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勒索,你情我願?

雖然不想承認,但因為我們不斷的讓步,其實讓勒索者知道如何遂行他們的勒索行為。屈服鼓勵了他們,不管是有意還是無心,這都讓他們找出了能予取予求的最佳方法。

何謂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是宰制行動中一種最有力的形式,周遭親朋好友會用一些直接或間接的手段勒索我們,如果不照他們的要求去做,我們就有苦頭吃了。所有勒索的中心就是基本的威脅恐嚇,它會以許多不同的面貌出現,但是,情緒勒索更能深切擊中我們內心的要害。

這些「情緒勒索者」了解我們十分珍惜與他們之間的關係,知道我們的弱點,更知道我們心底深處的一些祕密。不論他們多關心我們,一旦無法達成某些目的,他們就會利用這層親密關係迫使我們讓步。

因為我們需要得到關愛與認同,這些勒索者甚至會威脅要控制、剝奪一切,或是搞到我們耗盡心力。比如說,你很自豪自己慷慨又善解人意,但只要稍不順從他們的意思,他們就會給你貼上自私自利的標籤。  

為什麼這麼多聰明有能力的人,總是在尋找了解情緒勒索的方法?如果可以,我們一定會反擊。但問題是,我們根本沒有察覺到加諸在自己身上的這些手段。

我研究出下列檢核表,有助於分辨自己是否已成了他們的目標。

 

想想那些對你意義重大的人,有沒有出現以下徵兆? 

●如果你不照著做,他們便威脅要讓你日子難過?

●如果你不順從,他們便威脅要斷絕往來?

●如果不照著他們的意思去做,他們會直接告訴你或暗示你,他們覺得被忽視了,心裡很受傷或是沮喪莫名?

●不論你付出多少,他們總是需索更多? •他們通常都假設你一定會讓步?

●常常漠視或看輕你的感覺及欲求? •對你做了許多承諾,卻常食言而肥?

●當你不讓步時,他們就會說你是自私、邪惡、貪婪、沒心肝的人?

●當你承諾要讓步,不管你說什麼他們都會答應;若你絕不退讓,他們就馬上翻臉?

●將金錢當作是逼你讓步的利器?  只要以上有任何一項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你已經受到情緒勒索的折磨了。

但我保證,還是有很多辦法能馬上改善你的處境以及感受的。  

 

在做出任何改變之前,我們得先釐清自己與「情緒勒索者」的關係

首先,把燈打開。想要終結這段遭受宰制的過程,這個步驟很重要。

即使我們努力要消除這層迷霧,勒索者還是不會歇手的。

這些勒索者能巧妙遮掩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壓力,讓我們常懷疑是自己太敏感。此外,他們普遍認為自己所作所為都是出於善意與貼心,與實際作風簡直是大相逕庭。這一切都讓我們困惑、茫然,而且極度不滿。但我們不寂寞,有好幾百萬人都遭遇到這種困境。   (小標) 我們扮演的角色:情緒勒索,你情我願 這些使用情緒勒索手段的親友,很少是真的存心要勒索我們的,他們只不過想藉此尋求安全感及掌控權。不論外表看起來多有自信,他們內心其實是非常焦慮的。

但當我們完全附和勒索者的要求時,他們會覺得自己極有影響力,這時情緒恐嚇就成了他們抵禦傷害和恐懼的最佳利器了! 然而,如果沒有我們的「一臂之力」,情緒勒索根本無法存在。要謹記,「你情我願」絕對是情緒勒索的重要元素—畢竟這可是一場交易。

每個人都會把一些激烈的情緒,如怨懟、悔恨、缺乏安全感、恐懼、氣憤等,帶進每段親密關係中—這些就是我們的「痛處」。只有當赤裸裸地將痛處暴露在別人面前,情緒勒索的手段才能奏效。 人類的行為哲學從早先的「視自我為受害者」,進化為「鼓勵自我對生活及問題負起全責」,這無疑是個令人驚喜的成長。這個觀念在情緒勒索的領域中,更具有重要地位。如果把重點放在別人身上,想著如果「對方」改變,事情就會好轉,這其實很容易。但我們真正要著力的是了解「自我」的決心與勇氣,以及改變與潛在情緒勒索者的相處方式。

雖然不想承認,但因為不斷的讓步,其實讓勒索者知道如何遂行他們的勒索行為。屈服鼓勵了他們,不管是有意還是無心,這都讓他們找出了能予取予求的最佳方法。

情緒勒索就像藤蔓,它們捲曲的綠鬚不斷地圍繞、蔓延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如果我們在工作上對這些情緒勒索者讓步,回家後就可能把氣出在孩子身上。或者,如果我們和父母的關係不好,也可能在與工作夥伴相處的模式上出現問題。

我們無法將所有不快的情緒全放進一個貼著「上司」或「老公」標籤的盒子裡,藉著把氣出在他們身上,以忽略這些衝突對生活的影響。這樣反而可能會走上讓我們痛苦的同一條路徑,也成了一名情緒勒索者,將我們遇到的挫折全加諸在一些弱者身上。

很多使用情緒勒索手段的人,都是我們想維持、加強彼此情誼的一些朋友、同事,甚至是家人;我們願意與他們共享生命中的美好時刻,也願意與他們共創親密關係,甚至可能還自以為彼此關係良好。

但這美麗的想像,卻往往被情緒勒索者打破了。重要的是,不要讓情緒勒索的習慣緊攫住我們,還有周圍的朋友。 如果一直對勒索者讓步,我們將付出十分巨大的代價。他們的用語及行為,會讓我們感到失衡、羞恥及深深的罪惡感。

我們知道應該改變這種情勢,也不斷誓言要採取行動,最後卻還是掉入情緒勒索的陷阱中。最後,我們開始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信守承諾,也對自己的效率沒信心了。

我們的自我價值感慢慢地遭受腐蝕。最壞的結果可能是每次讓步後,指引我們決定生命價值及行為的內心指南針卻離我們越來越遠—自己再也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

 

化知識為行動

我當治療師已經超過四十五年了,在這不算短的時間裡,曾使用許多方法治療過好幾千人。

如果要我對這些經驗做出一個不會前後矛盾的概括性說明,我會說,「改變」是最令人害怕的一個詞。沒有人喜歡改變,幾乎每個人都對它心存畏懼。大部分的人,包括我在內,都想盡量避開它。這樣的想法也許是造成我們悲慘生活的原因之一,但想要把每件事都做得與眾不同,絕對是個錯誤。

不管是基於個人認定或是專業考量,我還很肯定一件事,那就是除非改變行為模式,否則世界不會有什麼不同。

光有想法並不會激起任何改變,就算我們知道不該做出那些自我毀滅的行為,仍然不能阻止我們的行動。不斷地嘮叨或祈求另一方改變,是不會奏效的。

我們必須有所行動,必須率先朝著新方向勇敢邁進。

 

摘自 《情緒勒索〔全球暢銷20年經典〕:遇到利用恐懼、責任與罪惡感控制你的人,該怎麼辦?》/究竟出版社

 


Photo:Jelleke Vanooteghem, CC Licensed.

by 未來Family數位編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