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無理取鬧還是另有隱情?

就在我下意識認定孩子在無理取鬧時,體內的警醒鐘被敲響,我覺察到我一直在用自己的觀點看孩子鬧脾氣,因此越看只會越惱怒。
  • 書摘
  • 2017-08-08
  • 瀏覽數2,214

哭鬧、生氣,是人與生俱來的能力,也是孩子最原始的表達方式,但大人往往只覺得煩,只想趕快叫他閉嘴,卻忘了正視孩子哭鬧的背後所隱藏想表達的內容。

自從二女兒川川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大女兒三三開始會爭寵、吃醋、發脾氣。

有一天,我送給三三一個手做的氣球米妮人偶,三三好喜歡它,堅決帶米妮氣球一起坐車。

於是我開著車,載著三三、川川,以及一個超大隻的米妮氣球出門。

但問題來了,氣球非常大,所以米妮不管怎麼放,有一部分就是會卡在妹妹前面,那時才五個月的妹妹,下意識抓著氣球不放。接著,就聽到三三在車上亂吼尖叫:「不要碰!不准碰!」

我試著解釋:「妹妹覺得米妮很漂亮,也想一起玩呀!不然你就將米妮收好,不要讓妹妹碰到!」

不管我如何解釋「米妮因為太大了,一定會碰到妹妹」,三三依舊大聲嚷嚷。就在我下意識認定三三在無理取鬧時,體內的警醒鐘被敲響,我覺察到我一直在用自己的觀點看孩子鬧脾氣,因此越看只會越惱怒。我不自覺的後退一步,看著正在發脾氣的三三,想著自己怎麼忽略了用三三的觀點去看這件事呢?

我立刻試著從三三的角度去看這件事,然後我懂了,三三之所以這麼憤怒,是因為她覺得「自己」的氣球就要被「搶」走了呀!

探索到可能的原因後,我語氣堅定且和緩的說:「三三,這個氣球是媽媽買給三三的,它就是三三的,不管米妮被誰摸過,它還是屬於三三的。如果有人想搶走,媽媽會幫你搶回來,因為它永遠是你的。」

說完這句話,神奇的事發生了。三三平靜下來,並大方的將氣球分享給妹妹。

有時與孩子的溝通就是這麼簡單。孩子還小,表達的方式不夠精確,只要多探索孩子內在真正的渴望,親子間的溝通也就跨出了一大步。

有時,與孩子對話陷入僵局了,父母換個立場,別強迫孩子進入我們認為對的觀點。讓我們稍微改變一下看事情的觀點,世界會因此變得非常不一樣。

 

引導孩子轉換觀點,從對立到相愛

有天晚上,趁著一一還沒回家前,我處理兩姊妹的晚餐和上床前的準備。沒想到吃完飯後,我才離開一小會兒,客廳立刻傳來三三的哭聲。

我趕到客廳詢問三三怎麼了,她抽抽答答的回答,剛剛妹妹用畫板畫畫,硬要逼她看,她不想看,妹妹就一直把畫板推到她面前。她不喜歡,就用手把眼睛遮起來,妹妹不死心,去拉她的手,逼她看。

她堅持不看,妹妹第二次去拉她的手,硬把畫板貼在她的眼睛上。她生氣,叫妹妹不要再這樣做了,但是妹妹不但不聽,還吐她口水!
三三又氣又委屈的哭著。

我轉頭詢問川川,是這樣嗎?

川川是個天性很愛打岔的孩子,她只回了我一句:「我沒有吐姊姊口水啦……」然後往我身上蹭,把身子坐在我大腿上。

我請她站起來,看著我,確認她的焦點在我眼睛上,又問了一次:「發生什麼事,你可以告訴我嗎?」

結果三三搶先哭著說:「媽媽我沒騙你,事情就是我說的那樣。」

我說:「我相信你說的,但有時候我們的看法不一定是妹妹原來的意思,所以媽媽得問妹妹的想法。」

結果一轉頭,個性打岔的妹妹用一種全身癱軟的姿態,上半身躺在沙發上,完全不想面對焦點。

我把她扶起來,說:「你不用害怕,媽媽不是要罵你,媽媽只是想聽聽你的想法。你有吐姊姊口水嗎?有把畫板放在姊姊的臉上嗎?」

川川有點彆扭,小聲說:「我沒有吐姊姊口水,我只是這樣『噗』一下,不是要吐姊姊口水。」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噗』一下?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什麼?」

川川說:「因為我畫了高音譜記號啊,我想問姊姊,我這樣畫對不對,可是姊姊都不看,我想叫姊姊看嘛……」

核對完事件,再比照一下兩姊妹的性格,我大概能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情緒的來由了。

三三還在一旁哭泣,我給了些安慰,表示知道她很委屈,知道她沒有反擊回去是多麼的忍耐,我給了她正向回饋。三三沒有因此不哭,於是我轉頭問川川:「雖然我們不是故意把姊姊弄哭,但是姊姊哭了,我們該怎麼辦?」

川川立刻向姊姊道歉,不過姊姊不領情。川川遞上自己的手帕,要給姊姊擦眼淚,但姊姊生氣拒絕了。

我在中間緩頰,跟川川說:「這條手帕是你的,姊姊不敢擦,你趕快到房間拿一條新的手帕給姊姊擦。」

川川因為自責讓姊姊哭了,所以像馬一樣飛奔去拿手帕,我則在等待的過程提醒三三:「川川有反省了,她想安慰姊姊,不要讓她一直處在被拒絕的狀態裡太久,好嗎?」

川川回來後,三三表面上的行為似乎聽懂我的話。她接過川川的手帕,但內在還在生氣,氣川川欺負她,所以情緒一直走不出來,她一直把怒氣發向不停賠不是的川川。
三三說:「你很壞,一直弄我,我不想理你。」

川川像洩了氣的氣球坐在椅子上哭了起來,不一會兒又奔到房裡大哭特哭。

三三坐在客廳,還在氣焰上,不停問我:「媽媽,川川真的很壞,對不對?」

她應該是想得到我的認同,然後就可以站在同一陣線一起罵川川吧,我想。

我腦子轉了個彎,心裡想的是,得把她們兩人的愛傳遞出來給彼此才行,否則情緒只會越來越糟,情緒產生出來的化學情緒會越繁衍越複雜,無助於溝通。

於是趁妹妹川川哭泣的空檔,我對三三說:「其實妹妹很愛你。」

三三說:「哪有,她吐我口水耶,我只是不想看她的畫,她就吐我口水。」
「三三,你如果畫完一幅新的畫,你最想拿給誰看?」
「當然是爸爸還有媽媽。」
「爸爸媽媽是不是你最喜歡的人?所以你才會拿給我們看?」
「對啊!」
「你會拿畫給你討厭的人看嗎?」
「當然不會!」
「所以囉,你覺得川川為什麼拿畫給你看?」

三三靜默幾秒後,小聲說:「川川喜歡我,所以才想拿給我看。」
「是呀!正是如此。」
「可是她吐我口水耶!」
「妹妹很愛玩嘴唇振動的遊戲,所以我不認為她是想吐你口水。」「那她幹嘛要對我這樣『噗──』!」
「這樣吧,我們換個方式想一想,如果你拿畫給我看,媽媽卻跟你說:『我不看我不看!』不但把眼睛閉起來,還用手把眼睛遮住,你覺得你會開心還是生氣?」

三三又沉默了許久,才說:「我會生氣。」

「所以我覺得,川川之所以會『噗』一下,是因為她被最愛的姊姊拒絕了,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會忍不住『噗』一下,你覺得呢?」

三三點頭說:「應該是吧,要是我會更生氣,就不只會『噗』一下了。」

「所以妹妹很愛你呀!你愛妹妹嗎?妹妹等一下哭完應該就會回來找我們了,我們該怎麼對她才好呢?」

果然沒多久,爽朗的川川哭完回來了,躲在客廳的簾子後面,不敢走到客廳來。

我說:「川川,你回來啦?要來吃東西嗎?」
川川說:「我不要!我生氣!」
三三在一旁打圓場說:「好啦,不要生氣了,姊姊跟你說對不起,對你這麼兇,又不看你的畫,對不起。等一下我畫一個正確的高音譜記號給你看好不好?」
川川說:「好,可是我要擦鼻涕,媽媽我的手帕咧?」
三三說:「媽媽,你拿我的手帕給妹妹擦鼻涕好了,我不用了。」

兩姊妹的情感,在那一刻,融向了對彼此的愛。

父母的功能,不在於仲裁事情的對錯,不在於解決事件,而在於引導。因為事情永遠沒有對錯,只有觀點的不同。適度的引導,可以讓孩子明白事情不只有一種看法和感受。

幫助孩子轉換觀點,讓兩姊妹在很快的時間裡走完情緒歷程,走向了彼此,也走向了愛,絕對是每一次在孩子爭執中工作的唯一核心。

 

摘自 李儀婷《孩子永遠是對的》/遠流出版


 

Photo:Patrizio Cuscit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