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總有低潮,沉潛是為了再躍起

23面金牌的背後不是神話,需要有證明自己「做得到」的初心,還要不停打破自己的框架,讓自己重新站起來。

走進菲爾普斯時代

北京奧運會期間,黛比和往常一樣到現場為菲爾普斯加油。

「我比麥可晚點到北京。一下飛機,我就收到他的短訊:『媽媽,妳到了嗎?』接下來,出關的時候又收到一次『到了嗎?到了嗎?』走出機場大廳又收到一次:『媽媽,妳到了嗎?妳在哪兒?』」黛比笑著說。

從雅典到墨爾本、從墨爾本到北京,姐姐們和媽媽一起,追隨著菲爾普斯前進的腳步,在每一個重大賽事現場為他吶喊加油。而菲爾普斯回報給親人的不僅僅是一面又一面的金牌,更有許多外人無法體會的感激和謝意。

菲爾普斯完成八金夢想的一刻,記者蜂擁而上,長槍短炮把他團團圍住,要求他談談勝利的感受。菲爾普斯說:「我不知道要感受什麼,太多感受、太多驚喜了。

我只想看到我的媽媽。」鏡頭前,他費力地撥開眾人,走上看臺,高高舉起自己的冠軍花束,獻給了媽媽。媽媽和姐姐們摸摸他的腦袋,親吻這個家裡最值得驕傲的孩子,家人相擁哭泣。溫馨感人的場面,讓無數鏡頭前的觀眾感動不已。

 

蛻變再出發

人生陷入自我認同焦慮的飛魚,一次又一次的放縱行為,導致這位泳壇巨星幾乎自毀前程,但菲爾普斯最終還是走過來了。黑暗絕望的歲月裡,親朋好友的默默守護,讓他從自殺邊緣走向重生。

 

父子和好

變得愈來愈孤僻,也不願和任何人交流的菲爾普斯,心中有不少掙扎。在家人的與朋友鼓勵下,他前往亞歷桑納的心理創傷和戒癮治療中心尋求協助。在那邊他收到巴爾的摩老鄉、美式足球聯盟明星球員路易斯(RayLewis)送來的一本書,是瑞克.華倫(RickWarren)所寫的《標竿人生》(PurposeDrivenLife)。

這本書成了菲爾普斯命運的轉折點,當他讀到書上標題「我究竟為何而活?」深藏於心底的問題也因此找到解決出口。和菲爾普斯的成長經歷相似,路易斯也是由單親媽媽撫養長大,也曾經歷過一段低落的歲月。

這本書開始扭轉菲爾普斯的思想,使他相信有一股比自己更偉大的力量,自己存在於這個星球是有目的的。讀完此書後,他決定正視心中一直迴避的父親問題。 成長於單親家庭,母親的艱辛持家與對菲爾普斯的支持,是他的萬幸,然而在父愛上得不到滿足,也一直是菲爾普斯痛苦與不幸的來源。

有一次,勒戒中心的療程希望患者邀請家人前來參與治療,菲爾普斯下定決心邀請他多年未見的父親。儘管對父親是否參加並沒有抱持太大的希望,但是當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時,菲爾普斯非常驚訝。沒想到父親真的出席了,而且微笑地對他說:「你是我兒子,你邀請我,我怎麼可能不來?」

 

背後另一位重要的女人

菲爾普斯的重生,除了來自與父親的和解之外,背後的另一位女人妮可強森,也是他人生的一盞明燈,讓他重燃生活熱情。一直以來缺乏父愛的他,因為妮可強森,讓他的人生多了一個更重要的身分─父親。

正如情侶間常見的戲碼,菲爾普斯和妮可也分分合合。他們在二○○七年相識,妮可後來選上二○一○年的加州小姐。兩人曾在二○一一年分手,期間菲爾普斯歷經酒駕、大麻風波,一度陷入低潮,二○一四年與妮可的復合,成為他重振的關鍵支柱,讓他的人生從谷底再次崛起。

二○一五年菲爾普斯與妮可訂婚,這段崎嶇波折但終究修成正果的愛情故事,也再度扭轉了他的人生。菲爾普斯決定再度回到泳池,準備參加二○一六年的里約奧運,兩人商量里約奧運後就結婚。

伴隨著各種破碎關係的修復,菲爾普斯重回泳壇,二○一六年五月五日,他們迎來兒子布默.菲爾普斯(Boomer Phelps)的誕生。在臉書上,菲爾普斯用一連串驚嘆號來表達自己難以掩飾的激動:「歡迎布默來到這個世界!這是我有生以來最棒的感受!」

布默的誕生無疑為正在備戰奧運的菲爾普斯,提供一個奮鬥不懈的理由。此時的菲爾普斯已不再是年少輕狂的明星,而是一位父親,更加懂得踏實地走在奧運逐夢之路。畢竟有什麼比得上想讓自己的愛人、孩子見證光榮,更能激勵人心?

 

摘自 好的文化編輯部《強韌力》/好的文化
 

 

Photo:Michał Parzuchowsk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