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數學的戀愛裡,遇見被你遺忘的自己

不過,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每個人的身體裡面,都有一小塊屬於數學的靈魂,差別只在於,他有沒有被看見,有沒有機會發光發熱。

《超展開數學約會》推薦序──海苔熊(科普心理作家)

我記得國中的時候,課本上都用可愛的漫畫來介紹數學,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越看越覺得無聊。

「我以後絕對不要當數學老師!」

每次考試分數都起起伏伏的我(用數學的話來講就是標準差超級大),有一次跟我的國中的老師這樣說。

「通常你說你最不想要變成的人,往往就會變成那種人喔!」老師說。後來還真的某種程度上面被他說中了,大學的時候大概當了五六年的數學家教,真的是作夢也想不到。現在回想起來,我懷疑老師是不是唸過心理動力⋯⋯

不過,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每個人的身體裡面,都有一小塊屬於數學的靈魂,差別只在於,他有沒有被看見,有沒有機會發光發熱。而這本書,就是一個看見彼此靈魂的過程。

 

愛情裡的米開朗基羅效應

老實說一開始拿到這本書的時候,內心有很多OS:
「媽呀,如果戀愛可以用數學來預測和推導的話,那我們心理學家要幹什麼吃的?」
「最好是只要顧著一直跟男生講『為什麼』還有『好厲害』就可以成功讓他喜歡你了啦!哪那麼簡單~」

但隨著劇情的推進,跟著以威老師藤井樹一般詼諧的筆調,村上春樹式的寫景技巧,以及科學青年的邏輯思維,竟然不知不覺地調進了作者所建構出來的「數學王國」之中,看完這本書之後,才恍然大悟,這根本就是一個「米開朗基羅效應」(Michelangelo phenomenon)的過程,並不如我先前想得那麼膚淺啊啊啊!

米開朗基羅效應談的是一個很經典的現象—我愛你,因為你帶出了最好一部分的我自己。故事是這樣的,據說曾經有人問米開朗基羅,他如何可以雕刻出這麼美的大衛雕像,沒想到他只是淡淡地說:「我沒有雕刻,我只是去掉石頭的雜質,呈現出他最原本的特質。」

這個浪漫的說法,後來被心理學家Drigotas等人應用在親密關係當中(Drigotas,2002;Drigotas、Rusbult、Wieselquist與Whitton,1999):每個人都有「真實的、現在的自己」(actual self),以及「理想的自己」(Ideal self),前面那個是我們目前的樣子,後面那個是我們想要變成的人。研究發現,一段好的關係,對方就像是你的米開朗基羅,看見你真實的特質、看見你想要變成的樣子、肯定你的行為(例如稱讚你數學好棒、好能應用到生活中),然後一步一步把你的雜質去掉,呈現出你最真實而美麗的靈魂。

說的很簡單,可是很多時候,你跟一個人在一起他不是去掉你的雜質,而是想要控制你,把你變成他想要的樣子,而不是你想要變成的樣子。其實更慘的,並不是被對方捏成別的模樣,而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台灣的米開朗基羅效應研究當中,或許是文化和教育方式的影響、或許是大學生還在一個對自我和未來擺盪的階段,大部分的他們並不太清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而當兩個人漸漸了解自己真正要的、喜歡的、人生價值是什麼時候,米開朗基羅效應也才可以漸漸發酵(邱宗怡,2004)。

(以下有雷)

就像故事當中的世杰和小昭,兩個討厭數學卻要假裝自己很喜歡數學的大學青年,在好友的協助(或者說是設計)之下,漸漸的更認識彼此,也漸漸的更讓數學融入彼此的生活當中。雖然兩個人一開始都是「勉強」讓數學變成彼此之間的話題,但久而久之,竟然成了兩人自然而然會無所不談的主題。這個雕刻不只製造了話題,還讓兩個人越來越靠近。

 

你心裡面的數感靈魂

就像以威老師說的,或許我們會覺得數學很遙遠、甚至覺得有點恐懼,但還有一種可能是,每一個人的身體裡面,都住著「數感」的靈魂,差別只在於,有沒有人陪你一起去看見這個靈魂,並且讓它滲透到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或許你會說,沒有數學也可以買菜、也可以生活,為什麼要把人生搞得那麼複雜?但我覺得這本書真正可貴的地方並不在於教你那些「用數學把妹」的技巧、也不在於用很「酷炫的數學」來解釋生活中的現象,而是世杰和小昭在彼此身上看到了「排斥數學」的影子(儘管他們彼此一開始並不知情),而且他們願意為了對方、為了這段關係,去挑戰自己一起來所恐懼的事情—數學。

從榮格心理學的角度來說,其實這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自性化/個體化歷程」(李佩怡,2009;莊硯涵,2015),兩個人都一頭栽進數學的森林裡面,踏上超展開的冒險,雖然一開始的目的只是想和對方在一起,但最後得到的珍貴的寶藏並不只是對方,而是在這個偌大的森林裡遇見的那個,被遺忘的自己。

期待你也可以將這本書好好翻翻,拾回那個被你丟在角落的「數感」。

 

【參考文獻】

Drigotas, S. M. (2002)。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 and personal well-being[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70(1),頁 59-77。 
Drigotas, S. M.、Rusbult, C. E.、Wieselquist, J.、Whitton, S. W. (1999)。 Close farmer as sculptor of the ideal self: Behavioral affirmation and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7(2),頁 293-323。 
李佩怡 (2009)。 生命整合之道-榮格思想為二十一世紀人類提供的洞見(一)。諮商與輔導(288),頁 31-34。 
邱宗怡(2004)。伴侶行為肯定對心理安適的影響 個人與關係層次自我確定性的中介歷程。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台北。
莊硯涵 (2015)。 面對陰影的個體化旅程:榮格心理學在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之實踐與啟發[The process of individuation: Jungian Approach in "Life of PI"]。輔導季刊, 51(2),頁 53-61。 

 

摘自 賴以威、NIN《超展開數學約會》/臉譜出版

 


Photo:Paul García Fotografí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