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你飛

我教他如何看轉乘的地圖,然後跟哥哥抱一抱,要他注意自身安全,看著他刷卡進站,再回頭跟我揮手道別,搭上手扶梯,哥哥朝氣勃勃的背影,走出了我的視線,我靜默了幾秒鐘,好多思緒,在腦海裡快速地翻飛倒帶。

最近的假日,我們一家四口,常常會變成三人行。因為小學剛畢業哥哥,已經開始行使著,假日自主安排的權利,一如,這一天。

這一天,哥哥跟三五好友相約,要坐火車搭捷運,去逛西門町和台北捷運大街。

這是第二次了,上次清明四天連假,哥哥就跟同學去逛過,那時我們回北投看公公,哥哥從北投搭捷運去台北車站,再轉乘到西門站,而同學從竹北來,原本有三個人要一起搭車,但其中一個同學,直到前一晚才詢問他母親的意見,他母親不答應他參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那次,一共是三個男生去逛街,這一次相約,就是要滿足上次沒参與成的同學的殘念。

上次,我送哥哥去北投捷運站,這是他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搭捷運,我教他如何看轉乘的地圖,然後跟哥哥抱一抱,要他注意自身安全,看著他刷卡進站,再回頭跟我揮手道別,搭上手扶梯,哥哥朝氣勃勃的背影,走出了我的視線,我靜默了幾秒鐘,好多思緒,在腦海裡快速地翻飛倒帶。

 

孩子第一次獨自出走

記得,大三暑假,第一次要出國,要去西歐玩,七月十號出團,直到七月一號,我才鼓起勇氣跟父親說,我要去歐洲玩十天,父親聽到時,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說,妳可不可以不要去,我說,不行,我團費已經繳了,您給我祝福就好,父親沒有再說甚麼。

七月十號那天夜裡,父親執意要送我去桃園機場,他說以前跟榮工處一起蓋過機場,機場,他熟。

在那夏日的夜晚,我們父女倆,有時聊天,有時無語的步行到車站,轉乘了兩班公車來到機場,找到了同團的團員,父親開始跟團員們閒聊,問著人家家住那裡?怎麼來機場?要如何回去?問到了一位女團員,住中壢,是開車來機場的,父親高興極了,問對方回去時,可以順道送我回內壢嗎?對方一口答應,懸在父親心中擔憂的大石頭,像是穩妥地著了地,父親安心地跟我道別了,看著年近七旬的父親背影,步履蹣跚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那一刻,我才發覺,自己的任性,是讓父親多麼的牽掛與擔心!


(圖:大三暑假第一次出國遊維也納)

很感謝父親,對我的尊重與信任。

那團員隨後問我,妳爸爸很疼妳,對吧?是的,家裡有六個兄弟姊妹,我是最幸運的那一個,最受父親的疼愛。

從歐洲旅行回來,我並沒有搭女團員的便車,因為我和另一位也是大三的女生在歐洲共宿一室,婉拒了那位女團員共宿的邀請,所以也不好意思再麻煩她。

我循著父親送我來機場的路線,回味著我們父女倆一起搭車的心情,轉乘兩班公車,在奧熱的夏日午後,平安的回返家門。

 

孩子長大了,記得賜與祝福與放心就好

這天,哥哥要去火車站,我問他,要媽媽送你去車站嗎?他很瀟灑地說,不用了,我跟同學一起走路去車站,好小子,成熟得真快,連讓媽媽送一程的機會,都不再給了,也好,我跟哥哥抱一抱,交代他要注意安全,記得,在五點前要回家,因為住在內壢的外婆,還在等我們回去,一起晚餐。

我常在想,孩子們長大了,想飛,千萬不能綁住了,他們還柔弱的翅膀;更不能擋住了,那無限寬廣的天空,就給予信任與關心;賜與祝福與放心,深情的看著他飛。

雖然,那有形的臍帶,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剪斷了母子兩端,但這麼多年朝夕相處下來,真情相待、真心關懷、真誠付出。看似孩子們離開身邊的次數愈來愈多,離開的時間也愈來愈長,但親子之間的情感,不但沒有變得疏離,反而是聯繫的更加緊密,因為他們知道,父母的愛,永遠都在。

親愛的孩子,你就勇敢地飛吧!

 

 

Photo:PublicDomainPictur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