿丹帶我到他的衣櫃,從最下面的抽屜拿出皺得一蹋糊塗的床單。床單因為鈎到沙發的金屬框而被撕裂了一角。我問阿丹想不想把它縫起來。阿丹聽到,簡直放下心裡的一塊大石頭,他高興地喊著:「想!」

我先示範穿針線給他看,接著他就把裂痕縫補好,看起來「就像新的一樣。」

真感謝老鼠勞夫幫我兒子好好上了一課!

後來,阿丹一直延續著這種坦然認錯,並且自信滿滿地相信自己能彌補所有過錯的態度。秘密與謊言再也不會成為他需要背負的壓力,他更喜歡全盤托出之後的輕鬆感受。我到現在還留著一張他長大後寫下的一張紙條。

 

摘自 喬安娜.法伯、茱莉.金《讓小小孩瞬間聽話的說話公式》/采實文化

 


Photo:Ben White,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