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誰結婚都一樣

你不能總是期望伴侶幫你找到真正的快樂,也沒人能保證讓你獲得自信和對自我的重視。無論你碰到誰,最終總是會與自己相遇。

不管跟誰結婚,其實都一樣。你面對的本來就只有你自己。你的另一半顯現出的不過是你沒實現的需求、你自身愛的能力、你遇到的障礙、受到的傷害、你的活力,尤其能讓你看到渴望與恐懼在你內心深處造成的分裂。

你不能總是期望伴侶幫你找到真正的快樂,也沒人能保證讓你獲得自信和對自我的重視。無論你碰到誰,最終總是會與自己相遇。

我知道這個觀點馬上會引發各種反對意見。在童話故事中,只有真正的王子才能與真正的公主相遇,如果他們沒有死去,到今天仍然幸福生活在一起。現實的婚姻生活卻是在婚禮之後才真正開始。然而越來越多的婚姻在此之前就失去了意義,即便他們沒有死去,也早已分道揚鑣。

三分之一的婚姻在離異前就已擱淺,在人口稠密地區,比例甚至達到二分之一。所有這些人在結婚之初,都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且能給予幸福的正是自己的另一半。後來他們離婚,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得到當初所希望的幸福。跟這個人的婚姻看起來就像一個設計好的騙局。

 

離婚,沒有必要

我想做的,就是希望能推動你從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來剖析婚姻:婚姻絕對不是浪漫的精美包裝,它的真意在於平衡和調節伴侶間的內在衝突。

在婚姻的核心裡,始終埋藏著生命最具挑戰性的動力和彼此矛盾的衝突。儘管親密接觸使婚姻關係比其他形式的關係都豐富得多,但這種長期關係所承擔的責任,也會令彼此以最大的限度消磨損耗。沒有什麼能像婚姻那樣迫使我們認識到,我們雖然是個體但絕非全人,我們總是無法找到更好的另一半,我們只是普通人。

終於有一天,我們碰到了自己在追求的人,並結婚成為一對。驅使我們不斷尋找的渴望看似終於平息,我們感覺到完滿合一。

但往往好景不長。數年後,還有多少伴侶還能感覺到和諧與快樂,還能積極地溝通談心?

並非只有找到正確的另一半,你才能獲得幸福。我要告訴你的是,你的幸福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你自己就能使生活和情感變得充實豐富。但是,你必須將尋找的觸角伸向你的世界。

 

真正的伴侶是你自己

理想的存在與完滿合一的感覺其實只能從我們自身內部尋獲。每個人生來就是如此,但人們往往忘記了這一點。

我們人類的成長過程從來不是那麼簡單。現實的限制、父母的要求、社會的影響,如同精神上的基因控制,在我們還未發芽生葉就已打上烙印。隨著時間推移,它強大的影響力和推動力讓我們漸漸遺忘了原本屬於我們的完整性,使我們看不到自己的核心目標,得不到成長所需的營養和動力。

我們被內心的矛盾驅使,一生不斷地尋找、追逐:我們可以一走了之,卻因為一直以來接受的觀念,不得不留下來照料一切;我們期待擺脫所有束縛回歸自然,但所接受的教育不允許這樣做;我們渴望成為熱情奔放的女性,追求夢想中的情愛,母性的天性卻承擔起所有責任,無法隨心所欲;或一個充滿力量的男性夢想有更多自由、經歷更多冒險,心裡卻像個小男孩一樣,希望躺在溫暖的懷抱裡得到無微不至的呵護。

當我們試圖從與另一個人的共同生活中尋找幸福時,我們想得到的其實是內心的均衡與和諧。但我們大多數時候都沒有清楚感知到這些內心衝突,只是覺得缺乏平靜與快樂。因此在身邊尋找一切可能使我們改善和補充的事物,我們都在尋找更好的另一半,尋找偉大的愛情和一個命中注定的人。

 

我也變得和我老公一樣無情!

兩性關係中,爭吵的主要焦點在於,我們總是希望改變伴侶。兩個人的差異會讓彼此在不自覺中回想起往日的傷痛與愧疚,於是我們試圖改變對方,希望他按照我的方式去看、去做、去感受。在這一點,我可以列出我丈夫身上無數令我無法接受的性格和行為。這些問題曾讓我堅信,我們非離婚不可,而今天,同樣的問題卻讓我看成促進個性發展的推動力。

伴侶與自己不同的行為和思維方式,可以給婚姻帶來力量與活力。完成本書是我的夙願,而我今天之所以能實現,應該歸功於我曾經厭惡丈夫身上的那些特徵。只因為我很輕率又不負責任,既不關心我們生活的穩定,也不在意家人想要的快樂幸福;只因為我很自私地抽身,把一切都拋開,完全讓丈夫擔負家務和照顧孩子,我才能寫完這本書。

當然我不是為拋開一切、輕率浮躁、不負責任做辯護。不是要你去過從前受陰影影響的生活,而是要學會為了自己的存在而不斷從外界吸收營養。

在婚姻陷入最低谷時,我丈夫在家裡的確就像是偶然出現的旅客,從來也不想瞭解我對他的迴避、拒絕與妻女共同生活有何感受。我也像咯咯叫的老母雞和典型的家庭婦女一樣只會抱怨嘮叨。他和我一樣,都只是一半。我缺乏的正是他擁有的,他沒有的卻是我的特色。今天我可以利用他的原則性來實現對雙方都有利的事,而他在家裡可以隨心所欲地過無憂無慮的日子,我們的共同生活也變得更輕鬆愉快。

 

惡婆婆是最親密的戰友

在家庭成員面前,我們最容易表現出內心的分裂,而家庭成員正能幫我們撫平心靈創傷和整合分裂。在我們的父母、兄弟姊妹、伴侶以及長大成人的子女面前,我們會體現出內心務必要重新整合的那部分。「有些事情真的無法諒解。你丈夫那點故事和他的無情根本不痛不癢。」我聽到如此的反對意見,「有些女人與丈夫最好的朋友合謀欺騙自己的丈夫;有些男人一夜之間拋棄了自己的老婆孩子;還有那些惡婆婆、壞媽媽、潑婦惡棍和打孩子的父親,難道我們也要接受他們?」

我可以列舉無數這樣的例子,但此刻只想建議大家,不要為外界那些危言聳聽的怪人物和行為傷腦筋,這只會讓我們忽視應該關注的事—我們的生活和伴侶關係。

因此,我希望你能認真仔細地注視那個你無論如何都想擺脫的人,在你生活中最容易讓你憤怒的人,你最想拒絕的人。如果你有足夠勇氣對自己真誠,那就問自己:這個人擁有什麼我想要的?

這個人能做什麼,是我不允許自己去做的?在哪方面他很自由,而我受到限制?只要對自己坦誠,你會在答案中發現自己最大的願望。你曾經擁有它,它卻被視為惡劣或對其他人有害,或曾為你帶來命運轉折,也可能是原生家庭未曾允許你去發展的能力。

誠實考察一下我們的陰影,我們會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內心深處的缺失和成長家庭所缺乏的東西。不論是無憂無慮的心、勇氣、奮鬥心或獲取財富的能力;不論是貪玩好賭、偏好肉體享樂、腳踏實地還是無畏的自由精神—不管被看做哪種化身,我們最終都會把這些特徵納入自身,在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不僅會得到來自自身內部的力量,連整個原生家庭也會受益。

冰山總是要求我們不斷拓展自己,如果有勇氣沉入冰山深處,我們不僅能在那裡發現那些被誤解、令人厭惡的壞蛋,也會發現家庭過去幾代都沒學會的痛苦教訓。把失去的部分找回來,我們會成長,還可以把學到的東西教給家人。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活得快樂的媽媽,全因學會放過自己

女人無論有沒有結婚,都要有「靠自己活下去」的氣概

 

摘自 愛娃-瑪麗亞.楚爾霍斯特 《愛自己,和誰結婚都一樣》/商周出版


 

Photo:Ales Krivec,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