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溝通,是要說孩子聽得懂的話

男孩說的那位國中生,在課堂上一直說話,有時是在回應上課內容,有時則在跟別人聊天,他的音量又大,也常出現不合適的言語。上課沒多久,我便直接向他表達我的感受與規則:「我不喜歡你這樣講話。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但不可以影響我上課。」

日前去一個文學營隊上課,教室都坐滿了,而且還是混齡的,有小學中高年級以及國中生。我講了兩個普通的故事,上了一堂普通的課。

一位朋友的兒子也在座中,他回去後跟媽媽說:羅老師一秒鐘就讓國中生安靜下來,太神奇了。

 

直接向孩子表達大人的感受與規則

男孩說的那位國中生,在課堂上一直說話,有時是在回應上課內容,有時則在跟別人聊天,他的音量又大,也常出現不合適的言語。上課沒多久,我便直接向他表達我的感受與規則:「我不喜歡你這樣講話。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但不可以影響我上課。」

男孩跟媽媽說的,大概是指這個吧。

國中生因此安靜了下來,但期待他永遠安靜下來,永遠遵守我的規則,這是不切實際的,也是不合理的期待。如果我的內在夠自由,便能接納他一再違反、挑戰我的規則,因為他是自由的,他有不斷違反或挑戰規則的自由,但同時我也是自由的,我可持續堅守我的規則,持續平靜而堅定地制止他,因為這是我的課堂,我有我的界線。當我的內在越自由,我的界線也會越明確。

安靜了不久,國中生又難以節制地說起話來了。我注視著他,請他站起來。他不願意。「站起來。」我堅定地看著他。「站起來。」他只好不情願地站起來。「你影響到我上課了。」我讓他站了十幾秒。「坐下吧。」我並沒有要處罰他,只是想藉此傳達我的規則。

他再次安靜下來了。

 

給方法讓孩子參與,也給孩子空間和時間

我連番制止他說話,他或許會有生氣、委屈、受傷等情緒,若他是我班上的學生,我會找時間跟他談話,以探索、照顧他的內在。然而,這是短期營隊,我只來三小時,實在沒有時間。在講課之餘,我思索著:有什麼變通的方式嗎?畢竟他在不停說話的過程中,有時也在回應課程內容,不全然在打岔,他還是想參與這堂課,只是用了不甚恰當的方式。我該用什麼樣的方式,讓他融入這堂課呢?

在講到王允宴請百官,百官皆哭而曹操獨笑這段時,我決定邀請他加入,讓他用誇張的笑聲模仿曹操的反應。他也願意配合,在需要他笑時,便毫無節制地笑;在需要他停下來時,他也願意停止,效果好極了。

他慢慢融入課堂了,但有時不免故態復萌,頻頻打斷其他孩子的發言,自顧自的說話。我又注視著他:「你先不要講話。等別人說完,你再舉手,我會讓你講。」他向我道歉後,安靜了下來。而後來,他也真的舉手了,我也給了他時間表達意見。

這是一堂很普通的課,我說故事的能力,大概來達天花板了。但在班級經營上,我感覺自己越做越好了,這是因為我越來越熟悉冰山、對話與臨在(一致性)吧。我只要能先安頓自己的內在冰山,再運用對話,與孩子一致性溝通,那麼課堂上的各種挑戰,也就較能從容以對了。

 

Photo:jess2284,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