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之間,一直為自己辯護其實阻斷了愛

伴侶關係中很常見到,伴侶未被實現的願望和沮喪,讓被期待付出的那一方覺得大禍臨頭。他只好像一位被告那樣,開始細數自己是無辜的。但一方愈是抗辯,另一方就更堅決要他仔細聽她敘述,衝突於是愈演愈烈。
  • 書摘
  • 2017-06-16
  • 瀏覽數4,276

F太太深呼吸了兩次,說:「天啊,我真的非常不滿意現在過的日子,我們去上班,然後就待在家裡,接下來再去上班。無聊死了,我們什麼活動也沒有,就是住在一起而已。我才不要過這種生活,你明明知道,卻一點兒作為都沒有。」
「但是」,F先生立刻說:「上周末我們家不是有客人來嘛!」「沒錯,你的父母來做客!」
「而且上個周末我累得不得了,新的任務快把我壓垮了。」
「你總是有新任務」,她反駁。談話就這樣進行下去。昨天晚上他絕對沒有釘在電腦前面,〈「其他日子卻天天如此。」〉他建議購買爵士音樂節的入場券,〈「還不是我去買的,不然什麼都沒有!」〉他很喜歡看電影,〈「但很明顯就是不愛和我一起去電影院。」〉

這對夫婦,一位是外向太太,一位是內向先生。她喜歡外出,喜歡與朋友約好下午散步,請人吃飯,慶祝這個那個,談天說地。他比較喜歡觀賞美國影集,很多集的那種,和她一起做菜,或者躲進他房間裡的「文明世界」。對於兩人的異同,她心裡有數,大部分時候她也頗能自處。但不知何時開始,F太太有種丈夫老是躲著她的感覺,於是倆人吵個不停。

F先生當然為自己辯護,基本上他了解她為何抱怨,但他不想招惹她,他擔心她會因為對他失望而揚長離去。所以,他捍衛自己並且試著證明,他其實沒有她說的那麼糟糕。

這是伴侶關係中一個很常見的模式,伴侶未被實現的願望和沮喪,讓被期待付出的那一方覺得大禍臨頭。他像一位被告那樣,開始細數自己是無辜的。這些聽在伴侶耳中,只覺得都是藉口,一味抵抗,好像她沒有權力不滿。

一方愈是抗辯,另一方就更堅決要他仔細聽她敘述,衝突於是愈演愈烈。

 

跟另一半訴說你的心路歷程

答案在於,以開誠布公取代一味地防禦。如果我們始終只是帶著歉意指出自己「立意良善的言行」,想藉此讓心愛的人不要那麼負面地看待我們,我們就會一直保持封閉。

然而,如果我們願意暢談,過去和現在我們的內心到底在想些什麼,那麼伴侶就能夠看見我們並理解我們。

唯有如此,對方才會明白,我們並非沒把他所在意的事情放在心上。F先生可以描述一下,當太太請人來作客時,自己都經受了些什麼。在自己的害羞與太太的社交需求之間,他又有何感受?他是否為此坐立難安?他是否覺得手足無措?

那個所謂的「心路歷程」就是目的地。

如果一個人能在衝突中描繪出自己的心路歷程,他便是到達了目的地。如果一個人有勇氣表達出自己的窘迫、迷惘甚或無助,他便能建立起關係。把受傷的感覺說出口,便得到了療癒。一個人如果只是一味地防衛,他就愛得不得其法。一味地採取守勢徒然壞事。

 

《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新書分享講座

講者:曾心怡 台大醫院臨床心理師
7/2(日) 14:30-16:30 金石堂城中店 報名-->https://goo.gl/fq7zIo
7/8(六) 14:30-16:30 金石堂板橋店 報名-->https://goo.gl/Mfxu4q

 

摘自 奧斯卡‧郝茲貝克《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遠流出版

 

 

Photo:Scott Webb,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