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鬥爭讓孩子麻木無力

正是那些或多或少沒說出口的話,反映出父母之間的權力鬥爭,無論涉及的是生活開銷還是休閒活動的安排,都讓孩子感到沉重。

發生關係危機或雙方離異後,你若宣稱:「我從未在孩子面前說過我丈夫的壞話」,或「我從來不曾當著孩子的面跟我太太吵架」,通常你只是自我安慰而已。你可能做得不明顯,也沒對孩子說:「你爸爸是個大傻瓜」或「我再也無法忍受你媽媽的愚蠢了」然而孩子承受的折磨發生在微妙的感覺層面。

當父母說:「你們在爸爸那裡是不是又一直看電視?」或「唉,是你媽媽想要這樣的。」這類話的含義都相同:錯誤的是另一方。

正是那些或多或少沒說出口的話,反映出父母之間的權力鬥爭,無論涉及的是生活開銷還是休閒活動的安排,都讓孩子感到沉重。

我在許多離異中看到相同的衝突模式:父母中的一方放縱孩子吃麥當勞、看DVD和連續劇,而另一方則有完全相反的安排,「你還得練鋼琴!」或「把青菜吃掉!」一人在某方面特別嚴厲、有道德感或責任心,另一人就特別放鬆、好說話或粗枝大葉。離異的狀態越緊張,家庭中「漢堡與胡蘿蔔」的鬥爭就越極端。

一個剛離異的女人認為自己找到了證據,可說明前夫的無能以及分手的正確性:「他一離開,我的孩子立刻變得好多了。」不過她並不知道,當前夫單獨與孩子在一起時,也有同樣的感覺。

婚姻不是解藥,離異本身也不是問題。關鍵是我們對婚姻的看法,以及對離異和往日伴侶的態度。如果我們認為離異會使孩子受到創傷,那他們就會受到創傷。對孩子而言,並非狀態本身有問題,例如父母的離異,而是父母面對與處理它的方式造成問題。

因此,如果你要離開伴侶,最好還是在愛中分手。

在離婚過程中,你能夠對孩子做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對於伴侶的不同之處不斷尋找寬恕包容以及真正的理解。如此一來,你和孩子的生活才可能在離異後比較快恢復平靜。你的性格會由此成長,孩子也能在自己身上尋得支持。

 

孩子能治癒父母

我很確信,所有人都是演化鏈上具有療癒的一環。我們來到這世界,正是為了療癒父母的歷史;我們的孩子來到這世界,也是為了療癒我們的歷史。

我和丈夫從各自的家庭中,帶來很多固定且迥異的生活態度、習慣與模式,如今許多早已被迫拋到一旁。由於個性因素,我丈夫在很多方面其實並不適合家庭生活,而我也是。我們各不相同,當我們勇敢地捍衛自己的不同,而非任憑家庭需要來支配我們的心靈,充滿信心地走在我們選擇的道路上,就在這些時刻,我們的家庭得到療癒。

家庭中哪裡出現緊張關係,哪裡隱藏著痛苦不安,孩子就會在那裡產生叛逆行為。我猜想,以前我母親對許多事情感到焦慮,曾有數次心跳停止,都與我年輕時的大膽行徑有關。她無數次竭盡全力以威脅和譴責的方式企圖制止我。如今我清楚看到,她找到了平靜,因為我的行為幫她戰勝內心焦慮,也突破了自我限制。

她瞭解到,這些焦慮很多是沒來由的,一些她認為不可能的事,其實是有可能的。由於我在成長中超越了她,也沒有受到損傷,她的一部分自我便從舊有桎梏中解脫出來。

今天,她為自己的女兒感到驕傲。

家庭中有許許多多約束、焦慮與傷痛,很平常而且微妙,我們幾乎從未意識到。童年時,我們會單純認為生活就是這樣。例如在我娘家,對於貧窮總潛藏著恐懼,因為我父母小時候都經歷過飢餓與貧窮,所以我們家的生活原則就是:節儉,控制家庭開銷,針對未來風險規劃保障。

而我丈夫在童年時期受到另一套信仰體系影響:家庭至上,要永遠且不惜任何代價維繫家庭,並對外聲明。剛結婚的頭幾年,這種信仰戰爭籠罩著我們的婚姻。對我丈夫來說,與任何其他人談論我們的問題是無法想像的。如果我這麼做,就是對神聖家庭最嚴重的背叛。

相反的,在我眼中他那種輕率、無遠慮、只顧眼前的生活態度,將會拖垮我們。

想必你已看出我想傳達什麼:每個人都迫切需要對方身上與自己不同的特質,儘管那無法想像又難以接受。現在我丈夫全力支持我,在這裡長篇大論地描述我們的婚姻和家庭生活,讓世界各地讀者都能看到。而我因撰寫這本書很少到診所工作,但我已學會相信,我們一家未來不會挨餓。

 

治癒是最好的遺產

我和丈夫共同修復婚姻、獲得療癒,並在情感上緊密聯繫,這都為我們的女兒奠下生命的堅實基礎。就好像一株幼苗能夠成長,是因為生長的環境不斷改善。幼苗日漸茁壯,體驗到外在世界充滿生機。

如果父母對於彼此的差異能日益珍惜並融入共同生活中,孩子就會像幼苗一樣茁壯成長,同時體驗到多種可能與相互融合。

我們的女兒在困難條件下來到這世界。她的出生受到許多障礙阻撓。一生下來頭三個月她經常有嚴重的腹絞痛。只有當我們把她放在肩頭上搖晃時,她才能安靜下來,於是整天都得這樣。體貼的朋友有時會過來抱抱她,好讓我們休息片刻。她小時候從來不能自己玩,也不能自己睡,我們的注意力無時無刻都得在她身上。

這情況讓人難以忍受,有時我只想逃走。我現在還記得,當我和丈夫第一次出門度假五天時,我清楚知道那幾天我不用換尿布的數量。

現在我已明白,女兒當時以她的本質反映出我們婚姻的緊張關係。如今隨著婚姻狀況改善,我看到的是一個平衡、樂觀、獨立的孩子,孩子也跟著父母一起得到療癒。

當父母處於權力鬥爭中,孩子的內在也會發生權力鬥爭;當家庭籠罩著焦慮和緊張氣氛,焦懼和緊張也會彌漫在孩子心中。當婚姻伴侶中有一方強烈拒絕了對方的某些特質,孩子會感覺自己存在的某一部分遭到強烈拒絕,無論這一切是如何隱而不顯。

按照我的理解,女兒是一個在我們家誕生的獨立靈魂。我們必須學習不斷去愛並接受世界上的各種事物,否則就無法真正教育她,給予她所需要的一切。她很早就感覺到自己被肯定、珍視,因為我們支持她內在最深層的本質。

但我確信,我們的女兒帶著她美妙的詼諧幽默與充滿能量的天性來到人間,只為了一個目的:她的心靈將經歷各種探索冒險,她也會在生命中療癒許多事物,不僅是我們至今能夠接受的,不僅是我所能夠想像的……

 

摘自 愛娃-瑪麗亞.楚爾霍斯特 《愛自己,和誰結婚都一樣》/商周出版

 


Photo:JelleHarmen van Mourik,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