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比昨天多進步一點就夠了

爬階梯的確很累,有時甚至讓人很想哭。儘管如此,持續往上爬卻能獲得無比的喜悅。因為能決定自己巔峰的,只有自己。

看看畢卡索的例子,他正是個繪畫天才。在畢卡索的孩提時期,他的畫家父親讓他畫蘋果,因為他實在畫得太好,據說他的父親從此不再拿畫筆。

我曾經看過他十三歲時的畫作,用的是正統派的寫實手法。以一個十三歲的孩子來說,不管是構圖還是速寫,都已經直逼成熟的畫家。

他晚年的〈格爾尼卡〉(Guernica)當然也洋溢著撼動人心的才華,但是以「寫實繪畫技巧」來說,從十三歲以後也許再也不曾向上了吧。

十三歲已經能畫出近乎完美的畫,這只有天才能辦得到,因此很難期望未來還有太多空間得以成長。

說不定畢卡索就是藉由破壞自己的畫來探索新的表現方式。事實上,他也經歷過藍色時期、粉紅色時期和立體派時期,在他的生涯中,畫風曾經出現多次轉變。

相對來說,梵谷就不同了,他的畫風不曾出現改變。他很晚才成為畫家,我曾看過他早期的作品,畫布的正中央,畫著幾條直線與橫線。聽說這是因為他不懂構圖的平衡,所以先在畫布上畫線。他慢慢地花費苦心,累積作品,終於展現出獨特的魅力。

「和昨天的我比起來,今天的我成長了一點點。」能擁有這種念頭,是不是很幸福呢?

畢卡索是一開始就爬到階梯頂端的人;梵谷則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一步一步往上爬。

我能理解梵谷的心情。我的人生現在才要開始,只要這麼想,就能抱著雀躍的心情往上爬。

我忍不住要想:「再往上爬一層,能不能看到不同的風景?」每往上爬一層,都有一份大驚喜在等著我。

我終於發現一件事。爬階梯的確很累,有時甚至讓人很想哭。儘管如此,持續往上爬卻能獲得無比的喜悅。

因為能決定自己巔峰的,只有自己。等你了解這一點,就不會執著在別人過去對你的評價、過去的頭銜或是別人給你的標籤。

別人怎麼看自己,都不是最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你對自己本身,能不能持續抱著期待。我卻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只顧著向好朋友撒嬌。

 

永遠都要期待明天

當我改用巔峰的觀點看待人生之後,對世界上各種事物的看法也有了改變。不僅人的一生有巔峰,公司和國家也有巔峰。

縱觀日本,大家常說高度經濟成長期是日本的巔峰。在高度經濟成長期期間,每個人都確信「明天會比今天更好」。但在這個年代還相信這種話的人,也許該說是無憂無慮吧。

我最近跟二十幾歲的人聊了幾句,發現他們對日本的未來十分悲觀,讓我嚇了一跳。

他們說:「不會比現在還好了。」也有人說:「再過幾年,說不定我的年收入只剩下現在的三分之一。」

到時候該怎麼辦?還以為他們會跟我說,該做點什麼努力,才能阻止時局轉變至此,結果他們好像也沒什麼想法,只是說:「就算年收入只剩下三分之一,我還是會高興地找一些『小確幸』,好讓自己能活下去。」

很多人都不認為維持現狀是一件好事。求知若渴的精神,已經成為舊時代的遺物。也許這確實是比較現實的看法,不過二十幾歲就「畫地自限」,實在太可惜了。

從我懂事的時候起,就一直聽到什麼「失落的十年」。好不容易過了十年,結果又變成「失落的二十年」。一直聽到喪氣的新聞,結果就只是把自信消磨殆盡而已。

專門研究日本的哈佛大學戈登(Andrew Gordon)教授曾說:「『失落的二十年』失去的並不是日本的經濟能力,而是日本的自信。」這句話真是當頭棒喝。

我認為整個日本正在失去「相信明天會比今天更好」的心情,也就是失去相信明天的能力。至少,我個人認為不能忘記「相信明天的能力」。

相信明天的我會比今天的我更好,就能積極參與自己的未來。這種心情就是向上心。只要有向上心,就一定能成長。

記得一件事:我的巔峰由我作主。請別認為好幾十年前的「高度成長時期」是這個國家的巔峰,或者「東大首席」是我人生的巔峰,才沒那回事呢。

比起今天的自己,我更期待明天的自己,夢想著明天的自己。持續向前邁進,讓每一天都慢慢接近那個理想的自我,這才是人生最大的喜悅。

別擔心走下坡,因為人生的巔峰,永遠都在「今天過後」。

 

摘自 山口真由《人生最重要10年,決定你將成為誰》/好的文化

 


Photo:Ryan Dicke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