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崎祈求世界的和平

那戰爭不停息的地方就是人間煉獄,而生活在台灣,就是人間的天堂了,你想一想,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事,讓世界因為你而變得更美好?

七月十二日搭乘郵輪的第三天,要靠岸登上陸地,歌詩達幸運號要在日本長崎停泊,我們將進行一日的岸上觀光,在五點前回到船上。

下船前,每個人都要刷一次房卡,跟當初登船時拍照的相片做對比,確認無誤就可下船,三千四百七十位旅客要下船,可想而知這龐大陣容多耗時,等待之必要!

一下船,就發現第一個感動,中華民國的國旗,在天空中隨風飄揚,然後還有日本和義大利的國旗,在海外,只要看見自己國家的國旗,總是會觸動內心的感受,拉著家人照相,也順便凝聚家人,對家庭、對國家的感情。

第一個參觀景點是濱町步行街,因為六月才去大阪自由行五日,兩個兒子就結伴要去玩抓娃娃機,我跟先生就在街道上隨意閒逛,沒多久弟弟突然跑到身邊說:「媽媽您看!」他抓到第一個戰利品,一隻可愛的大貓,隨後我們散步到超市吃冰淇淋吃、喝飲料、使用免費的WIFI,接著弟弟說要帶我們去那家店看看,沒想到投入一百日圓,弟弟就抓到熊本熊,快得我來不及照相,他就把熊本熊抱在懷裡開心的笑著,離開長崎前,弟弟又抓到有香味的長崎蛋糕,短短的停留時間,抓到三個戰利品,難怪他們覺得日本抓娃娃機很好抓。

中午享受營養豐盛的懷石料理,我們一家九口,對坐兩列,大家吃飯聊天,享受相聚的愜意與溫馨,真的很謝謝公公身體健康、心境開朗,對照這半年身體急速惡化的母親,讓每次見到公公的我,都由衷的感謝他,他比媽媽還年長六歲,卻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還可以協助關懷照顧兒孫,真是兒孫們莫大的福報!

餐後,艷陽高照,氣溫逐漸加溫,愈來愈熱的逼著身上的汗氣蒸發,身體開始有探出頭的汗珠在跳舞,我們來到了長崎平和公園。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的一場大浩劫,當第一顆原子彈落在日本廣島,戰爭發起國日本,還不打算投降,在1945年8月9 日11:02,美國在日本長崎投下了第二顆原子彈,戰爭終於走到盡頭。

坦白說,小時候我異常痛恨日本,因為父親跟著國民政府和日本打仗,爾後跟著來到台灣,他青年時離家,暮年至才返家,等他有機會回到故鄉時,爺爺奶奶已經成為兩個墳頭,父親就這樣永別了生養他的父母,那國仇家恨,一直是我心上縈繞不去的惡夢!

但漸漸地長大,發現很多事,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而政治,牽扯面太廣,利益太糾結,往往是少數人犧牲了大多數人的幸福,戰爭的發起,就是這種人性變形下的產物,我換一個面向去思考,才發現可以平心靜氣的是看待日本人的優點與長處,思緒正在飄渺時,哥哥說:「天氣這麼熱,到底要看甚麼?」我說:「這個公園的北側,是日本被投下第二顆原子彈的地方,當時造成了無數百姓的死亡,我們要看戰爭的殘酷,要思考自己可以為人類的和平,貢獻出怎樣的努力?人民是無辜的,人類大多是善良的,現在這麼熱,你就受不了,那在槍林彈雨中生活的人們,又該如何自處?」哥哥沒有接話,我接著說:「外婆常常說,人間就有天堂和地獄了,你看中東那些國家,終年炮火連天的,今年二月我們去土耳其玩,不是沒什麼遊客嗎?都因為IS那個恐怖組織的恐怖活動,讓土耳其的觀光業一落千丈啊!那戰爭不停息的地方就是人間煉獄,而生活在台灣,就是人間的天堂了,你想一想,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事,讓世界因為你而變得更美好?」

長崎平和公園現場坐著一個巨大雕像,高9.7公尺的和平祈禱像,是長崎出身的雕塑家北村西望以神的愛與佛的慈悲為象徵,右手指著天表示原爆威脅,左手水平伸展代表和平,而輕輕闔眼則是為原爆犧牲者祈求冥福。

公園四處都是各國贈送的和平紀念物,我們來到和平之泉前面拍照時,我寫了一篇短文:

 

戰爭與和平

第二顆原子彈的紀念處,
戰爭是大家厭惡的,
和平是大家祈求的,
但是,
戰爭與和平隨處都在!
 
午後的陽光好亮,
夏日的氣溫好高,
又熱又睜不開眼,
但是,
心卻是最明亮的!
 
這一生,
祈求和平,
也為和平而努力,
讓真、善、美,
溫柔而持續的傳遞!
 
帶著祝福與追思,離開了平和公園的炎熱與戰爭的陰影。我們來到了下一個浪漫的愛情公園,蝴蝶夫人的故居哥拉巴公園。

「蝴蝶夫人」是由普契尼所撰寫是膾炙人口的世界三大歌劇之一,故事靈感與背景皆取自長崎這座「哥拉巴公園」,公園占地30萬平方米:以日本最古老的木造結構洋樓的國家重要文化遺產「哥拉巴宅邸」為代表,共匯聚九棟明治時代的洋式建築,是個充滿濃厚異國情調的觀光勝地,因為地處半山腰,可以遠眺漂亮的長崎港,在山峰與海風的互相影響下,氣溫涼爽許多,而公園典雅又舒適,大家就閒步其間,懷想一下愛情的美麗與哀愁,讓剛才因著戰爭而糾結的心,現在因著愛情而浪漫一下!

離開別人的愛情故事,我們也要離開長崎了,第三次告別日本,每次心情都不一樣,十七年前第一次到日本是去北海道,那時先生說去看六月的薰衣草,對當時已去過歐洲兩次的我來說,真的並不想去日本的,雖然那趟旅程溫馨甜蜜收穫滿滿,還遇上了親切的學長導遊,但卻也誘發了我的蕁麻疹,讓我年年都要抗戰一番。

六月去大阪自由行五日,也是為孩子們特別籌畫的,因為他們抗議,我們帶著他們飛往世界各地,泰國、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韓國、大陸、美國、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土耳其,孩子們旅遊世界的版圖愈來愈大,偏偏獨漏大家都會去的日本,所以我安排了五日的大阪自由行,當作是送給長子小學畢業的畢業禮物,那五日,確實天天有意外、天天有發現,天天有收穫與成長。

這一次來日本,是為了陪公公,公公喜歡日本旅遊的氛圍,也懷念坐郵輪的輕鬆與舒適,所以公公慷慨的出資,招待大家坐郵輪玩,而我跟小嬸就負責找團聯絡事宜,才成就了這九人的家族旅遊。

三次來日本,三次不同的心情,但都不是為了自己想來,這感覺異常奇特,世界這麼大,我想多去看看沒看過的地方。

五點前回到船上,進到艙房,發生了很有趣的事,因為先生有買岸上的網路,網路在離港前還可以使用,大家就拼命的上網,做自己需要依賴網路連線的事,這又讓我寫了一篇短文:

 

搶時間的概念 

我們的幸運號即將離港,
離開長崎,
離開陸地,
也會離開網路!
 
一回到船艙,
就在搶時間,
急著處理需要網路連線的事,
這心情,
複雜又有趣味!
 
在長崎商店街逛了一兩個小時,
弟弟居然抓到了三個戰利品,
難怪,他們一直覺得日本的抓娃娃機,很好抓!
 
二十五年前的今天是在薩爾斯堡,
第一次到薩爾斯堡是大三的暑假,
那是二十歲的尾聲,
然後,在巴黎度過了二十一歲的生日!
 
這一晃眼,
音樂就流洩了青春,
歲月是追不回的!
 
要告別長崎,
要告別陸地,
要告別舊歲!
 
再過三日,
我要回到台灣,
回到陸地,
迎接新的年紀!
 
是的,我要迎向新的年紀,在此之前,要先告別了長崎。我問孩子們,今天參觀了三個地點,哪裡最有趣?最喜歡哪裡?弟弟搶著說:「逛街最有趣,抓到了熊本熊、大貓和長崎香味蛋糕,平和公園的雕像很巨大,可是好熱,最後在山上的公園比較涼快,比較漂亮!」我問哥哥,哥哥說:「差不多啦!逛街很好玩,平和公園太熱了,而在蝴蝶夫人故居有冷氣吹,又有免費WIFI,比較好!」十歲和十二歲的男孩,覺得戰爭離他們很遙遠,他們只感受到陽光曬到皮膚的燙;氣溫悶著身體的熱,心靈層次的東西,只能慢慢醞釀,而愛情,也不在他們目前可感應的範疇中,只有逛街購物抓娃娃,直接滿足了心理和生理的需求。

成長,是一條漫長的路,是需要時間慢慢照養、慢慢等待的,每天問一些孩子的心情與想法,他自己就可以慢慢建構思緒與表達能力,他只要成為他自己,成就他自己做為一個人的存在價值,好好的學習與享受人生,然後付出自己的心力與貢獻,回饋這個供養他的世界,這一生,就算是一場圓滿又幸福的旅程了

(圖:2017.7.12.長崎港口遇見國旗遇見感動)

(圖:2017.7.12.長崎平和公園祈求世界和平)

(圖:2017.7.12.蝴蝶夫人故居遙想愛情眺望長崎港)

 
Photo:Bùi Linh Ngân,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