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咖啡師

「巨大少年」咖啡館內來來去去的鄉親和旅人,正見證這個古老小鎮的逐漸蛻變。

一群年輕人衝進來大聲嚷著「啊!終於找到東海岸頂尖咖啡館了!」,高大的咖啡師淡淡回應一聲「別亂說!我不是」。空氣中忽然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氛圍,混合了尷尬、興奮、淡定各種情緒,同時夾雜著著四處飄逸的咖啡香氣…

「良鎮」住過我家八次之後,終於下定決心搬來長濱小鎮追尋他多年埋在心底的夢想。

「我想要煮出一種自己的咖啡味道,基本的味覺都要有。酸、甜、苦,有些層次,但不是很複雜,不是很奔放,要有存在感,就是咖啡裏的厚度,喝下去身體有很厚實的感覺。」

 

為甚麼選在長濱小鎮築夢?

「住過陽光佈居幾次,不時到外面走動,接觸、看到一些人,一直感受到這個小鎮很單純。大家工作雖然不一樣,但生活步調很慢很一致,感覺上給人很大的生活空間,在都市裏很難體會的一種放鬆和自在。於是興起能不能搬來長濱圓一個咖啡夢?」良鎮頓了一頓,思緒飄回三年多前「其實這個夢很奢侈,我所有條件都不俱足,尤其是經濟上幾無可能」。

「但是夢想越來越強烈,想要逃離都市的意念每天不時迸進腦海。我很想創造出一種屬於長濱的咖啡風味,單純一點,不那麼強烈,很溫和但卻有存在感,就像每個人在長濱生活的一種味道」

 

良鎮終於勇敢邁出他的第一步

「剛開始的前三個月,每天都會害怕,怕開不起來,怕回到從前,怕只是噩夢一場」

為了轉移注意力,也明白對治「怕」的方法就是精益求益,做到近悅遠來的水準,他相信小鎮越來越多的觀光客和願意嚐新的鄉親,應該可以支撐起他這個人生新起點。所以只要生意空檔就不斷練習,忘記恐懼,更專注在「我做什麼樣的咖啡會讓大家更喜歡?我自己喜歡的口味別人是否也能認同?」。

良鎮說「存在感」可以從烘豆和沖煮的功夫上磨出來,只要持續不斷用心體會,兩者都能漸漸抓到那種他要的「長濱味」,而手沖則比較容易表現出期待的厚度,所以不計盈虧買來各種豆子實驗、杯測,請不同的客人品嚐,聽取不同意見。

「接觸咖啡是一個意外,旗山文化園區的兼差專業咖啡師離職之後,公司請我幫忙替代他的角色。做任何事情我都抱持一種好奇心,想要徹底暸解那件事的本質,然後才決定要不要繼續。答應之後我便報名旗山社大和各種咖啡學習課程,越學越有興越,但也湧出越多困惑。以手沖為例,有人說要磨粗,有人說要磨細,有說水溫要高,有說水溫要低,有說要繞圈,有說不要繞,莫衷一是。於是更想暸解處理咖啡的基本道理」

良鎮為了滿足不可自拔的求知慾,無視還在風雨飄搖中的咖啡館,他到沖繩、東京、關東山梨縣、東京都、鐮倉、台北、花蓮、屏東、高雄、台南、台東上課學藝,不斷和很厲害的咖啡店主人交換心得。

 

人生的任何一步,包括回到起點都是一種累積

「於是,我重新回到起點。」啊,繞了一大圈卻是白忙一場?

「最近兩次課程讓我回到咖啡的基本,想要重新開始,重新檢視沖煮烘培的過程。我是從台南上課回來就覺得可以開始尋找了,去花蓮上完課這種感覺更強烈更有把握,但即使如此我也不知道還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找到我自己的味道。」

「這走向現在確定了,繼續鑽研烘焙和沖煮的手法。希望不止在我店內喝到那種長濱的味道,帶回去沖泡一樣感受得到,能夠很穩定提供自己想要傳達的味道。不止咖啡,還有生活」。

良鎮其實還是個「文青」,東吳中文系畢業的他熱愛春上村樹、白石一文、金庸、鄭愁予、楊牧,談起文學和咖啡一樣頭頭是道,眼睛發亮,頭頂放光。

長濱不止是三萬年前台灣最早人類文化發源地,如今越來越多有理想有抱負的新移民結合了在地鄉親,在共同理念下正開創出一個鳥語花香、落英繽紛、人情濃厚的新世外桃源。

「巨大少年」咖啡館內來來去去的鄉親和旅人,正見證這個古老小鎮的逐漸蛻變。

Photo:Rodion Kutsaev,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