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思春期,就是父母的思秋期

孩子的思春期就是父母的思秋期。雖然想陪著孩子們跑,但卻被逼著重新省視我們自己的人生。

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

在育兒結束後,夫妻漫長的下半輩子該怎麼辦,能過得更好嗎?當我思考這件事,開始採訪中老年的人們時,遇見的就是「卒婚」這個辭彙。從婚姻裡畢業,展開新的人生,這個辭彙有清爽的感覺。

不是離婚,而是從婚姻裡畢業。

我本身也對以往的家庭生活感到陷入僵局,因而殷切盼望找到解決的途徑。所以我到處訪問與伴侶各自過自己生活的夫妻,從而誕生的就是本書。
先生與太太各自為了工作分開住在東京與金澤的夫妻。

從分居婚姻開始,轉變為先生全面支援太太工作的夫妻。
原是全職主婦的太太成為一家之主,先生則轉成自由業的夫妻。
育兒結束後,先生轉職朝國際志工與研究之路邁進的夫妻。
貫徹有實無名婚姻的夫妻。

雖然他們可能脫離「婚姻」的形式,但每對夫妻都為了讓下半輩子過得更好,改變成符合自己需求的婚姻模式。

採訪的各個對象即使笨拙地反覆試驗失敗,仍舊不斷摸索建立起自我特色的婚姻樣態,每一對夫妻走到人生第二階段的「卒婚」故事,好幾次都讓我深為感動。而且我也因此看見自己把「理想的雙薪家庭分擔家事」的理想形象,片面強加於家人身上。

家庭並非單憑一個人的努力或想法,就能一切順利。這種勉強硬幹產生裂痕也是理所當然。我受到這次的採訪影響,才察覺自己必須思考家庭的樣態應該合乎每個家庭的外在與內在需求。

我內心對伴侶宛如岩漿般的憤怒慢慢冷卻下來,另一方面則萌生了反省自己的心,這拯救了我。能夠從這當中解放出來,使我對待自己、孩子、母親、以及朋友等周遭人的時候,萌生了體貼之心。而且至少可以讓我的情緒變得平靜,關係也變得融洽。

我現在也能理解,以前是因為各種勉強自己到達臨界點,才會燃燒殆盡。而且也能稍微整理對於婚姻的矛盾情感。執著「理想家庭」的同時,又頑強地反抗「普通的婚姻」,讓我重新省視內疚,以及追求戀愛自由的念頭。回想起來,雖然我們這個世代一律結婚,卻也是個受到婚姻反作用折磨的世代。

我還沒看到自己的卒婚形式。或者說,現在非正規的分居就是卒婚的一種形式也說不定。雖然當初不是心甘情願,覺得很無理,但非正規的分居時間越久,也就隨之靜下心來。彼此不拘束對方,也促進了互相交流。

這三十年來我每天都會和伴侶聊天。明明對話很多,這三年來卻幾乎只會說必要的話。也可能是記憶裡沒有意義的爭吵拖了很久,畢竟也聊了三十年,很清楚這麼一說就會那樣想,也就這樣說了。而且因為不聊天,也可以看到對方與自己完整的樣貌。

夫妻與家人因為彼此牽扯互相依靠,只要對方不在就會感到不安,也日益加深了互相依存的厭煩。我在某種層面來說,也擔任伴侶母親的角色;而伴侶也一直是我的監護人。要解開這種彼此牽扯得花些時間。

兩人分開讓伴侶開始了我想都想不到的工作。雖然我感覺得到伴侶想轉換方向,我大概成了他的阻礙。兩人拉開距離,讓伴侶也有了想挑戰新事物的念頭。而且他確實也比起以前,在經濟上負起更多對小孩的責任。

我歷經許多趟短程旅行。一開始的目的是恢復健康的溫泉旅行,後來透過旅行,使我體內沉睡的五感變得敏銳,我感覺喚醒了溫和、愉快、開心的感情很新鮮。

以前,我對育兒與工作注入龐大的精力,超出了自己的負荷。磨損之後也喪失了活著的喜悅與目標。金錢觀也變得吝嗇,不願花在非必需品。現在我會留心不惜使用在消遣、工作以及人的身上。

要做到真正的「卒婚」,若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就無法換檔或轉換方向。而我現在感覺到已經確實為此踏出一步了。

因為我以前只會強烈要求伴侶「我希望你這樣做」,所以反而得不到伴侶的理解與協助。接受我採訪的夫妻,他們都會彼此協助對方想做的事,組成支援體制。

 

確認你和另一半是否:

1.經常互相討論。
2.明確了解對方的天性。
3.在人生的某個時期,無私地為對方竭盡心力付出。(不是討人情的小氣心態,而是保持純真)。
4.以經濟安穩為目標,但人生的目的不是擺在「經濟安定」。
5.對婚姻生活的努力不斷持續。

只要仔細觀察伴侶(這在漫長的婚姻生活中更容易經常忽視),就能理解伴侶想要什麼。了解自己該怎麼幫他才對,自然而然也會想改變婚姻的形式。

不過,許多婚姻關係卻在繁忙的育兒生活中,看不見對方,也忘記了優質婚姻生活所必備的「笑容」、「幽默」,以及「體諒」。彼此都因為很了解對方而形成傲慢的態度,批判伴侶的缺點,好像只懂要求對方,弄得自己很累,滿不在乎地露出煩躁的真面目。

 

有半數的中老年夫妻很厭煩伴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等發現時,兩人之間已經消失溫暖的對話或體諒對方的言行舉止了,事已至此,別說恢復感情了,對伴侶心懷類似怨恨的情緒也越來越嚴重。

婚姻其實真的很難,草草了事不能就此一帆風順。出現在本書的人,也並非全都很幸福。每個人反而會隨著年齡增長更加強化自己的個性。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想退讓的界線,也會是伴侶難以容許的事。彼此都個性好強的夫妻如果一意孤行,無論哪一方為另一方犧牲,生活都會心懷不滿。

以「對方就是這種人」的寬宏達觀與體貼,來建立關係需要以下這些心理準備:
1.別硬把對方拉進自己的領域。
2.尊重對方想做的事。
3.即使伴侶不在,也要有獨立處理身邊事務的能力。
4.擁有忍耐孤獨的能力,擁有讓自己開心的能力。
5.生活要了解彼此的金錢狀況。
6.可是,要準備好伴侶有困難時幫助他。
7.別在意身邊的人覺得你們是「奇怪的夫妻」。

我採訪的時候,有些夫妻叮嚀我:「我的婚姻不算很順利,這樣也沒關係嗎?」也有人很猶豫談起夫妻的歷史,或是坦率地表示「我還在漩渦中,不知道未來會怎樣」,聽起來很貼近生活。

人無法草草捨棄「自己建立的過去」。雖然果決斬斷過去好像很帥氣,但我也不認為這麼做就適合糾葛纏身的中老年成人。這種決斷會傷害很多人,而且正因有過去才有現在的自己,如此一來也無法認同自己了。

為了展開下半輩子的生活,建立不同以往的生活方式,無須捨棄以往的所有人生。而且現在已是高齡社會,下半輩子有三件重要的事需要認真思考:
1.與年邁父母的關係(也包含照護)
2.經濟方面(也包含繼承)
3.與孩子的關係(要照顧到什麼地步)

 

在超高齡社會中,中老年夫妻永遠是爸媽的兒子女兒,也永遠是父母。該如何應對這樣的糾葛?

採訪對象的共通點就是「雖然在乎也重視金錢,但不把金錢當作人生的目的」。

不僅是金錢,他們對待年邁父母與孩子也是類似的態度。雖然覺得年邁父母與孩子對自己的人生很重要,也確實為了他們全心全意盡其所能地付出,但是並非為了父母或孩子而活。即使某些時期把心力都花在父母或孩子身上,在某些時候還是要把重心轉為活出自己的人生。

夫妻和睦很困難,何況要維持長達半世紀的婚姻生活更是非比尋常。即使如此,能和身邊的人和諧共處,盡可能讓身邊的人也幸福,才能衷心盼望人生走得更好。

雖然懷著不安,另一方面我也透過書寫本書,讓自己稍微消除了心中的許多疙瘩。我覺得孩子的思春期就是父母的思秋期。雖然想陪著孩子們跑,但卻被逼著重新省視我們自己的人生。

 

摘自 杉山由美子《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時報出版

 

 

Photo: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