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該關心身體的,是你而不是醫生

今天,你的肝快樂嗎?腎,開心嗎?脾臟鬱悶嗎?身體總是有故障,需要維修的時候,所以他們平常靠運動、瑜珈與靜心等來保持身體最佳狀態,一旦運作不順他們自然醫學、順勢療法,或者中醫、藏醫,各有自己的醫療邏輯與哲學。在以自然與靈性聞名的曙光村,體驗看了西藏醫生,做了一套聲音治療(Sound Healing),在靈性的地方,總是會有很多超越我腦袋可以想像的事情發生。

曙光村聲音治療:喚回你與內在身體的關係

今天,你的肝快樂嗎?
腎,開心嗎?
脾臟鬱悶嗎?

若是平常被這樣的問候,你鐵定覺得對方「生病」了。但在曙光村,由於人文薈萃,其中有一部分的人,對於現代西方醫學存有很大的問號,很多人終其一生不去醫院、不看醫生(特別指西醫)、不吃西藥,甚至不打預防針。

但身體總是有故障,需要維修的時候,所以他們平常靠運動、瑜珈與靜心等來保持身體最佳狀態,一旦運作不順他們自然醫學、順勢療法,或者中醫、藏醫,各有自己的醫療邏輯與哲學。

且先不談論這其中的是非,我也缺乏足夠的專業來論斷,但人既然都來到這個以自然與靈性聞名的國際村,該有的體驗總是要經歷,所以今天我就去看了西藏醫生,然後做了一套聲音治療(Sound Healing)。

看西藏醫生的經驗,我會放入曙光村西藏館的文章來談,這次我們專心來跟自己的器官對話。

其實我一直避免寫文強調曙光村與靈性,甚至超自然的關係,一方面是自己缺乏慧根,二方面是不太信服,基本上我覺得人還是應該以自由意志的哲學思考來探求人生。

不過,年紀漸長,也開始學會不要輕易「敵視」不同論點,因為,否定別人,不代表自己完美。承認自己的局限,傾聽他人觀點,才有可能往完美前進。

 

「器官哪裡有問題?」從你最常有的負面情緒找起

在百花盛開、群蝶飛舞的簇擁下,我穿越聲音治療師Isha家的社區花園,穿過典雅的廊道,抬頭看見一塊題有SRISHTI SOMA的匾額,來到玲瓏有致的家兼工作室。

穿著略帶唐風的服裝,Isha開門見山地問我覺得哪些器官需要治療?我回:甲狀腺,目前身體最顯著的問題是甲狀腺機能亢進。她說:甲狀腺屬於內分泌系統,所以通常是在第二次療程之後才能進行。第一次還是建議我先從器官著手。

雖然事先做了功課,背好心肝脾肺腎的英文名稱,但要我指出自己的「器官哪裡有問題」,還真說不出口。她微笑,換了個方式問:「那你最近生活中最常有的負面情緒是什麼?」

我回了易怒與不耐煩。

她說:那就是肝臟了。

在那張有著印度風情的花紋單人床上,她要我躺下,將雙腳放在印有台灣繁體字的毛巾上(她曾造訪台灣數次呢),將手放在肝臟上。

直覺地將兩隻手往胸口擺,鬧了個笑話,原來我想成肺了(不是才背過五臟的英文?!)倏地想起來是肝,但肝在哪裡呢?我把手放在肋骨下方。她要我往右移一點,說肝有一部分在肋骨後面。

然後她要我用手去感受肝的存在,聲音治療開始。

先是聽到鐘聲,由小至大的聲波,像是漣漪般一圈圈地、來來回回地穿越我的身體,迴盪在整個空間。接著類似琴絃的聲音,由細漸厚,撩撥又撩撥。

身體細胞還在感受這些樂器的震動時,Isha 開始吟唱om的聲音,每個音頻都像試探性叩門似地,由輕漸重。聲音先是從腳邊傳來,接著吟唱聲變高,從我腦後發聲。

 

吸進正能量 排出負能量

第一階段的聲音治療結束,Isha要我打開眼睛,然後進行第二階段,有點像冥思與諮商同時進行。她要我把手繼續放在肝的位置上,自己跟肝「對話」:
在進行第一階段的聲音治療後,肝的感覺、情緒如何?
放在肝上面的我的手,有甚麼感覺?

然後,她要我練習把感受到的正能量呼吸進入身體,把感受到的負能量藉由雙足排出室外,排到院子,排到mother earth之上。最後,她要我感覺肝是甚麼顏色,在做治療之前它是甚麼顏色,治療之後又是甚麼顏色。

在治療進入尾聲,她要仍躺在床上的我說說對今天聲音治療的感覺。先不管前面顏色與情緒的討論,我都是隨意說出腦海亂現的字眼,但接下來這段我倒是很真誠:

我感覺所有的聲音穿越我的身體,進出,很像是在叩一道一道的門。之前我是一個唯心論者,花太多時間思考形而上的東西,卻忽略心物合一的重要。

身體與我的連結是這麼地深,但常常「我」跟這個身體的距離卻好遠,只有發生病痛時,才開始覺知它的存在。

現在,透過這些聲音,它們一一在叩我身體的門,雖然有些還無法打開,但我開始感覺去開那一道道身體的門的重要性了。

 

你的身體 不是醫生的

我這個人就是典型受智識教育的遺毒,太強調頭腦的訓練,形而上的思考。雖然對這個世界時常有感,但常以論說文的方式行之,通常是失戀失意時,才會進入抒情文模式。

不過,關於身體的經驗,我回想起自己有一套模式,就是會「交代」自己的身體,預防遲到。這是自行研發的招式,為了避免睡過頭,錯過隔日重要活動,在睡覺時,躺在床上,我會跟身體的每個部分交代,例如:雙手啊,明天五點一定要醒來喔!細胞啊,明天五點一定要醒來喔!

好像頂有效的,我會連作夢都夢到自己遲到,一陣驚醒,然後就準時起床了。

這是我最接近跟身體對話的經驗。其他,就只能頹喪地回到國中生物,背起冷冰冰的身體結構與循環系統,永遠記不住心室、動脈與靜脈回流的關係。在寫完考卷,國中考完生物後,因為高二選擇文組,就跟這一切說再見。

但,我們無法真正跟自己的身體說再見,直到離世那一刻。但我們拽著這一身皮囊,每日庸庸碌碌,鍛鍊自己的腦力,疏於訓練體力,乃至於覺知身體的能力。

直到你「感受」到身體某個部分的存在,為時已晚,身體已經出狀況,發出嚴正抗議聲。然後去看醫生,吃藥,壓抑它。等到壓抑不了,再看更多的醫生、吃更多的藥,用更多的力量壓抑它。

 

帶領孩子建立與身體的連結

Isha在最後建議我,可以帶自己的小孩玩一套的身體遊戲。要他們把手放在任何一個器官,然後問:

「你覺得這個器官有甚麼感覺」(感覺也是一種感覺)
「它有甚麼情緒?好情緒是甚麼?壞情緒是甚麼?」(沒有情緒也是一種情緒)
「現在把好情緒吸進身體、壞情緒讓它從腳往屋外、往泥土排出去」
「現在用你的手感受這個器官,你覺得它是甚麼顏色?」

Isha的聲音治療理論,立基於中醫的五臟(心肝脾肺腎)、五色(紅青黃白黑)與五情(喜怒思憂恐)的對應與平衡。

而身體覺知的理論,在曙光村早於1992年變成課程意識,在村內的幼兒園與小學展開,他們稱之為「身體覺知課程」 (Awareness through the body, ATB)。

透過有趣與創意性的活動,在覺知能力最強的兒童時期,幫助兒童保存、強化,甚至於不斷開發心靈對身體的感受與認知,提升注意力、專注力及放鬆的能力。

目前也有成人課程,今年八月正好也有課程開放參加(請參看曙光村2017.07.29週刊News & Notes)。

 

半夜發出聲音的床

結束後,我對聲音來源特別感到好奇。原來弦聲來自這張床Nidra Anantarl (sound healing table),擁有五十根以上的琴弦,購自曙光村著名的音樂工廠Svaram,廣泛運用在聲音、音樂治療與瑜珈等領域。之前住在這裡的朋友,每晚都會聽到莫名的聲音,感覺驚悚,後來才知道是這張床時常會「自動調音」。

如同每款弦樂器,既然有琴弦,就得定期調音。據Isha表示,這張床本來在她尚未搬來現址時,都定期需要專業師傅前去調音,但自從她搬來此處,放置此位後,這床時常會「自行調音」,甚至,就在我去做聲音治療之前,這張床就自己先行調音,恭候大駕。而且,據Isha表示,不是每張床都會自動調音,只有她家這張會。

在靈性的地方,總是會有很多超越我腦袋可以想像的事情發生。

 

參考連結:

【身體覺知課程】https://awarenessthroughthebody.wordpress.com/

【曙光村音樂工坊svaram】http://www.svaram.org/Default.aspx


 

Photo:Ru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