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本能的喜悅

道家導師認為智者的典範並不只是長者,或許更應該效法孩子,因為他們活在天真、生命的自發性當中,不受自我和心智所拘束,因而能體驗到純粹的喜悅。
  • 文/ 書摘
  • 2017-05-24 (更新:2017-05-24)
  • 瀏覽數2,309

在孩子開始會推理、擔心之前,我們會在他們身上觀察到這種立即、自然、發自本能的喜悅。在某個尚未形成強烈的自我,也尚未形成完整心智的幼年階段裡,這小人兒還能進入他的直覺、他的自己,他尚未被自己的形象困住,而且還能通往和他人、世界的共融所構成的純粹喜悅。隨著年紀、恐懼和悲傷的格式化與發展,這樣的狀態開始變得模糊,接著消失。很快地,而且在這個時代變得愈來愈快,自我開始成長,孩子將處於失去的恐懼中,處於交鋒、對抗、衝突和控制中。同時他將發現自己對事物感到讚嘆的能力和全然的喜悅消失。

道家導師認為智者的典範並不只是長者,或許更應該效法孩子,因為他們活在天真、生命的自發性當中,不受自我和心智所拘束,因而能體驗到純粹的喜悅。對孩子來說一切都很簡單、一切都顯而易見。耶穌就和道家導師一樣,認同孩子身上的大智慧,當有人想將孩子驅離,以免干擾他講道時,他對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路加福音18:17)

我所能遇見的智者或聖人,他們總是給我一種和孩子很相像的強烈印象。他們展現出生存的喜悅,會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笑,有著淘氣的一面。我遇過達賴喇嘛十二次,而每一次我都有這樣的想法:這個人的肩膀上扛了西藏人民所有苦難,不斷處於喜悅當中,而且每兩分鐘就會哈哈大笑,這足以激怒為數不少的巴黎知識份子,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愚蠢!

我曾遇過本篤會的老修士和基督教的隱修者,同樣也是處於永遠的歡笑中,處於一種帶有孩童風格的喜悅,和他們的高齡形成了對比。這當然是老年的好處之一,因為他們已經接受放棄對生命的控制,接受自己的脆弱,接受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需要幫助等等。他們經常又變得像孩子一樣,因而處於生存的喜悅當中。

我父親快九十歲了,他是個在工作上有強大責任感的人,一直以來都想在他的人生中掌控一切。後來,他接受讓別人照顧他、協助他。在我記憶中,我從沒看過他如此平靜、如此快活,和他身邊的親友維持如此優質的關係。他不再是那個想要支配的人,不再是那個想要教導和帶領的人,而是也需要別人、會和別人共融的人。他接受自己變得脆弱,這件事讓他變得更平靜、更喜悅。

 

簡單生活的喜悅

但生存的喜悅並非是孩子或返回孩童心思的智者才享有的特權。在我還小的時候,所有假期都是在上阿爾卑斯省的村子裡度過,我看到農夫辛苦地在田裡工作,喜悅卻掛在他們的嘴角、眼神裡。當我在歐洲境外旅行時,經常觀察到這樣的喜悅。

我二十歲離開歐洲並前往印度時,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背著背包,乘著巴士或火車,在這個國家裡穿梭。在極度貧困的村莊裡,居民勉強才得以溫飽、生存;而在稍微走運一點的村莊裡,五、六個人擠在一個房間裡,一點也不舒服。我以為他們深受匱乏所折磨,但他們反而無時無刻都生活在喜悅當中。在田裡勞動的女人們忙碌了數小時,對話中仍穿插著哈哈大笑。夜裡,這些家庭歡欣喜鼓舞地迎接我,讓我驚訝不已:從早上到晚上、從夜間到清晨,他們全都處於喜悅當中。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將來,沒有可以預見的美好明天,也沒有任何可能且可以想像的生活變化,然而,他們不僅僅是快樂而已,而是處於實實在在的喜悅中。

我拿他們和我在法國認識的這麼多人相比較,後者無論是在舒適度、健康方面都沒什麼好抱怨的,然而他們卻連擠出一點微笑都很吃力。於是我了解,這就是生存的喜悅:接受生命這份餽贈並因此而感到喜悅。今日在西方,我們往往將生命視為必須承擔的負荷。我們認為來到這世上並不是我們的選擇,試圖擺脫不是那麼不幸的生活。然而,生存的喜悅就只是單純的生存而已,別無其他要求,不需要舒適、不需要成功,甚至也不需要健康。

我不沒錯過法國電視二台上,由佛雷德利・羅培茲(Frederic Lopez)主持的精彩節目:《相約未知地帶》(Rendez-vous en terre inconnue),這個節目帶領我探索這些民族。這個節目獲得了巨大的迴響,因為內容證實了這些民族即使生活在極為簡樸的生活條件中,仍因充滿喜悅而耀眼,這讓我們重新與生存的喜悅相連結。

 

摘自 弗德瑞克‧勒諾瓦 《喜悅的力量》/遠流出版

 

 

Photo:Seik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